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距离本不存在,何来英里?时间也不存在,何来分钟?而你们现在居住的地球相信时间和空间,和其它一切这个世界所信奉的。你们强烈依赖身边的幻相,默许它们的存在。你们依赖于世人那些缺乏根据的附和,除此之外不知道还有什么可做。一遍一遍的踩踏出你的生命之轮。

地球上的生活像是依附在一具柔弱身体上的生命,然而这里的生活依然有它的快乐。你们被赋予了色彩,阳光,月光,星光,电光,圣诞树上的烛光,也有重重的阴影。你们可以停,可以走。在地球上,你们体会各种不同的口感,还有惊喜,一些你们喜欢,一些不喜欢。

地球上的生活有快乐的奇妙之处。而在光谱的另一端,也始终存在于地球的生活中,即害怕,恐惧和过失。害怕,恐惧和过失是可能的,但需要与其共舞吗?

对于生活中的那些忧虑,不能摒弃掉吗?为什么要将信任交付在那些不能带给你快乐的事上?知道了害怕,不知道也害怕,还要疑心犯错,害怕和恐惧也值得同情。

你血管中流的血不是由恐惧合成。你DNA中承袭了勇气,承载力超强。除非你强行吸收恐惧到DNA中,否则它不懂得害怕。你似乎是在强行修剪DNA的边缘,欲求要悲伤。

生活就像是魔术表演,一场挑战死亡的魔术表演,即使死亡并不存在。面对一个叫死亡的冒牌货,你却声称它是真的。死亡会成为让你恐惧的一个怪物,但死亡根本不是敌人。死亡不是再见,而是欢迎。你的身体会被埋于土中,但在死亡中,你会复活。这个世界错乱颠倒,正如你看到的,不是吗?即使衡量标准并不真实,但以泛泛的世界观去看,情形就是这样。

如此超出你想像的美,却被视为哀伤或悲叹。即使绕街区散步,你也做不到如是的去看。你看到的可能是暗藏的怪物,而不是面前的金币。

不管你多害怕黑暗,你也同时害怕光明。不管地球上的生活多恐惧,更让你害怕的却是你和他人生命的终结。

迷雾中也有微风,你很可能错过了生活的重点。去彻底的接纳:生活的目的不是为了受苦。地球上的你们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还别在衣领上。

恐惧就是受苦。受苦是恐怖的。你一直在与生活打持久战。你视生活是场严酷的考验,然后是自己在那儿打来打去。大海的潮汐很美,但为了躲避,浪潮来之前你就跑掉了。大海是想和你一起嬉戏,你却忙不迭的跑走。你本为生活而来,切勿逃之夭夭。

然而你经历的是场快乐的追逐。生活的有些东西确实深不可测,而有时又会停在表面,总有些东西会让你爱到极致。你热爱生活——请接纳这点。可能会有抗拒,但爱也同样存在。

当你看待生活的时候,视它为一场捉人的游戏,而你就是它,能做到吗?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a-game-of-tag.html

翻译:天堂竖琴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