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我问你:今天过的好吗?

 

你答:很好,谢谢。

 

如果想想,你会发现这是你的真实想法。那些所有抱怨不过是表面的。如果你知道自己“真的”站在我面前,还能依然对我牢骚满腹,那才让我吃惊。我知道你不会。首先,对我的出现,还有我的问候,你会目瞪口呆,惊的说不出话来。在那一刻,你前一分钟的所思所想可能都会变成空白。如果你还能思考的话,“我的出现”会是你唯一能想的事。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很久以前的。这是真事:一位穷困善良的老人收容了一些比他还穷的人,他将仅有的碎面包分给他们,他的善行和美德当得我这个“天父”去造访他,作为奖赏我问他——我能满足他什么?

 

老人没有急不可待的列出清单。而是想了一会儿,只提出一个要求:“父,你介意给我一些黄油配面包吗?”——一个没有试图谦卑,却尽显谦卑的小故事。

 

你认为——向我提任何要求——当被禁止吗?如果要求是发自内心,你尽可能的提出自己想要的一切,我不会长篇大论的阻止你说出心底的愿望,完全不会,就像你会允许自己的孩子与你分享他的愿望,是一样的。你会用一辆红色卡车,装满他要的所有糖果,盼他快快长大。

 

而同时,我想像你在我面前,要一个蛋糕,一部新车,或要智慧,真爱,和任何其它的东西,我能想像出,清单越长,你的声音会变得越弱。不扫兴吗?

 

有两种方法去理解:

1. 直接简单:你要的一切,并不真能带给你快乐。

2. 列出你心底所有的愿望。你会发现:那些真的不能带给你快乐。

 

需求是相对的,因为你呆的这个世界就是相对的。

 

我不是要你抑制自己的要求,提出内心的任何要求都可以。只是当你“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刻,你会发现~你生命的角色变了,大多数要求都不再适用了。为什么会那样?

 

那个只要黄油的老人,还有欲壑难填的人,谁更富有?

 

需求真的存在吗?

 

故事的意义在哪儿?故事有存在的必要。即使你经历了很多故事,但还想要更多。我无法想像有人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会有这么多故事。

 

这个世界就是故事构成的,除此之外还有什么?

 

“这里面有故事”,这句话我喜欢。不太确定它的意思,但我喜欢。不是你喜欢的每样事物都需要理解。喜欢优先,理解放后面。

 

再说,谁说理解是必须的?

 

有个老妇人曾说过一句名言:“我不需要理解,只要接纳。”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god-tells-three-stories.html

传导:Gloria Wendroff 发布于2017523

翻译:天堂竖琴       http://blog.sina.com.cn/u/1554109041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