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4

 

 

我要告诉你一则逸事。季伯伦曾经在一本书里面提到他去到黎巴嫩,但他不是黎巴嫩人,他不知道该国的语言,他完全是一个陌生人。他一到了黎巴嫩就看到一座非常大的皇宫建筑,有很多人在进进出出,所以他也跑进去看看那里面到底在干什么。

 

那是一家很大的旅馆,但是他想:“好象国王在举办一个宴会,很多贵宾在那里进进出出,而且每一个人都受到很好的服务。”就人的头脑所能够运作的,他开始想:“或许是因为我来到了黎巴嫩,为了要欢迎我,为了要荣耀我,所以国王才有所行动。”

 

他一进去,经理就出来迎接他,他被安排在一个桌子,食物就端到他的面前。他吃得非常高兴,在他一生当中,他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然后,当他吃饱喝足,以及享尽了各种服务之后,他开始谢谢他们,但是他们无法了解他的语言,而他也无法了解他们的语言。

 

他们递了一份帐单给他——那是一家饭店——但是他无法了解。他想:“大概是他们用文字来表达:‘很高兴你接受了我们的邀请,你荣耀了我们。’”所以他就将帐单放进口袋,再度谢谢他们。然后经理变得很不安:“或许他是疯子,因为他讲话的声音很奇怪,他们都无法了解,或许他是一个流氓,只是要来骗吃骗喝。”

 

因此他就被带到饭店的主人那里,他想:“现在他们要把我带到该国的部长或首相那里。”他又再度感谢他们,但是没有用,所以他就被带到法庭。

 

当他进入了白王宫式建筑的法庭,那个建筑比旅馆还大,他想:“现在这一定是国王的皇宫,国主要亲自来迎接我。”因此他又再度鞠躬感谢他们,法官在想:“这个人如果不是疯子,就是十足的流氓。”所以他就惩罚他。

 

根据他所犯的罪,该国所给予的惩罚是那个人必须被强迫坐在驴子上面,反过来坐,而且在他的颈部吊着一块板子说:“这个人犯了欺骗罪,每一个人都要注意。”

 

他全身被涂黑,他感到很高兴,因为他想:“这是一个奇怪的国家,他们有奇怪的风俗,但是他们对我非常注意。”

 

他全身赤裸地被放在驴子上面,在他颈部还挂着一块牌子,他觉得很高兴,然后那只驴子开始在街上乱跑,只是为了要让全城的人都知道这个人是一个罪犯。

 

有一大群人和一些小孩,以及很多残废的人跟随着他,他感到很高兴,他想:“这些人都是因为我的荣耀而跟随。”那些小孩也觉得很高兴,他也觉得很高兴,但是有一个悲伤在他的心中:“在我的国家没有人知道我发生了什么,我希望他们也能够知道我在这里是如何地被欢迎,因为当我回去的时候,他们一定不会相信我所说的,他们一定会说我在编故事。”

 

突然间,他在人群里面看到一个他自己国家的人,他非常高兴,他说:“你看!他们这样接待我有多么美!这不仅是我的荣誉,也是我们国家的荣誉。”

 

但是那个人知道黎巴嫩这个国家的语言,他赶快消失在群众当中,将他的脸藏起来,因为他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这不是一种荣誉。然而,那个坐在驴子上面的人想:他一定是在嫉妒,不可能有其它原因,他一定是在嫉妒说他们荣耀我而没有荣耀他。

 

你已经有一个被训练很多世的头脑,事情的发生是来自那个头脑而不是来自你,你有一个很长的连锁行动,每当一个新的行为在你里面诞生,它就是来自那个连锁,它是那个连锁新的一环,它由那个连锁诞生出来而不是由你产生出来。当某人侮辱你,你就生气,那个愤怒是来自你过去的愤怒,而不是来自你。

 

这个差别必须被记下来,因为它将会帮助你变成一个观照,那就是每个片刻都充分觉知的意思,那是关键的片刻,不要让你过去的连锁来作固定式的反应,将那个连锁摆在一边,让你的意识直接产生作用。

 

不要被过去所影响,要直接由此时此地来自然反应。

 

如果你能够由现在这个片刻来行动,那么你的整个人生将会有所不同,但是你的所有行动几乎总是来自过去,从来没有来自现在。

 

由现在这个片刻所产生出来的行动是没有束缚的,而由过去的连锁所产生出来的行动是你枷锁里面新的一环,但是一个人首先必须变得觉知。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3gvc5Ft_L9ueNnZ30sVFEQ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