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談論基督,而不是談論基督教。基督教和基督沒有關係。事實上,基督教是反基督的——就像佛教是反佛陀的,耆那教是反馬哈維亞的。

 

  基督內在的某些東西是無法被組織化的:它的本質就是叛逆,而叛逆是無法被組織的。一旦你建立起它的組織,你就扼殺了它,剩下的只是死屍。你可以膜拜它,但你不可能通過它而轉變。你可以生生世世扛著這個重擔,但它只會使你沉重,它不會解放你。

 

  所以從一開始就要搞清楚:我完全贊同基督,但我一丁點都不贊同基督教。如果你想要基督,你就必須超越基督教。如果你過份執著於基督教,你就無法領會基督。基督在所有的教會之外。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