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加·凯西的材料经常讨论个人灵魂成长与特异能力之间的相关性。 这种联系在灵魂成长的解读报告中是显而易见的,他声明超感知是属于灵魂的能力”。这个结论被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所肯定,对别人的共情可以塑造心灵通道,让有效和有帮助的信息传递给需要的人。 而在追求特异功能的过程中,合乎逻辑的想法是将重点放在心灵技术技巧上。例如,凯西在转换意识状态中发现,自己的动机总是存在于他的灵魂渴望与创造者的友伴关系,以及与他人的关系之中。尽管凯西在自己的生活中拥有无数次的个人灵异体验,但他的目标不是展示他的灵异能力的奇迹,而是为那些来寻求帮助的人提供一个渠道。

 

哈门·布鲁(Harmon Bro)是一名心理学家和教育家,有机会与凯西一起工作,并现场观察许多个解读过程。他了解到,凯西解读对关系要比对权力更感兴趣。凯西还是一位辛勤的写信人,与许多解读接收者有个人信件来往,鼓励他们走在个人生命之路上。 他的办公室挂满了与寻求帮助的人的合影。

 

凯西的灵异能力呈现的方法,指出了当今的一种对立两面:阳性自我(我存在是因为我的自主权)和女性自我(我存在是因为我的关系)。 凯西的超感知是属于灵魂的能力的陈述,肯定是非常理想主义的,是个人自我本质的后现代的先驱观点。 简单地说,你可以选择去什么地方去学习灵异技巧,但是如果你的最终目标是唤醒你的灵魂与其他人和与创造者的真正关系,你可以选择跟随凯西的心灵功能之路。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由于ESP的科学研究,往往难以验证关系与心理能力之间的相互关联。首先,好奇的态度,如让我看看是否可以做到这一点......”创造了自我参与的表现,这就是一个对激活心灵功能的极端干扰。 进入任何心灵实验,如果最终关注的是自我执行任务的能力,是适得其反的。 其次,大多数超感知(ESP)实验缺乏促进直觉的动机。 例如,引导灵魂参与的不仅仅是关于卡片的颜色的好奇心,这本可以通过翻转来查看它来容易地确定。 如果心灵能力是灵魂的属性,如凯西所提出的那样,那么将灵异功能转移到最前列的工具就是关系:我们与自我的关系,与他人的关系,与缔造者之间的关系,和其相互的联系。

 

凯西在演示心灵过程中关系和共情的重要性时,曾经对一个人说,如果他真的想体验心灵感应之钥,他需要找一个朋友去共同协作二十天。 每天在同一时间,他和他的朋友静静地坐着,想念着对方。 他们想象彼此,并尝试去感受在约定时间之前,另一个人在做什么。 他们每天都要这样做二十天。 在这段时间结束时,凯西向他保证,他和他的朋友都将获得了解心灵上的联系的切身经验。

 

可以肯定的是,凯西描述的,我们作为灵魂,可以直接从普遍宇宙意识中获取信息,就像他所做的一样。 不过,信息更多的是通过所有潜意识之间存在的联系得出的。 我们的个体潜意识可以觉知到身体内发生的一切。 潜意识也可以获取灵魂的记忆。 凯西指出,他自己以两种基本方式获得信息。 一个是他可以把自己校准到另一个人的潜意识。 另外一个是他可以利用创造的能量层,因为每个人的每一个思想和行动在这里创造一个标记,这个记录被称为阿卡西记录(Akashic Records)。

 

我们来简单介绍一些凯西的灵异能力。他可以诊断自己和他人的健康病情,包括描述出多年后医学科学才能发现和理解的神经心理过程。他预测了股市崩盘和我们正在经历的世界事务的一些变化,包括中国作为全球超级大国的兴起。他给出了许多有效的但医学界尚未明白的疗法。他可以详细说明一个人前世生活。他给出了创世的目的和意义,促发了诸多哲学家的思考。他可以描述丢失的物体的位置和失踪人员的下落。不过,如果他不参考其他信息,他无法全部区分一个人的想法和行为的区别。他也不能找到一个恰当的油井,以进一步资助自己的工作。虽然他出错的似乎很少,但这些错误却表示了,灵异能力不是一个完全正确或根本不存在的东西。

 

