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Hunter_09 May. 16 16.48

 2018-02-23

 

【新】【凯史Keshe】20180223译《第207次知识寻求者》(上) 

【新】【凯史Keshe】20180223译《第207次知识寻求者》(下) 

 

  207次知识寻求者中文翻译

2018-02-23  凯史科技世界

教学日期:2018-1-18

源字幕数据:Amara社区提供

中文翻译:台湾团体

 

 

任何问题?

里克: 谢谢凯史先生。...达尔夫问,

灵魂提升是什麽意思?

 

凯史:灵魂提升是你有管道

进到你灵魂更高秩序的强度,

人的灵魂就像一个等离子体,如果你回去,

到非常,非常早期的教学,非常非常早的。

我们总是用很简单的方式解释,

现在这对别人有些意义,是...

我想要创造一个...

如果你回到早期的教学,这是平衡的场域组合

介于引力场与磁力场之间。

例如,你的氢在这裡。

你的碳在这裡。

你的金在这裡

你的钸在这裡。

灵魂的提升是进到更高强度。

到了更高强度,不是只有引力拉的力量更高,

是给的更高强度,在更高的秩序。

然后,这是创造的真正本质,你能给更多。

不是你可能拿进来,因为你已经握有很多。

人的灵魂,人的複合灵魂,仍然在这裡。

 

在这裡的某处。好比

但裡头,有所有的本质,

只是你加入更多,在你所收集到的,

当讲到更高提升时,你有些符合的东西。

只因为我们有複合灵魂,并不代表我们已经提升那麽多。

人灵魂的提升来自他的理解,

或像任何的创造,有多少准备从他的存在给出

是引力的,是握持住的

要给出,握持住并不重要,

但藉由给予,让其他人能够提升,

用到自身力量的更高秩序,以某个方式给更多。

当你开始给予的过程,是有传染性的。

我记得,如果我没记错,是塞内加尔的哈桑说的,

 

人们告诉我,你为什麽给这麽多?

我说:让他们做你在做的事。

他们变得有感染力,想要给出。

就像灵魂一样。

所以,灵魂的提升是能够有力量,

给出更多,而不是拿取更多。

这是人的贪婪。

某个方式,你给更多,诚信的本质

你自身所持有的,创造的本质会改变。

但事实上,你给更多你,越没有东西要执著的,

而你有更多要给,这是个美丽的条件。

 

有其他问题吗?

里克:...你刚刚提到执著attachment 这个字,会怎麽影响呢,

透过这个的运动这个螺旋......“迷宫,你可能这样称呼的?

...会比较容易达成吗?

 

里克:...这个凯史:当然,你比较小。当然

当你是个胖子,你无法走小门,可以吗?

 

里克: 这个比喻很妙。我想门会比较小,当你靠近中心时,

里克: 以某个方式?凯史: 对创造者来说,是的。

是我说的... 我不知道你是否去过迦纳?

当你去迦纳是完全相反的,

跟世界其他地方,每次我在迦纳时,

比方说,我们跟班杰明到海滩,我说,

班杰明,看你们迦纳人,你为什麽这样演?

他说,你知道,因为这个小洞

我们是最佳中场球员。我看著他说,

我的天啊,你在说什麽。

只因为你耍嘴皮子,世界球员......”

但他说:这个......这个小洞。

你知道足球赛,有个大门。哈?

迦纳的足球门,位置我想大概是20公分

你甚至无法打动,20个人发疯似地跑。

他们当中十个人追著球跑,要把球踢过。

我从来没有看过有人踢成这样。

你知道他们不需要守门员吗?目标的位置,本身就是守门员。

但是,把球踢过小洞的本质。

带来更多天才,给出更多能量,给...

你变得更聪明,看到如何让它踢过,

只是真正而言,碰到球,是如此微小。当你到迦纳,去海边看看,

拍一张人们踢足球的照片。

我想不到2英尺?

跟灵魂一样,你给越多,

你会变得越小越瘦。

你变得越来越是给予的专家,给予更多,找到一种最佳方式得到。

 

里克: 好的,另一个问题是关于凯史先生...

灵魂提升的想法...

有些人可能会想想,或也许在某个程度

会以为是永久条件,而非更多变动的状况。

就像一个人可能早上有灵魂提升

但也许,下午或许就无法提升,这类的事。

 

凯史:如果你...让我告诉你。我直接回答...

如果你有,早上比较多灵魂提升

下午你看来好像被夺走很ˇ多,

你确实这样穿上衣服的

 

里克:你变重了... 凯史: 可以了解吗?

里克: 重了起来,吃太多

 

凯史: 是的。所以你早上给予

 

里克: ...抱歉,甚至可能是真实的,比喻也是

凯史: 是的,就是这样里克:因为食物放慢了我们...

