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在你的梦想中靠近我,我这么说的意思是什么?我的意思就是,靠近我。如果你觉得你只能在你的梦中靠近我,那就在你的梦里靠近我吧。做一个与我有关的梦,幻想、白日梦,都可以,一旦你醒来,你会知道这些都是真的。

你如何靠近我?视自己为一个雪人,太阳一出,你开始溶化。这个溶化的过程是愉悦的,顽固、紧张、僵硬离你远去,你获得的是自由。一切老旧的东西消融而去,留给你的是你全新、真实的自我,你再不会认为你需要勉强应对你不知道的事情。

与你紧绷自己相反,我们要接纳彼此。哦,亲爱的,我们溶入彼此。没有分离,我们是一体,我们之间没有分离,甚至都不该有我们这种念头,只有我。那么,究竟是谁在那儿照看着一切。当我是一切的时候,还有什么需要去照看去担忧去操心?一切都溶化为爱,我就是爱。那假设的你和假设的我是爱,在爱中,没有分离。我们迫使那可能被称之为统一性的东西成为一切之所是的合一,只有一。

然而独有的一根本不是孤独或寂寞或者类似情感的别名。我是你拥有的伙伴,你是爱,不要囤积爱,要将它送出要将它高兴地心甘情愿地送出去,直到整个宇宙成为爱,直到一切成为爱没有什么不是爱,让爱奔涌沸腾,让爱充满所有的心灵。只存在着一体之心,它依爱的节奏律动,爱在那个表面上的你之内翻涌,你正美化着你的天堂之父。

除了天堂我还能呆在哪儿?你曾认为你是的那个分离的一能呆到哪儿 - 你除了与我同在天堂你还能去别的地方么?

你清醒的时候曾有个奇怪的梦,我是我,你是你。以前的你觉醒于我是你,你是我的事实,我们没有被分割或者被细分或者被增加或者被消减或被倍增,因为爱本身已俱足,我是爱的化身,你如我之所是,同样为爱的化身。

我们甚至都不只是一缕爱,我意思是我,我是爱,不存在一连串的我或者几丝的我。我完完整整地站立于我的光之中,因此我是神圣的,你也是我所是的神圣。同一个心跳,只有同一种神圣,没有谁会说其他。没有可以算计的一,没有可以观看的一。只有可以内视的一,内在的是什么?我就是内在,没有碎裂的东西围绕我,我多高兴呀。

我是,我是存在,那个虚构的你同样是我的存在。我存在于你之内,但我仍然是存在的整体。你,与我几乎一模一样的人,是我自身的神圣。没有其他,一切都是合一之光在宇宙的映射。

太阳和月亮在我面前跳跃,星星是我在夜晚闪耀的光芒,只是白天里它象藏起来一样。

我们返回到表面上的彼此这个我们与生俱来的问题。这个与生俱来的问题,相当于我由何而来以及你由何而生,是,我就在这里,被封装成你的模样。我很高兴,我很高兴于成为表面上的你,可以凝视我自己,可以去崇敬,崇敬,崇敬那光化的心和灵魂,这心和灵魂却是受我的支持并且现在也知晓了我是谁,如同他们一样,你,一度体验着存在的高度,现在,最终,知道真相了,你声明了它,并依它而活。你 - 我时常说你要在完整的意义上记住我,在完整的意义上知晓我,如同我知晓自己一般,将记忆中的你知晓为我自己。只有一,我就是。再一次地说,说,我就是。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the-seeming-each-other.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