2018-02-23 becomequantum 灵音悠扬

【全息分形宇宙一:重新审视维度】 

【全息分形宇宙二——不需要建造更大的加速器】

 

 

(本文基本上是根据 Nassim Haramein 2010 年在西班牙 Congnos 的演讲视频翻译的,可能也会融入他的其它演讲视频里面的一些内容,也删减了少量内容。括号里面的内容是我加的注解。)

 

我很兴奋能把这些工作介绍给你们,因为我们正处在进化中的某个时刻,而我们必须在我们的世界,我们的社会中做出改变。由此我们的社会才能兴盛,我们的后代才能生存在地球上。为了能做出这样的改变,我们也必须在哲学上,在我们和宇宙之间的关系的理解上做出激进的改变。

 

当前的主流社会思想基本上是基于万物是分离的,个体化的。也就是这边的这个点和那边的那个点之间没有什么联系。所以我可以对这个点做些什么,而不用担心那个点,因为这不会影响到它。而当我们成长并扩张我们的社会之后,我们开始意识到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的,万物似乎是互联的。如果我改变了这里太多,那里就有可能会失去平衡。这里的晃动会导致那里的晃动,等等。所以现在我们必须了解万物之间是如何相互关联的,这样我们才能重获平衡,不是吗?

 

所以今天我将要向大家展示的部分内容是一篇在(物理学界)引起了很多“噪音”的小文章,我不得不躲闪掉很多西红柿和臭鸡蛋。这是我去年发表的一篇小文章,实际上是正在发表的过程中。它在某大学的学术会议上被呈现。文章的名称叫做《 Schwarzschild Proton 质子》。我很高兴我能在会议上去发表这篇文章,因为通常当我想往科学界发表文章时,我会向会议提交申请,然后希望我能被接受。但这篇文章情况不同,这是头一回学术会议邀请我去发表文章,因此这是一篇受邀文章。所以我想着这下我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因为我是被邀请的,呵呵。所以我就去了。这是一篇很简单的文章,任何学过一点物理和数学的学生都能理解。所以今天我们会真的来做点数学,不要慌张,呵呵,这不疼。可能会有一点点,但没关系的。我将向你们展示描述了洞悉量子世界和我们所居住的物理世界的新视角的方程。

 

你们知道吗,当我在会议上介绍这篇文章时,尽管这是一篇受邀文章,但我想我可能还是会惹麻烦,因为这篇文章实在是太激进了。所以当我去开会时,我有点紧张。在会议中,会议主席找到我说要和我谈谈。噢,我想,又来了,他可能会请我滚蛋,别介绍我的文章了…结果他说,我们注意到了你的行程,你在最后的颁奖仪式之前就要离开了。而我是故意这样的,因为通常我不会得奖。通常我只会被踢屁股。而他说我们想让你在颁奖仪式的时候留下。而我一脸茫然?他说我不应该告诉你这些的,但你的同行审阅的文章得到了最佳文章奖项。我很震惊,我还是在同一个星球上吗?好吧,我去改签我的机票。我想我得到这个奖项,尽管它又让很多其他物理学家不高兴,是因为它是简单优雅的,它用一种激进但却是优雅的方式描述了原子。而我们今天会谈到它。

 

那我们就开始吧。我将先给你们讲点基本的东西。这一切都是从我很小的时候开始的,那时我大概 9 岁。实际上比那还要更早,当我在 5 7 岁时就有很多的神秘体验。我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孩子,我和学校教育系统不怎么合拍。我在学校表现不好,因为我住在另外一个和我互动的世界中。所以当我日复一日的坐在学校中时,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处在这个另外的世界中,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课堂上。

 

在我 9 岁的一天,老师走到黑板上说,今天我们来学习“维度”,而这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因为在我脑中一直飘着其它维度,所以我想:噢我的神啊!大人们难道知道这些吗?他要谈所有的这些其它世界吗?我不知道还有其他大人也知道这些。但结果我却非常非常非常的失望,因为他谈的根本就不是这些。

 

 

他在黑板上画了一个白点,然后说这就是零维,而它并不存在。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这门课过不了了。为什么呢?因为我坐在教室的后面,而从这大后面我都能看见这个点,如果它不存在的话,那我怎么能看见它呢?既然我能体验到它,那它必然就是存在的。然后他做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他画了一串点,然后说这是一维。它仍然没有包囊体积,所以它仍然是不存在的。然后他用四串点连起来一个正方形,并说这是一个平面,这个平面是二维的,这就是你们的动画人物居住的维度,而它仍然是不存在的。而我能看到课堂上的其他孩子们都非常失落,因为他们的二次元超级英雄们都不存在。然后他把 6 个这样并不存在的平面放在一起组成了一个立方体,并说这个立方体包囊了体积,它是三维的,而它是存在的!

 

这下我真的很困惑了。因为不存在的点构成了不存在的线,进而构成了不存在的平面。就算你把 3 亿个不存在的平面叠在一起,你仍然得不到存在。后来我才发现还有很多人在小时候被教导这些公理时有着和我同样的困惑。其中之一就是著名的几何学家和建筑师 Buckminister Fuller (富勒烯就是以他命名的)。而这些几何上的基本公理是我们的很多物理和数学的基础,例如高等物理,爱因斯坦引力场方程,量子理论等,所有这些都是基于平坦空间的。如果这些公理,这些基本概念是不正确的话。那么很有可能的结果是,当我们用所有这些数学和物理来理解我们的世界时,就会有点扭曲,就会不十分正确。当我在 9 岁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些,但我当然想理解它,我想找到一个新的答案。我放学回家要做很久的公交车,因为我一直被离家近的学校踢出去,我想着我一定得把这个整明白。

 

富勒

 