某个方式,食物把我们速度慢下来。

 

凯史: 以某个方式,但如果你看它并没有把我们慢下来,因为,

某个方式,我们自身是转换器,我们是树叶,

我们把二氧化碳转换成氧气的能量。或不管什麽

我们把物质状态。转成其他生命在利用我们的能量。

这是人从未了解的方式。

我们的气场是一种食物,对于在我们周遭人而言,

他们需要这个能量。

我们正在转化能量,是我在其中一本书最后所写的。

上帝是一切的创造者,而人们是其中一些的转换者。

我们想我们有,以及我们做了所有一切,但如果你看到骨子裡

我们是叶子,从一个物质状态转换到另一个

为了其他有需要的存有,以便生存。

这是为什麽我们拥抱彼此

这是为什麽我们做爱,不把蛋()留在桌上,

它说:这是我的,你放你的,我们从裡头得到一个孩子。

我们交换能量,我们交换场域,过程中,我们放进情感。

这是为什麽你看到老年人拥抱年轻人

他们紧紧抱住,不放手,因为真正地,年轻人转化能量的速度快很多, "我尽量抓取越多能量越好,当我们拥抱时。

这是为什麽爷爷奶奶爱孙子,

这是个免费的能源来源,我撷取。

你听到多少次孙子说,爷爷我快不能呼吸了?

 

里克: 真地新闻有报,今晚的CBC台,

有个人... 刚被遣返回加拿大

在法国被误以为是恐怖分子等等,

他们已经把他们送回加拿大,花三年釐清一切后。以及,他有一段时间没看到......他的儿子,那时,他还很...小,

其实我想那时还在襁褓中,

他做的,正像你所说的,凯史先生,

他跟这小孩躺在那里...... 也许我想是他孙子,

就是这样。他整晚跟孙子躺在那裡:

整晚都没睡只是盯著他孙子的脸看

孙子睡著了,因为他会,

他不想错过跟他在一起的那一刻。

你知道,他有多感恩在离家那麽久的时间

他实际上被监禁了... 连续3年在...独自地。

而他才刚回到加拿大。

 

凯史: 哪裡,关塔那摩湾?

里克: 对不起?

凯史: 从关塔那摩湾吗?..

里克: 不,不是在法国其实... 他被囚禁在法国

在他们要釐清个头绪时,他们最后... 发现对于所有的指控,他都是无罪的,三年前都是莫须有的罪名,

 

凯史: 耶,这很正常,这非常正常。

在欧洲国家和世界其他地方,罗织罪名。

里克: 嗯嗯。凯史: 耶,非常正常。

只要有个开端,他们开始,我们看到它进行,

在不同的国家所做的

或比利时与我们做对,就对我们罗织罪名因为他们想要这科技。

这非常非常正常。

我们成了恐怖分子,因为我们不把技术交给比利时皇室

放到当时他要求的咖啡桌上。

你交给我,不然你就是恐怖分子。

我们过去几天才发现,所有的医疗罪名

反对凯史基金会的,都是比利时国王下的命令。

他下命令的。

他们站在他旁边。

因为他想要这个技术,现在编个罪名,

我们成为恐怖分子跟所有其他。

但是我们有足够的证据把他绳之以法,没问题的。

正如你所知...110日,上週三

我们在比利时法院上诉受理,

我们会全力上诉,法院了解

当中有很多不实指控。

所以,四月时,法院将重审- 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案例,

法院不会受理,

这是上诉被接受,现在我们要充分。

事情摆明是劳伦斯森编造罪名,

他会被审查,其他的案件也会被听取。

以及,上诉会被批淮是正确的。

我们正走在轨道上。

法院上做伪证说我瘫痪了,

你有360 000张发票,每个月没有付费的

这对法官已经很清楚,伪证是它主要的标的。

所以,我感谢我们的律师以及在比利时的团队,

成功让这案件上诉获淮

经过6个月的论证后,法官受理。

他们看到足够的文件案件将可上诉。

所以,我们正看到它何时来到,这些被扣帽子的不实指控

如果你是有影响力的人,很容易编出个罪名。

我们有足够的医学证据,以及科学证据表明

就像我说,我们需要经过上诉,

有太多谎话,我们发现了,

就是国王编织的。

因为他拿不到他要的。

非常感谢凯史基金会的团队

特别是我们的辩护律师团,为我们的案子努力

以及法院上诉接受审理,

并接受在这案件中有很多不一致的地方。

 

里克: 那听起来正像...

你预测的走势那样,

你希望它确实走的方向,所以。

 

凯史: 是的,现在我们有,我们根据这,

所有的一切,七月份,他们会跳上跳下我们是罪犯。

现在法院接受上诉,

里头有太大的诈欺与伪证。

以及我们提交360 000欧元的未付款发票,

法官接受,里头有太多谎言。

所以上诉已受理,如果我们错了,

上诉是不会被受理的。

他们花了3个月,6个月的时间在审理这案子。

现在他们接受了,还有个案子要回应。

有其他问题吗?

 

里克:...达尔夫又问另一个问题你能解释一下过程

给越多以提升他人?

 

凯史: 某个方式,正如我可以解释,是...

你是两个人,

或一群人,你们登山,

跟其他团体,或其中一个团体,

失去抓力,吊在半空中。

你伸手去救,知道你可能失去生命。

以某个方式,你用尽全力给出,身体的力量去拉抓住

有可能吊住你,人们可以把你拉下来。

但你给出你所有的力气,要救人,

一个朋友或不管谁,甚至是陌生人。

就是这样,没有别的方式解释了。

你给出以提升,以拯救另一个生命。

某个方式,提升另一个灵魂,你让它拯救另一个生命,

就像父亲冒生命危险救自己的孩子,

因为小孩能继续生命,

而父亲的生命不重要,因为我已经给出了,

我完成我来这裡的事以保证爱,

创造,他们爱造物主。

非常非常少的父亲会当自己儿子摔倒,还去落井下石的。

那时,你得要问,他们是这孩子的亲生父亲吗。

 

有其他问题吗?桑德: 凯史先生,我是匈牙利布达佩斯的桑德。

我看你白板上的画,在白板上,我正在记录解释。而我只是...

