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5-23 13:05

 

 

一百年前,有一个人提出了一个大家都不敢提出的想法,之后这个人的名字变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为现代的物理学写下了全新的一册,这人就是爱因斯坦。相对论曾一度被某些人视为无稽之谈,但最终还是被证实了。

 

有一次,爱因斯坦的儿子这样问:“爸爸,你为什么这么有名?”爱因斯坦笑了笑后回答道:“你看看,一只盲目的甲壳虫在一个球面上爬行,它意识不到它走过的路是弯的,幸而我能意识到。”

 

爱因斯坦曾研究过《大藏经》、《易经》,他知道科学是有局限性的,在他的日记里曾三次提到《易经》。并写道:“如果将来有一个能代替科学学科的话,那么这一学科唯一的就是佛法。”

 

其实过去许多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发明和发现,今天不也是活生生的展现在人眼前吗?假如你把今天的手提电脑拿到一百年前也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不可能用过去的科学认识去说明白的,人们不认识的或未能证明的不能一慨说成是错的、假的。真正的学者及开创先河的科学家,往往都具有独特的眼光,敢于把自己超凡的知见展示于世。

 

神奇的另外空间,神奇吗?

 

物理学对光的说法有波、粒二象性,波粒两面特性不是互相予盾吗?如果这样,是不是有一面是错的呢?让我们想像一下以下的例子:

 

假设我们现在身处于一个二维空间,这个空间只有长度和宽度,没有高度,忽然有一个三维空间的人在我们面前走过,由于没有高度,我们看到的只能是他的鞋子的边缘,但是一会儿是左,一会儿是右,左脚的鞋和右脚的鞋是相反的,这时二维空间的我们是否会说这二个鞋子不是同一个人呢?

 

如果三维空间那人的腿穿过了二维空间的平面,那我们处身于二维空间是不是会看到了一个不断变化的线圈,那个腿会像一片片切片的边缘变化着出现,从小腿到大腿那个线圈会越来越大。

 

一般来讲,我们很难向二维空间的人说明,一条三维空间的腿是什么一回事,当然,对于三维空间的人来说却又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根本简单得无需解释。但对于二维空间的人我们只好对他们说,请把那些连续出现的周边线视为一个平面,再把那些面重叠起来,可是他们会明白吗?

 

科学上习惯把时间加上空间说成“时空”,我们只能身处在一个时间点上,以记忆来体会着时间的连续性,我们从不能真的看到“立体的时间”,就像二维空间的人从未看到过立体的大腿,那么如果有一个人他能够立体地,同时“看到”整个连贯的时间空间(姑且把他说成是四维空间的人),他对我们说,请把那些连续出现的时空重叠起来,这样便可同时看到过去、现在、未来,像展开了的一格格的电影胶片一样。

 

现在回过头来,我们对光的波、粒二象性是否有了新的观点,在一个更高层的空间来看,二种看似矛盾的性质会不会是一致的、连贯的?也许,像左右脚的鞋印其实来自同一个人的两条腿?

 

在此,我没有任何导引大家思维方向之意图,相反我希望大家能够突破任何固有的思路框框,如果你对四维空间略有所悟,那么不仿请你再跳跃一下,想想五维是什么样的、六维是什么样的呢。

 

如果我们立体地“看得见”不同层次的各个空间,那么相对于那些被我们超越了的空间,它们不了解的奇异现象,对我们来说就像看到自己的腿那样,一目了然,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对它们来说,我们就好像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假若我们的思维能够增加一些弹性,也许有许多所谓神奇的现象就不显得那么神奇了。

 

突破逻辑陷阱

 

过去有科学家说地球不是平的而是圆的,地球不是静止不动的,却被那些无知的、固执的人批判是异端邪说。人在地球上感觉不到地球是在转动,每当黎明时分,人们会说太阳“升”起来了,事实上,太阳从来没有升起过,但是我们又是亲眼看到的啊!为什么?人与地球是在同一个运动体系中,只有当我们坐着太空船飞出这个体系才能看到真象,那么假如有一天,你“飞”出这个时空,你看的地球又会是怎么样呢?

 

在同一个系统下根本不能以是否符合逻辑来确定其自身的真伪性,比如说一个人在梦中饮了一杯水解了渴,那么,在梦境世界里用虚幻的水解虚幻的渴,整个系统内发生的事件是合逻辑的,但不能证明这世界或这件事是真实存在的,就像有个人打自己一下说:“哎呀!很痛啊!我不是在发梦呢!”其实他这样说的时候可能还身在梦中呢!