当被要求讲述他的灵异能力如何运作时,凯西指出了这些方面:有能力将自己置于一边;有能力调谐至所需的信息目标;有能力接收各类印记;有能力整理或领会这些印记的意义;还有相关的能力将这些印象带至意识层次上,翻译成文字和语言来传递它们。 凯西直觉性方法的基本原理可以描述如下:灵性具有意识演化的力量。灵异能力只是意识的工具。在服务他人时,学习开发这种工具,将有助于你自己的灵性意识的增长。最终,你的理想应该是学会认识自己,并成为真正的独立个体,同时也要领会到与万有合一。在尝试训练或锻炼你的灵异感知时,不要只是做好事,而是要明白为何做好事。与其是试图朝向灵异体验开放自己,不如尝试使用灵异能力实现建设性目标。学会如凯西所说的那样站在一边,看自我走过,被动地观察潜意识的流淌:冥想,祈祷和解梦都是非常有帮助的。将提升自己和服务他人平衡起来。

 

凯西的方法的另一个重点是调谐的过程。调谐有两个部分:一个是与寻求信息的人关系(例如与该人有共情链接);另一个是获取要寻找的信息。 爱德加·凯西用的调谐一词,就是指我们应该与对方成为一个人 最终,灵魂的使命当然是意识到与神以及与所有造物的同一性,所以理想的心灵能力的练习,一定会涉及扩展我们与谁合一的这类挑战。 我们发现这是一种想象力的行为,因为我们用我们的想象力把自己置于另一个人的生命情境之中。 可以肯定的是,这个过程是一种共情的行为,因此,灵魂的使命就是改善与他人的关系。 凯西提供了一个有效的方法:“内心中的目的是领悟到自己成为独立的自己,并且与万有(神)同一。”

 

有十多个解读勾勒出以灵异能力是属于灵魂的这一论断的行事的方法,帮助人们获取直觉性指导。在一定程度上,这个方法似乎非常简单,但也是发展个人与自我更密切的关系,并获得调谐的实践经验的一种方式。基本上说,这种方法可以用于任何问题,只要其答案可以用来表达。凯西建议思考一个境况,然后使用自己的逻辑和思维能力来简单地决定。在做出初步决定之后,这个问题被放在一边。有时,凯西告诉个人把他或她的想法放下一会儿;也有时,凯西建议继续开始第二步。在作出最佳决定的有意识的选择之后,下一步是让个人在冥想和祈祷中度过一段安静的时间。这是一段个人的调谐时间,整个问题在此期间被搁置一边。经过冥想时段后,你已被调谐了的自我重复问题,问是或否。爱德加·凯西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来锻炼培养自己内心的直觉,当你得到与你有意识时相同的结论,那么你可以放心,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如果决定不同,那么需要重新审视整个问题,并给予额外的思考,冥想和祷告。

 

我们继续讨论超感知体验的最佳途径是籍由关系这个主题。当凯西被问及如何拥有像他一样超感知能力时,他的回答是最好在一个灵性小团体中练习。 一个小社团里,大家拥有共同的理想,一起学习和表达灵异能力。这是一个很棒的资源,一个微型的生命学校。 可以肯定的是,这推动了凯西的探索上帝研习小组,以及相关的Glad Helpers祷告小组计划。 另外,梦境助手仪式也是非常有效地小团体模式。

 

“梦境助手仪式”,是心理学家亨利·里德(Henry Reed)根据其解梦的学术背景,和对于凯西关于训练直觉的方式,创建出来的。这个方式已经在灵性峰会、工作坊,以及夏令营、解梦研讨会和学院研究中多次被使用。 这个仪式团队,可以由一群三,四个或更多人聚集在一起,同意尝试为其中一个成员做梦,去帮助他。 需要帮助的人先不公开自己的问题是什么。因此,团队成员为之做的梦应该有两个层面的灵异特质:问题的本质,以及给出创造性的解决方案。

 

团体成员可以围绕目标人员进行冥想和祷告。 他们可以要求目标人员在一些卡片上签名,以便让每个参与者带一个回去依此做梦。目标人员也可以为每个梦者分发一些个人物品,如首饰 、梳子、钥匙等等。 集体仪式后,每个人回家,睡着时记得为有需要的人做梦这个目标。在这里,利他主义不仅有助于潜意识连接去识别问题,而且有助于普遍意识提出创造性解决方案。第二天,小组成员聚集和分享他们的梦境。这个聚会目的是在诸多的梦里,寻找类似的主题、图像和符号,以反映目标人的问题,以及任何可能的建议。