有个启示,他解释很多次的,关于等离子体的稀释。

所以,这对于...应用...在灵魂提升是个很好的...说明

一种质变的方式。

非常感谢你。凯史: 那是一种...抱歉,继续。

桑德:我是...请。我讲完了。

 

凯史:这麽多方法,我声音好像延迟,

几秒钟的延迟。 ......过程

那不是稀释,是添加。

稀释时,它变弱。但是,当你添加?

当你给予。有更多要给予

某个方式,很像你看它,好比你带纸钞。

你有201欧元,2020欧元,另外5个其他币值

当你有201欧元,你可以给20个人。

但是,如果你有一张5欧元,你只给一个人。

这是当中的道理。

你不稀释,如果你给一整包力量,

让你给,

让你扩展,以很多方式

让你产生很多...

更高秩序,但在秩序中如果有需要,我已经计画好要给

这是我上週解释的,我们的工作或

灵魂对人体的水蛭所做的妥协

为什麽他到处跑来跑去,我在位置上可以有更多

我的包包裡,有不只一个的一块欧元可以给还有,更多20块欧元的纸币

不只是当我给20块欧元时。

当我待著并提升我收到的灵魂,现在我有一百个。

不是我变更富有。是,当时间来临,我能给更多

人身体灵魂的幼稚园

是宇宙最富有之一。

只是他淨学些不好的而失去,

这真得很神奇

 

当我在中国,我曾解释给某人听,他们都笑了

如果你看,你不知道,你必须了解它的心态

例如,中国人在英国快餐店工作一整天,

直到晚上十一点尽量赚工资。

然后上车去赌场赌输所有赚的钱。

尽可能地他们第二天更加倍努力,

回到赌场输更多钱。

某个方式,我们工作越努力是要赚更多,给更多

但这些家伙做越多,输越多,把钱都给了赌场。

我在曼彻斯特看这样的情形好多年,

所有这一切是什麽?一定是Stu...

如果他们把这笔钱存起来。你知道可以存多少钱吗?

但这是一种习惯,他们想成为给予者,但在物质生活中。

他们从生命中给予,去工作,再失去,再给予。

但是,在创造的本质,我们成为我们说的

 

理解过程中的给予者

多少

我们需要得到,不管我们给出多少。

我们成为其他灵魂的收集者,以便能够给更多。

因为了解人的灵魂有个限度

人自己,过了一个点杯子饱和了,流出来。

如果它不流动,到时另外的人接收它,会流出来

这就是我们说的人的习惯。

父亲工作地这麽努力想要聚财

当传到孩子,他们一口气花光。

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守财,如何聚财。

因为,如果他们会赚,知道如何像他们父亲那样聚财

当他们给,他们总是知道要给多少。

我们被创造出来提升,不是被创造出来抱住所有。

有其他问题吗?

 

教学变得非常非常深入。

特别是现在,我们花很多时间,很多人了解了

开始了解他们的位置与人灵魂的工作。

现在,我们正带回三,四年前的教学。

很容易让我们能够转换自身的物质状态

进到我们能去的能量场状态,

今天的教学非常重要。

在太空你决定,现在我让我的身体显现出来

遮住我的灵魂” “然后我知道如何让我的灵魂

盖住我的身体,我有更多的层面。

某个方式,如果你看,我能解释

我选择走路,这是我的物质生活。

然后,我选择坐喷射客机,可以更快到,同样的距离。

AB,要花10年或3个月。

我可以坐喷射客机,一小时就到。

所以,走路走3个月是你的物质生活。

太空中,你决定加快速度。你会怎麽做?

你要变出个喷射客机。你把灵魂带出来

并把物质身体放进去。你还没死,

但现在你产生一个条件,可以跑更快。

你可以去无向量空间,

所以,这是给我们的。部分的教学,现在我们懂更多

因为我们教够多,关于身体的燃料,

甘斯的了解,以及其他

现在,某个方式,我们身为人类,在这教学的一部分,

决定我想花3个月走路,我把灵魂带出去

我瞬间移动到那裡,我走出机舱,我仍然是我。

这正是我要教的。这是我要解释的 -

在深太空,你决定搭UFO去。如同我说的

你说的,太空船

或你决定走更快我自身前往,我已经

在自身的私人飞机上了,噗休... 我不需要走路。

所以,人必须决定,这次你想要走三个月吗?

或你想要一路享受风景,反正我有3个月,

的假期,直到这家伙抵达,他将开始步行。

人选择直到目前为止,选择3个月步行的方式。

 

而我们想要教的是:来吧,上船,

你有你的私人飞机到那裡,执行工作,

3个月的假期,而不是出任务3个月。

就是这样。但是你要了解,

能够到那裡,你穿过空气而来

你用错误的方式而来,会破坏到所有的环境

上帝知道,让一些人无家可归

因为你在两边需要跑道。以便著陆

就是这样。

 

那麽,过程中,这3个月裡你怎麽养活自己?