 

逻辑只是我们身处的时空特性下、我们习以为常所产生的一种观念,人们往往遇到不符合自己认识的观念时就说这是假的、不可信的,甚至于自己真的遇到了,也会说自己一定是眼花了、一定是自然现象了。这就是逻辑陷阱!人在这陷阱中往往是不自知的。

 

科学对宇宙真相的解释提出的是一种模型假设,用以解释一些现象,当现今的技术能探测到什么便从已知的和认识到的去提出一种假设,再反过来看看这假设是否也适用于其他的现象,假如适用的事例多了,人们就会渐渐地产生一种观念,形成了思想框框,忘记了假设最终还是假设,况且,这些假设只是在一个特定的时空环境下才能够适用。可以这样说:在不同的系统下,“真实”也存在着相对性。不合逻辑不一定是假的,合逻辑也不一定是真的。

 

两种完全不同的理论也同样生效

 

中国医学源远流长,说中医能治好病相信没有人反对,当然西医也能治病,但中西医两个学说理论南辕北辙,那为什么两种完全不同的理论也同样生效呢?

 

当你得了感冒,西医说你的病是因为有感冒菌入侵,然后给你一些药或叫你多点休息,目的是把你体内的病菌杀掉;中医不单纯把人体视为一个独立部分,而是把人体与周围环境以致于宇宙,视为一个互动的体系,因而治病的基础着重于身体外内取得相互平衡,严格来说同一种病在不同的天时地理、不同的体质(不单只包括男女)下可能会有不同的治理方法。

 

中医的穴位针究、经络学说更显超常,在解剖学找不到的情况下,这些穴位却可起到多种作用,有些病人在没有用麻药的情况下进行手术,只靠几支小针刺在这些看不到的穴位上就可止痛。

 

中医把人体视为一个小宇宙,而人体任一个局部又为一个小人身,天地间万事万物,互相起着相关作用,从局部反映整体,暗含宇宙全息之理。因此为什么脚底按摩,足部反射等,同样能在耳朵、手部等实践。

 

中医有这样的一种说法,万事万物也存在着阴阳平衡,人体只要达致阴阳平衡就没有病,中医把人的五脏,心、肝、脾、肺、肾顺次对应着五行的火、木、土、金、水,五行相生相克。单从字面上看,人体怎么可能与金木水火土有关,而且,相生又相克是否自相矛盾?非也,这恰恰是人体平衡之道。那么,假如你头脑“非常清醒”会不会问:石头也分阴阳?饮中药是饮金木水火土呢?

 

中医学说背后的理论其实博大精深,有些治病方法和理论对西医来讲可说是天方夜谭,但却是实实在在能医百病。我曾认识一位中医,他本来是西医出身,但他有一次得了一种病,用西医的治疗方法怎么也治不好那病,最后在中医的治疗方法下康复起来,之后他苦心钻研中医学,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中医师。

 

能不能“说清”

 

一种理论学说能否成立,应该看其实效,不是看其学说经典中的句子有没有不明的、不合逻辑的,否则,你看到中医学的经典,你可能会把它视为邪的!现在科学对宇宙的研究可以说是盲人摸象,随着摸的越多知道的越多,才越接近真相,永远只能在相对上“说清”宇宙的真象。

 

假如你身处古代,你要向别人说明另外空间的存在,你会怎么说?那时根本没有适用的名词,那么你会不会把另外空间说成是“天”?如果要说明许多不同的空间,只能把不同的空间说成是不同层天吧,正所谓天外有天。所以这个“说清”也是相对的,跟本上不能从字面上认识的,就像你对二维空间的人说明问题一样,你能够用二维空间的名词和概念说清三维空间的所有事情吗?那么再说清更高、更多的不同空间时又如何说呢?

 

要把整个宇宙圆满说清,我们首先要把思维突破,否则,无论怎么说,总是难以“说清”的。如果你是前面假设的二维空间的人,又死守着二维空间的思维和眼光,那么请原谅我,我不可能向你解释我的腿?我更不可能告诉你我腿上的经络和穴位的意义,我更更不可能向你解释我怎样与更大宇宙相呼应的。

 來源網址:http://kzg.io/gb3SHJ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