 

爱德加·凯西社区的各界人士的研究已经反复证实,这个团体项目都有建设性的成果,甚至对新进入这个学习领域的人群中也是如此。 到底在梦境中为什么灵异能力会自然发展的呢?原因就是:灵魂是此状态下的主动性的意识。 在一个团体中工作,在不同的梦境里探索共同的元素,提供了一个解释梦境的丰富内容,这是在个体单独工作时是不可能的。 由于梦境可以为梦者带来意义,同时也会给希望得到帮助的人带来意义,这个过程有助于建立团体意识,增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所有这些发展与灵魂的使命是一致的,从而体现了一个非常建设性的灵异能力练习




灵魂的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记忆。我们或许可以说,灵魂之间的界限在于他们的选择的不同,因为我们的选择决定了我们的体验,并构筑了我们的回忆。最终,我们的智慧在于我们从经验中所学到的东西。因此,我们每个经历都可以成为一个潜在的灵魂功课,就像梦境可以解释为一个课程。因此,把记忆当做表达灵性智慧的词库,是灵魂喜爱的方法。这也会创建一个领悟的过程,与一位伙伴一起探索。其中一个人,我们称这个人为探索者,默默地设置一个意图,期望就目前的个人挑战或困境获得新看法。另一个人,我们称这个人为顾问,试图通过想象与探索者连接,调谐成为一体。然后,顾问默默地表达类似这样的肯定句:请引导我的意识进入我的一段体验记忆,让其作为教学的故事,阐述对合作伙伴未被表达的问题的看法。”‘顾问者接受自己意识到的第一段记忆,并将这个故事告诉寻求者,此时他并不知道探索者的关注的问题是什么。通过彼此的心灵对话、链接和相互理解共情,一些有趣的直觉性的解决方案呈现出来,真实的表明了超感知是属于灵魂的能力这个真相。

 

这个记忆游戏也是极佳的自我探索的过程。这样的任务可能如下:过去经历中的什么记忆可以帮助我更好地了解当下的某某事件?理想情况下,该方法可以用于回答这样的问题,如我过去什么记忆可以用作自己的学习故事,为我提供面前这份工作机会的新视角吗?显然,当这个问题清晰的时候,就像在这个例子中一样,这个人在逻辑上会用过去的工作经历,来评估当前的前景。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这么做,无论他们是否正式将这个问题写在这里。不过,开发涉及直觉或心灵感知的任务的挑战是,清晰自己的问题和自己的情况,个体可以为问题带来各种想法和假设,构成灵异印记。此外,自己独立工作,失去了与他人合作关系的神奇现象,就更需要致力于灵异开发计划背后的灵魂成长目标。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方法,是在你的显意识思想与你所期盼的灵异信息目标之间,创造一个障碍。例如,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您可能会在索引卡上记录下您正在处理的各种问题、挂碍和焦虑。然后,在创建了至少几十个索引卡后,您可以随机选择一个,不看它具体是什么,与它建立紧密联系,并要求自己的一段记忆,以帮助你更有建设性地理解面对这个问题。

 

凯西经常问前来咨询的人,他们是否只是对开发特异能力有兴趣,还是因为渴望对自己的灵魂以及与创造者和其他灵魂的关系有兴趣。今天,以进化式觉醒之道闻名的科学哲学提出,意识是一个生命实相,在不断变化演进。其通过处理面对的问题、障碍、挫折来达成这一点。这些障碍激发了创造力。每个发生都有其目的,在你准备成长和发展的时候,它就会到来。这个观点完美契合了凯西对于灵异能力在人类经验中的作用,以及如何最好地参与的观点。学习有意识的超感知,更多地取决于与我们自己的灵魂和我们与他人的关系的链接校准,而不是仅仅地激发灵异功能的心智活动。虽然灵异能力开发的成功,无疑对提升自尊有一定的积极影响,但最重要的应该是对整体的尊重。超感知能力的发展是整体进程的一部分,这个进程超越我们原来的认知,帮助我们恢复作为灵魂体的原本的权利和地位,认识到与整体和他人的关系。我们正在朝向认知到共享意识的实相演进。

 

翻译:云思腾

来源:凯西身心灵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