或,你到那裡,你有烧烤跟所有一切。

你有个愉快的假期,你知道什麽可以转换成你所需,

不必跑去钓鱼,你只要去湖边钓一条鱼

那个选择走3个月路的家伙,得看谁会给他食物

树上有什麽水果或什麽可吃的

这是一个简单的差异

而且,或多或少,教学会直接切入重点

在开始教灵魂三四个月后

开始理解当你自己,做出了解

真理,我们有能力。

我们有能力做我们要做的事

我们能做的

What we can do.

 

里克: 凯史先生,法汉问一个简短的问题。

命运是什麽?

 

凯史:(叹一口气)以哪一个语言呢?

以哪一个信仰教义呢?

如果你是伊朗人,你有信仰,你说:这是我的命运,换句话说

 

 

这是我的命,它发生了英文说,- “哦,我,我来到这裡,摔断了腿。

这是我的信仰,我要看看后续发生什麽。

如果你来自伊朗和中东,你去买一些小东西,

饼乾,你在火裡烧它,哦,那个烟雾会改变我的信仰

..是另一个人决定我在这裡,非我所愿

所以我受苦我们说的。

在非洲,他们说:他们放一个坏的奥纳。

如果他们把一个坏的奥纳在你身上或者他们做了......你说的?

巫毒巫毒或不管什麽。

所以,信仰是我们想如何诠释他人的愿望,放在我们身上的...

灵魂生命的道路是一个。

就是给予

没有信仰 - 只有一个命运就是成为给予者

 

里克:对不起,凯史先生你在说信仰吗?

还是命运?这个问题是命运....- ........某人的命运或......

 

凯史: 这正是我要说的。

不是宗教的信仰。

宗教不是......信仰,信仰如宗教是不存在的。

想愚弄自己的人,可以自己捏造一个。

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大师。

但是,命运是一条路或甚麽,我们最终会说的

哦,这是我的命运,像这样结束。

某个方式,我们透过物质生活计画,是灵魂把我们

带到这一点,我说的平衡点

不是一个判断。

我们的信仰,我们所说,到一个点是我们灵魂知道的"

身体正确性的位置

因为我们现在不知道,或过去不知道

或我们不想知道,我们身体所做的,把我们带到现在的位置

我们称为命运

正如我说的,以很多方式当你不了解

你所做的事,是其后果。

然后,你会到一个位置,会是正确的位置,

哦,这是我来这裡的命运,所发生在我身上的。

但事实上,你要看看你还做了其他什麽事,

你的灵魂知晓的?

我们现在在处理一个很大的案件,- 超大的案件......一个情况,

完全像这样,人们不知道,现在很惊人,

你说的,灵魂把所有东西带到一个位置。

真得很惊奇......我说的人的命运就在桌上。

然后他可以说,哦,我并不知道,我又没有做。

以及,这不是我的错,否认你所做的或什麽。

但是,某个方式,我们看到灵魂。灵魂正在推动身体(人性)

在他自己一个位置,去做出错的行为,

物质生活中的人。

虐待儿童,通姦,与性侵案件

这非常有趣,我们正在与警方密切合作。

性侵自己的女儿,姐妹的女儿..- ....各种各样的虐待行为冒出来。

我们会看到... 我们看到灵魂在移动它

但这家伙自以为聪明。

他不在那裡,但灵魂在推他...他性侵了...

他虐待了......他姐妹的女儿,年幼的女儿,仍然很忙。

这是他可以做的事情?

就是...艾伦史特宁的案子。

 

但是,我在看灵魂。

被虐待的,或涉案的,

所有的掩护,我们不知道,这不存在

但是,我们在观察灵魂的运作

那人的命运很快会曝光在群众面前。

因为,我们看到......我不看身体(人性)的工作,

灵魂的工作,以及国家安全局正在努力调查。

每个人都说:我什麽都不知道这人,无关......”

但是我们看到每样东西都在冒出来。性侵.....八,九岁的女孩

跟姐姐住在一起的房子裡,性侵孩子等等。

像没事人一样走开。

而姐姐必须闭嘴,因为她也涉案。

这很有趣,我们开始看,不看身体

而是看灵魂要如何把

身体带到一个位置,我们说的命运

 

有其他问题吗?

梅纳兹: 哈萝...先生...大家。我的名字是梅纳兹。

 

凯史: 来自法国。

梅纳兹: 是先生。 []

 

凯史: 早安,我们之前有回应过你的问题。

梅纳兹: 非常感谢...非常兴奋。

...谢谢你所做的一切令人惊叹我,我...

我希望,我们都值得拥有,...- 我有两,三个问题,很长一段时间...

首先,有一天你提到我们如何隐藏真相

部分在宗教... 是真的可兰经说

两节经文,当你的宗教处于危机,你可以隐藏它

你可以说其他的,谢谢你,讲完了。

所以,当我们部分说谎,只因我们的信仰处于危机,

 

另外一件事...可兰经其他东西说... 第二章,篇幅很短

它对先知说:说阿拉是独一无二的,他是唯一的给予者

......整个给予者。就是这样

而他从来没有自己的孩子,...

没有东西等于他,没有。

如果我是部分的创造者.- ..如果我,有些人,你是个创造者,

但我,人有孩子,有...父母。

人们可能发现像他们这样,无法把

所有东西给任何人。

所以,我是创造者,跟阿拉是创造者,这之间的关系是什麽呢?

