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我认为我们的"情绪反应"来自于个性,而个性取决于我们的基因.这似乎超出了我的控制之外.

 

DATRE: ,不是的.你看,当你们一谈到"个性"的时候,就认为自己只有那个个性.在你的体内,你还拥有很多很多很多还没被探索的个性.有人会说:"好吧,他的个性真讨厌" - 这只是因为那个"讨厌"的个性表现为"显性",而且那是别人看到的,是别人眼中"主宰"的个性.比如有人会觉得某人非常乐观 - "乐观"只是他看到的那个人的个性中的一部分.你们拥有"多重"的个性.如果你不喜欢那个呈现于表面的主宰个性,那么就对它说:"请离开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好吗?我想让另外一个个性来到我的体验中." - 如果你能够有"目的"地去做 - 不是含糊不清,而是非常坚定地这样去做.那么...你就能够感觉到一种"转变",你就会在你的物质结构中发掘出另一个个性.

 

但是,再说一遍,要能这样做到,需要你对自己深入的了解.你需要知道那个真正的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然后你就有能力改变让自己"不舒服"的个性.你不是只"看着"自己的个性,什么都不去做.要对这个个性采取主动行为.不只是观察,你还要去做.,在这条直线上总有一些小弯路(困难)容易让你陷进去.然而就是这些"小弯路(困难)"才是最有趣的,因为它们才能够"改变"你的生活.

 

问题:我想知道"欲望"是否取决于我们的个性?

 

DATRE: ,我们都有想做的事.在物质身体中,每一个人都有"欲望",每个人都""做什么- 但这与"需要"是不同的."需要"食物,但你需要什么样的食物呢?你是需要12-15盘的大餐,还是简单的花生酱三明治呢?你能看出"需要""想要"之间的区别吗?你的身体"需要"食物,但你"想要"吃什么呢?

 

你看,当你真的真的开始学会觉察的时候,这就变得"复杂".也许很多人读到这里会大笑,因为我们讲到了最"基础"的东西.观察你的身体,当你读到这里时,你的行为模式是什么?是群体意识中的机械行为还是主动行为? - 这将会变得非常有趣.

 

问题: 请问自由意志是否只属于大我/高我? 我这个小我看起来就像一个被他们操控的木偶.

 

DATRE:,不是的.你唯一能学的方式,就是"跳入"物质生活中,然后从那里学习.你不是任何人或任何事物的木偶.

当我们说:"与真我保持联系" - 是让你与"睡觉时"的自己联系上,并将那时的"理解""领悟"带入你现在想体验的物质层.你不得不"训练"你的大脑.就是这么简单.你的大脑不知道怎么运作,你需要教会它.

 

我们说说电脑吧.你打了25个字母到电脑中,然后说:"好了,电脑,这就是我命令你要去做的事" - 可是你们的电脑不是这样运作的.你还要做更多的事情,你要去编程,要让它知道如何去做.也就是说:在电脑运行之前,你就要先知道该如何去做.它就是这么工作的.

 

真正的你"知晓".这儿没有秘密,没有任何事情被隐瞒.你拥有能力,从你的内在知晓中,带回所有能够与物质层合作的"知识".这就是你们需要学习的.这些"知识"并不在"孤岛".这里就是你们来学习的地方.如果你没有物质身体,那么你能从哪里学习呢?你什么都无法做.

 

没有一个人能够教会你的大脑,除了你自己.你是哪个"接受""拒绝"的人.你会说:"好吧,我不喜欢那个主意" - 接着你的头脑会说什么呢?- "运行,运行,运行...我也不喜欢那个主意".这就是你的头脑所记录下来的东西.你没有觉知到,你的大脑能够按照你所说的"陈述句"来运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观察,成为一个观察者".观察..不仅仅是到处"看看"发生了什么,然后继续从群体意识的角度中运作.如果你这样做,这是一种"偷窃的心态".这样的事情在你们中间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如果你真的想要改变.如果你真的想去观察,那么就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只有靠你自己才能做到.

 

JOHN:我想说说他刚才提问中的"大我""小我" - 并没有这样的"东西"

 

DATRE:是的,没有.当你们想着与真我连接的时候,这不是大我小我,他们都是你.

 

JOHN:真我是那个出体时候的你

 

DATRE: 是的,是出体时候的你.当你醒着的时候,你在身体中.但是,如果你要把睡觉出体时的所有信息带入物质层,带入身体,那么你的头脑将无法完全负荷.因此你只能一点一点将这些信息带入.当你越来"教会"头脑的时候,你带入越多不同的信息,你的头脑就越容易连接.你就可能不用费太大力去思考,而获得一些信息.

 

比如,在我们Datre的传导中,我们一直不停说着同样的内容.每次我们都改一点点,只是一点点,这里说点,那里说点.慢慢地,你们就会开始改变.然后终于,终于我们听到有人说:"我终于理解你们是什么意思了...原来是这样,原来是那样".

 

,当你们获取了足够的信息,体验,和不同的领悟时,就会说:",我终于理解了!" 当你能够达到那一点时,你的信念系统就会说:"我知道了!". 这是一种身体上的愉悦,你的身体终于开放,然后说:"哈哈,我身上打结的地方终于又松开一个了." 人们总是在身体中给自己打结.他们担心,他们兴奋.他们让自己进入"压力"的状态.他们不停把自己捆绑起来,捆啊捆,而且却很少愿意把这些结打开.直到...你能够获得一个巨大的啊哈的领悟瞬间,这就好像大坝的洪水倾泻而出,你的结解开了.当你再次回想到的时候,你就会说:",那太爽了.我期待下一次的到来".然后很快,下一次类似的体验又来了,但是你却发现:?怎么什么都没发生呢? - 就像我们说过的,当水果熟了,它就从树上掉下来了.你的结已经打开了,你已经"平静". ok,谢谢,我们是Datre~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