我在公车里闭上眼睛,在脑海中我想象自己从上方看着公车,随着我不断的拉远,公车渐渐的就变成了一个“点”。随着我想象的视角继续拉远,我所居住的国家也变成了一点,然后地球也开始变成了一个点。再远连太阳系也变成了一个点,接着是银河系。然后我想:噢我的神啊!从上看这一切都是“点”。然后我又飞进银河系,飞进地球,找到我所在的公车并睁开眼睛看着我的手,并想着在我的手里会有什么呢?我闭上眼睛,飞进我的手里,发现它也是由无数个“点”——细胞组成的。然后我飞进其中的一个细胞膜中,并在四周看到无数更小的“点”(原子),就像是天上的星星那样。我飞进其中的一个点(原子),在其正中有一个非常非常小的点(原子核) :

 

 

 于是我想,哇奥,一路往下也全都是“点”。此时灵光一闪,我想解决维度问题的办法是完全把上述的公理反过来,也就是说唯一存在的东西就是那个“点”。在“点”中有着无限的分割,无限的信息。一些事物都是由“点”构成的,“点”的不同组合构成了我们的这个世界。我睁开眼睛看着公车里的其他人,我想,哇奥,他们都是由“点”构成的,我似乎可以看见构成他们存在的无数个点。我非常的激动。但此时通过其它的一些体验我开始意识到,等等,如果分隔是无限进行下去的,那我们是如何得到有限的结构的?我们是如何得到有限的边界条件的( Nassim 用手摸摸桌面)?我们是如何在无限中得到有限系统的?它们(无限和有限)之间是如何相关联的?所以我想我得想想这个问题,于是我想了很久。

 

当我 11 岁时我开始学习静心,有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年轻印度咕噜教我如何静心。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在那时我对人类很失望,已经准备好要离开了。我认识到或许有完整的内在关联,或许有完整的内在世界要去发现,我的感观或许不只是朝向外在的,而是也能够走向内在的。我想在那里或许有着答案。在那时我并不知道这个无限和有限系统之间的困难是我们社会中的一个基本裂痕,例如它分裂开了我们的物理学。我们有大尺度上的物理学——爱因斯坦的引力场方程,描述了宇宙、星系、恒星和行星。它预测了时空会连续弯曲趋向一个奇点,趋向无穷。而当我们描述原子时我们又有另外一套物理学,它们是量子理论,它预测了量子数和线性的有限结构。而这两者并不兼容。

 

但你们要知道这个无限和有限系统之间的裂痕甚至比这更大,远比这个大。例如你们可以在灵性圈的人们和科学界的人们之间看到它。灵性的人倾向去思考无限的可能性,无限的连续,到处都是无限的。科学的人倾向于思考有限的封闭的系统,以及解析解。是吧?而通常这二者之间也互不认同。在男人和女人之间你甚至能发现这个裂痕还要更深。女人倾向于思考无限的可能性,连续体。噢,亲爱的,我能同时搞定这 25 个任务,我一直都是多任务型的。而男人通常只能尝试去分析一个封闭的系统,一次一点。亲愛的,我正忙于一件事情,请别打扰我。哈哈,是这样吧。所以一边的思维里是无穷和连续,另一边的思维里是量子方程,而这两者互不同意是会发生的。而这就是离婚率。

 

(量子的一个意思就是不连续的,量化的,量子力学认为能量,还有时空,都不是连续的,都是量子化的。就好比我们的电脑屏幕看似是连续的,但其实它是由一个一个的像素点构成的。根据量子力学,我们的物理世界其实也是这样“像素化”的。但也有很多物理学家不愿意认为时空是不连续的,是“像素化”的,这就是矛盾所在。)

 

那我们该如何调和这二者呢,我们该如何把它们放到一起呢?(未完待续)

 

(译注:本篇 Nassim Haramein 主要质疑了在我们的数学中,把点抽象为没有大小的,把直线和平面抽象为没有厚度的抽象思维方法是否正确?如果这个很基本的抽象思维方法都不正确,那么建立在它之上的数学、物理、哲学就都可能会有问题。看到这大家可能会有点大跌眼镜了,我们从小从学校里学来的这些基本的东西,这种数学的抽象方法,竟然也会有问题?呵呵,似乎的确是有问题的。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人类目前的思维能力还不行,我们的思维还是太线性了,我们还没有真正量子化的,非线性的思维能力去了解宇宙以和物理本来的样子。我们只能用我们非常线性简单的思维去把问题简化,也就是我们所谓的“抽象”。“抽象”这个词听起来好像挺复杂,实际上是它所做的事情只是把真实复杂的问题线性化,简单化了。而我们这种线性思维自然会导致上文中所说的大小两边不能调和的矛盾,因为一根线有两头吗,两头是不连在一起的。其实真理并不复杂,很多小孩在小时候对这个世界的认识都是正确的,反倒是学校里教的那些是错的。所以也不难怪 Nassim 还有很多其它科学家都是在小时候无法适应学校的。

 

认识真理的关键障碍是我们有限的思维能力,以及我们的自以为是,也就是不知道自己思维能力的局限性,以为自己的智力是能够认识一切的。我们是有潜力去认识宇宙,但我们现在的思维能力还不行,还需要进化提升。当我们愿意停止固步自封,愿意提升、拓展自己的意识时,真理的大门就会向我们敞开。

 

Nassim Haramein 管这个宇宙叫做全息分形宇宙,宇宙的组织结构不是线性的,是分形的,我的 B 站主页上《油管科普视频搬运》这个频道中第一个视频就是一个无限放大分形的视频,大家可以看看好对分形有个直观的印象。宇宙是“重重无尽”的,不是“线性无尽”的。宇宙是个洋葱,不是一个平面。也就是“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 图片|来自网络)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