被创造的造物主。

第一个我能想到的,是光照亮每一样东西,

 

凯史: ... 梅纳兹: 相反,永不停止。

但我身为造物主又是什麽呢?

凯史: 有两个或三个因素。

首先是可兰经的部分

你可以说谎的部分,你不是道路或任何东西,

如果那是你想说的,我们看到

......我们说的基督的门徒

这家伙必须说那样以便救自己的命

但是,再度地你的信仰又多强,

让你,或你有多少信心,让你说谎

藉由对信仰说谎以拯救自己的生命。

我遇过,你是伊朗人,当时我在伊朗,几年前,。

为德黑兰研究中心工作... 我们关在一个保全大楼裡,

每样东西都被控制监督。

当我走过,你说的这个封闭的大楼

我遇到一个女人带著狗散步。

我对她说:很奇怪你带著一条狗。

不是吗,人们不在意?

她说,我变成基督徒...

我到这裡,我告诉每个人我是穆斯林。

 

梅纳兹: 啊哈。

凯史: 对我来说狗是OK的。

因为我转成基督教。梅纳兹: [轻笑]

你知道了,你知道在德黑兰很多这样的人。

这对我感到很费解- 我说:为什麽你要转成基督教?

然后骗其他人说你是穆斯林?

她说,如果我这样说,他们会开始对我做各种事情。

我说:你不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我的了解对吗?

因为你不赞成它。她说,我必须走遛狗,没办法聊天了。

因为她得要好好想一想。

但是......这是...这是个非常奇怪的位置,

当你谈到上帝和我时,

人的灵魂找到了存在身体的附属品。

神的灵魂没有附属品,这就是差别所在。

 

梅纳兹: 意思是,当我走到另一边,我会更接近造物主?

凯史: 你不会走在另一边。

当我们有身体灵魂的条件时,

我们带有身体灵魂,

我们带著灵魂碰到物质的存在。

所以,我们清楚我们能创造,我们能依赖身体的资源

创造者的灵魂没有次元,

它没有附属品能够自我显现,显示出它是存在的,

在物质状态或身体条件中显现自己。

这是很大的差别所在。

 

梅纳兹: 当然

凯史: 这很像,我对我们研究人员说的,

我一直告诉他们,很多研究人员会有的问题是,

他们找结果,来证明他们所做的是对的。

他们对自己所做的事没有信仰是对的,

他们不需要看物质条件。

那些在找具体测试证明的人,

总是有解释的问题,因为他们失败了。

那些到达... 有两,三位这样的人,

有亚力克斯,阿曼,他们很像这样。

形体的呈现对他们而言已经完成了。

他们看到,做了,他们相信自己在做的事,

物质状态的结果并不重要。

但有时他们还是会掉在里头因为"他们必须能够展示出来"

我说:这不是时候。

因为,只要我们必须确认存在,

要证明某样东西在那裡,我们,

仍在跟人的身体灵魂纠缠。

当我们知道,我们相信我们所做的是正确的,

我们只是给出所有东西在那裡,让他人提升,

那麽,我们已经达到了... 创造者的灵魂。

只是我们要如何解释给人们听

事情在发生,这裡的无关紧要。

你看不到,我感觉到,我不需要看到。

而且,当人有这样的信心,了解时,事情本身就得到昇华,

达到创造者灵魂的程度,至少在它的路上。

只要你在寻找确认物质的存在,

你仍然有这个,

 

我说的,灵魂物质状态的两难。

我要眼见为凭!这成了最重要的事,给我看,我就相信你!

代表我告诉你,你看进你的灵魂,你看到了,

你透过你的灵魂在否认你的存在。

现在变成一个很好的诡计。

我不需要相信,你必须自己秀出来。

 

:嗯嗯。那......原谅

我意思是...... 请求神的原谅?

凯史:首先,你为什麽需要请求原谅?

如果你知道,你做错某件事,

你做了某件需要改过的事,

我清楚自己做错了什麽

你已经审判自己,你已经原谅自己了。

原谅的点,当你请求原谅我

代表,我清楚我没有给出,

当我应该从我的灵魂给。

永远不须请求任何人的原谅,因为甚至上帝也不这麽做。

因为,当你请求原谅宽恕时,代表- 我清楚,我已经审判了自己。

正如我说的,这是几大诫命之一,

永远不要审判,也不要被审判。

但是,当你了解这个,这是我,这是我做错的事,

我应该做对的,但我没有。耶?

也就是,你已经知道,那你的灵魂就已经提升了。

这是当中之美。前几天我碰到一件事,

我给一张钞票,给一个收银员。

他正忙著点钞票,他应该...

好比,我给他二十欧元的钞票,

他应该找我五欧元,

但他给回我二十欧元,他给我我要的。

我当时也没看清楚,因为我必须还某人五欧元,

...我拿了钱就离开,钱不对,

那家伙做对了,跑回来找我,他说:

是这样,我要找你5欧元,不是20欧元我看了一下,我说,

怎麽会是二十欧元呢?我给你五欧元。他说:不,你给我二十欧元。

他很诚实,我认为,

 

哦,我的天啊,这家伙在那裡,给我二十欧元,不是五欧元。”."

我回去找那个人,我说:

是这样,我给你二十欧元,你应该给我五欧元,

但你又给我二十欧元。

他说:我给你钱的那一刻

你走出去了,我知道但我当时不知道该怎麽办。

你了解吗?所以,我没有,

哦,我可以给那家伙,那家伙...... ...欧元,拿二十欧元走出去。

但我走出去,这家伙是开心的,

很可能15欧元是他这一天的工资,

我活得心安理得,他也活得心安理得,另外的人很正直,

我们没有,我们不必担心,你说的,

请求......原谅。耶?

 

麦:对!

凯史:你了解吗?所以,我们必须- ......行为上是正确的,

对自己,没有别人了。

这对于将来上太空的人会碰到的。

人们会了解这是什麽意思,当你开始,

跟完全不瞭解人类恶习的人打交道

会杀人,偷抢。

 

麦:是的,有时候我... 我的意思是我...

有时当我祈祷时,我感到想哭,就像...

因为,我不哭... 我不审判自己做的事,

我不会逃避做我做不到的事。

就像,我知道我可以做更多,更好,承担更多责任。

我只是没有这个力量去做。

这是为什麽我哭,因为我知道我应该得到。

 

凯史:你看,这回到,

当我们产生一种情感,我知道你,

...你想要解释的

当我们到一种情感的位置,

我想做,我能做,

我应该做更多,这当中有个美好。

在那个位置,你能够做,你已经知道,

你可以做,但身体上你没有付诸行动,

你意识到这一点,透过你的情感而来。

那你就已经提升了你自身的灵魂。

这是...当我们了解,这是...这是美丽之一,

因为那样,我下次有勇气去做

你了解了吗?然后下一次或之后,你付诸行动

因为现在你把力量存起来,你知道,这是这是我所需

知道我无法给,我没有从身体给出。

我当时可以做更多,所以我产生那个状况

透过我身体的情感,到我灵魂的情感

拥有一种,下一次我能做到的感觉。

即使下一次,当有机会,我可能还是没做到。

某个方式而言,如果你了解,我们存很多东西在我们的灵魂。

我们提升我们自有的灵魂。

死亡时刻来临

当身体灵魂的所有灵魂,交付给人的灵魂。

很像我们有这个星球的磁引力场,

达到宇宙的幅员。

但,你仍然有那磁引力场

是这星球非常有限的物质状态。

但仍然,当这个星球炸开或被吸收时,

全成为一体,形体,形体的本质,

会加入中心的磁引力场。

所以,本质上,是我们必须了解这样的分离,与这样的力量。

我们可以从身体灵魂给予,给到我们的情感层面

那会加到人的灵魂本身。

我们存起来,是个储蓄银行,他们称为教堂,去祈祷的地方。

你为谁祈祷?这个祈祷会到哪裡?

我的灵魂,是最接近我身体灵魂的东西。

你坐下来透过身体层面祈祷,

增加到你整体的灵魂。

当你需要任何,

哦,我做到了,上帝也做到,我去祈祷。

所有你做的,你存起来,你找到符合的条件,

它来,你的祈祷应允了。

你自己实现的,你存起来,

你从身体灵魂转移能量,

到人体所需的灵魂程度,

然后,它找到位置,一个新的平衡条件,你...

这个新的平衡条件是你要求的,因为你存起来。

就像你想买一台车,你有一千块,还少五百块,

你把手放到另外的口袋,你原先放了五百块的。

没有人带这五百块,你已经带来付这台车。

人灵魂的力量是巨大的,

是人要让自己失望而不想了解。

 

麦:我了解。最后一个问题,我不想占用你的时间,

这是什麽,首页这蓝色的图片?

是某种外星蓝?

凯史:哪个首页蓝色?麦:就凯史基金会首页。

有一个像外星蓝的人,手裡拿著一个球。

这个图是什麽意思?

凯史:唉,这个人,提供他的灵魂给宇宙。

麦:人提供。为什麽是蓝色?

凯史:是这星球的颜色。

 

麦:但没那麽蓝。凯史:这是...

这个星球以蓝色星球著称。

麦:但没那麽蓝,是蓝紫色。

凯史:是的,如果你从上方面看地球,是那样的颜色。

: OK

 

凯史: 或至少是我们看待的方式。麦: OK,那就是人。所以那就是人

 

 

凯史: 非常感谢。谢谢。:非常感谢。

凯史:如果你看凯史基金会的标志,而不是KFSSI,,

是太空研究,以很科学的方式,

由德黑兰大学的一位伊朗科学设计的。有很多意思。

: 我了解。凯史: 他们写下它的意思,

并在凯史基金会。

宇宙议会的档案裡,由代表完成

以他的灵魂参与宇宙社群,而非他的身体。

 

:...因为...我不,如果我对你说实话,

去年我作梦,梦得很生动好像真的有人,有台小的不明飞行物,他们说的,

一个人,像这麽小,有人的大小,

站在我床边,某个人走出来,

就是这个蓝色,但很高,有2公尺

或两公尺半,走出来。我觉得应该是女人,

但是,没有男人或女人或嘴巴的样子,

就在我身边,二十公分这麽近。

我很怕,他在我床边从飞碟走出来,

我想要做些祷告,我真得很怕!

那是为什麽这个蓝色像是蓝紫色,

我总是在想怎麽会是这样?

 

凯史:我不知道。:我记得很生动。

凯史: 重点是.....创造.的世界裡

我们都会成熟,

以不同的力量,在自己的不同程度,我说的能力

我们都有能力达到同一个程度。

只是我们倾向于,身为人类,我们已经受到很多的压迫,

我说的了解人的弱点的人

在不了解他灵魂的时候,会失去对自己的信任。

我们可以创造出任何东西,是我们想要的,

是我们想要拥有的

我们给它不同的名字,不同的方式。

我很小的时候曾遇过,

我了解,但我想,为什麽人们看不到呢?

为什麽人们不懂呢?

伊朗文化,当我们打喷嚏时我们说,

我们等,有事情要发生了。

...我们叫做“Sabr” “Sabr走了,别做任何事!

你知道,你打喷嚏,有事情要发生,

我们最好停几秒,几分钟,

是我们所谓文化的一部分。

我还记得,很小的时候,我们去看见家人,

在伊朗的另一头,当我们进去,我们看到手提箱,

在房子的一角打包好,母亲说,

两天前我准备去赶公车时,

在途中来看你,我打了个喷嚏。

我说,他们一定在路上,我们不需要去,现在你在这裡。

我们从德黑兰聊到大不里士(北伊朗)

很有趣,我对自己说,

我的阿姨和我的妈妈,他们不知道灵魂已彼此通报,

他们只是想,你知道,喷嚏是个线索。

我们必须在很小的时候就了解,

我清楚这过程,灵魂如何彼此通报。

事实上,这是我们曾有过最好的假期之一!

但本质上,如果你去那裡会发生的,

他们在往下的路段要去看你,会发生什麽?

但我们的灵魂说:哦,我们会玩得很开心。

所以,一个找到另外的方式,实体方向的不同路,

不去,以及不去做。

 

:很美。非常感谢你先生。愿上帝祝福你。

凯史: 非常感谢。

我们今天告个段落了?或还有其他问题?

 

里克: ...也许可以很快回答图尔盖的问题?

当我们决定与我们的灵魂旅行,我们必须离开我们的身体

在一开始的时候,产生一个新的身体?

或我们可以回到我们原来的身体?

 

凯史: 首先,我们永远都在离开我们的灵魂。

在物质生活的层面,当我们休息时,

有种情况,我们说的无意识(放空)或不管什麽。

人的灵魂。某个程度。留给身体灵魂,

去负责身体。因为它对身体能做的不多

当身体灵魂休息时。

所以,我们的灵魂旅游,或以某个方式到别的次元。

有时我们称为

所以,不是我们离开,我们从没旅游过。

我们的...因为我们的灵魂会附著在身体上,

但它不见得总是待在身体。

疲倦,睡著或休息,我们说的

身体处在,我们说的睡眠的状态。

在那一点,人的灵魂是自由的,因为它有个连结,

但是留有运作,因为它无法做身体在做的事,

某个方式,身体也无法做错。

只会踢到,上帝知道,睡在隔壁的老婆,

或床上的猫。

但它无法去做恶作剧的事,人整天在做的。

偷窃,抢劫,不管什麽,

所以,人的灵魂是自由的。

它需要机会进到创造的国度。

但某个程度仍附著在身体灵魂,

它知道它在哪裡,像一隻鸟

从西伯利亚,到不管你说的赤道等地,又飞回来。

我们的灵魂有那样的自由。

但是,因为我们不知道,

在人大脑的情感面,

我们看不到那个空间,那样的飞行,或我们说的,幻想的遨翔

但大部分的时间,大部分的时间,当身体状况

被拿走,没什麽事好做我们的灵魂是自由的。

它不是呆坐在那裡,哦,当他要醒来时,我能开始工作。

因为在那一点没有连结,

不管在某一点发生什麽或旅行到哪裡,都没有关系

这些事情仍在发生,你知道,办公室还在运转,

不管我应该在伦敦,但办公室在纽约。

但当我在伦敦,我做我该做的。

但没人知道我在华盛顿或纽约做什麽。

我们的灵魂是自由的,但有承诺

照顾这个身体,身体的时间在这裡,

因为它(灵魂)需要它(身体)去做。

某个方式,我们透过日常工作,吸收能量滋养灵魂

灵魂可以做它的工作,它仍跟我们处在身体的状况下,

以及在适合旅行的次元。

我们永远不会鬆脱... 有些人以为,

人的灵魂,在人的裡面,

坚持认为他们看到的是这样。

你甚至还不瞭解任何关于灵魂的事。

 

贾勒拉: 凯史先生,日安。凯史: 早安贾勒拉。

贾勒拉: 凯史先生,我们说...伊朗政府,

他们有这知识近十年。

为什麽我们没有在媒体看到他们的支持?关于这项科技的知识

或他们还在等...

 

凯史:有很多,有很多争议,

关于我在伊朗的工作。

以及.....我们甚至在过去几个月,有过一些讨论。

伊朗总统拿走我所有文件,

现在的伊朗政府找不到。

我们知道去了哪裡。

我们也知道谁在处理。

以很多方式,所有我们的... 我所有的研究发展,

被带进伊朗政府的特定部分,

现有的政权没有管道取得。

以及是内部问题,我们想要找出发生了什麽事。

但,伊朗的凯史基金会支持者非常多。

我们没有太多问题。

再者,如果我们成立任何联繫管道,

他们会把你标记为恐怖分子,组织的部分。

凯史基金会跟所有这些东西,保持距离保持乾淨

只因为某人坐在那里,就可以指控任何人是恐怖分子。t.

我设法让基金会,跟这些东西保持距离,很清白,

我们不被拉进米老鼠游戏裡。

这个基金会成长这麽大,以及它工作的方式,

所有正在进行的指控,

排除在恐怖组织名单之外,

美国政府一直很巧妙。

所以我才会公开分享知识。

伊朗人不想被扯进来,

他们必须释放讯息。

但,这会很快得到解决。很快

此刻是我们说的:我们成了恐怖分子,

因为我们没把它交给国王,而把凯史基金会,

发展成国际组织,没有任何防火牆与禁令。

是一个你们很多人甚至不理解的艺术。

我希望你能理解,但我们必须玩游戏,

跟这些我们说的吸血鬼

但在伊朗,凯史基金会很强,人们在工作,

有些过程在进行,阿萨博士与帕维斯博士在德黑兰,

演讲,天晓得几个月前。

我们在整个伊朗有强大的支援。遍布全世界的

但对我们来说,伊朗是我的出生地,我的知识属于人类。

 

贾勒拉:谢谢先生。

凯史:非常感谢。

里克:凯史先生,我想我们在那里把你折磨得很惨。

非常感谢你。

 

凯史: 真得很谢谢大家里克: 今天整个教学

凯史:我有... 很抱歉,开始的前半个小时

遇到一些问题,是程式软体在更新,

你必须找出来,我从没注意到,但我们会看到底是甚麽原因。

非常感谢大家。差不多三个小时,十二点了。

对我们所有人有个讯息,那就是,

让我们看向更灿烂光明的未来,由我们对实相敞开。

不是找方法来确认物质形体。

事实是,我们被创造出来,或我们生来,

要提升我们的灵魂,提升到最大的潜能,

当它没有你说的这个形体层面,

可以服务宇宙中的其他人。

我们越快理解,我们就越快能进化到最后。

非常感谢,希望下週我们能学更多。

但,现在我们看到很多东西一起来到,

即使我们继续,我们在教灵魂的东西,

现在你能看到相关性,你如何将它们融会贯通。

我希望随著我们的成长,能学更多,

我说的"更成熟"融入这项技术。

非常谢谢大家。

 

里克,以及所有凯史基金会团队,在幕后,以及恭喜,

到凯史基金会,凯史太空研究教育团队,

已经进入他们的第五年。

我希望...我今年的几个月裡,能够教

如同我们与凯史基金会太空研究执行长所取得共识的。

非常感谢,我们下週再见。

我想下周,正好是四周年,二百零八。

里克:是的。

 

凯史:耶。

里克:这对凯史基金会是很大的里程碑

让我们个体能生存。

凯史:四年了。

里克:持续地,没有一天间段,不只我,

我想文斯在那里也是

是每一个单一恐怖的一天... 文斯:不管哪一天,

不管什麽时候,不管颳风下雨。

里克:也许世界上的每个国际节日,我们都还在教学。

 

凯史:我们还是有过圣诞节,与新年。

里克:是的。

凯史:我们有所有东西,所以下礼拜会是第二百零八次的教学,

正好是我们开始的四周年。

我们仍有充分的知识要教导。

神的知识永无止境。

 

里克:是的,我们... 继续对不起。

凯史:没有我说,非常感谢大家。谢谢每一样事物。

里克:谢谢。我只想提到我早先说的,

...暗示有一个计画,我把它提出来。

...我们在进行的计画是...

基本上集结,凯史先生说过的一百个智慧佳话,

......你知道,来自不同教学或各种管道的,

我们可以想到的我们要开放论坛,

在凯史基金会的社区网站,

人们可以...到论坛,提出他们最喜欢的...

智慧之语,或凯史先生说过的经典智慧之语。

 

凯史:我还活著,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里克:没关系啦,我们赢了... 我们在你去世之前就让你有名,

而不是...死后才成名。

所以,我们每天可以提出这些不同的引言,

在引言上面,放个小图跟这个智慧之语。

而且也连到工作坊,

连到工作坊,大家可以点进去,

能够直接到工作坊的引言。

以及...我们也推出T恤,有这些话语在上头

可以给喜欢的人...如果想买

所以就是这样的计划,所以人们可以去凯史基金会的社区论坛。

我们还没设定,但明天就会准备好。

而且...基本上你可尽量放进你喜欢的引言。

我们会列出至少一百句,

以及我想我们会再从中找出前十名。

也许在脸书做个投票或什麽的,

为了决定...前十名,有些好玩的方式。

 

凯史:代表我们的网管是閒閒没事做吗他们做好所以的待办事项了吗?

里克:唉,代表我们确实能够... 做些好玩的事,

这也不错。

 

凯史:OK,那是好消息。里克:是好的...

非常感谢你。真得谢谢大家。 ...我们下週见。

下周我们会进度到哪裡

以及我们将做什麽,什麽知识要分享的。

非常感谢里克,

非常感谢凯史基金会的整个团队。

 

里克:好的,非常感谢凯史先生,今天的教学就到这裡了

207次知识寻求的教学,

2018118日星期四

我想我们在200多张投影片所串连的,

影片并有音乐衬托下说再见,所以谢谢你弗林特。

字幕由 Amara.org 社群提供

 資料來源: http://mp.weixin.qq.com/s/Dm9US89ZSTebiW3ZpuAvmA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