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1

 

 

 

[ 一个门徒要回到西方,她说她担心和家人相处时,在原始治疗课上唤起的愤怒会再次浮现,尤其是对她妈妈爆发,或是自我毁灭。 ]

 

奥修:

 

嗯,嗯,你有愤怒,很多愤怒。你只触碰到了愤怒的冰山一角,嗯?整个冰山都在那里,你非常害怕它。恐惧不允许你表达它,恐惧在欺压着它。

 

恐惧是不好的——愤怒是好的。如果一个人必须在恐惧和愤怒之间选择,那么必须选择愤怒,因为愤怒是热的能量,愤怒是生命能量。

 

恐惧是死亡,恐惧让你萎缩。愤怒服务生命,愤怒有其生存价值,价值非常大。所以开始选择愤怒,而不是恐惧。

 

但这就是童年时期所发生的:父母用恐惧来压抑愤怒。

 

他们让孩子非常恐惧——孩子会被惩罚,母亲会死,母亲会离开孩子,或者一些不好的事情会发现,如果孩子不听爸爸妈妈的话——所以孩子变的害怕了,他没有变得生气。

 

愤怒是积极的能量,恐惧是消极的能量。对于愤怒,有些事情可以做,因为它是热的、活生生的。可以用很多种方式来蜕变它。

 

对于恐惧什么也做不了。恐惧导致悲伤,恐惧导致昏沉,恐惧导致行动迟缓,恐惧让一个人几乎像是被囚禁一样。

 

所以你必须做三件事:

 

首先,你回家后,如果可能,你可以跑步,那会对你帮助非常大。如果可能,开始跑步——没有什么比跑步更好的了——跑五六公里。

 

渐渐的,慢慢增加到五六公里,但真的把跑步变成一个静心。

 

每天一大早一个人跑,你会更自由——空气、太阳、气氛、树木、鸟儿。跑步的时候不要跟别人竞争。如果你跟别人一起跑步,我们的头脑被竞争严重毒害了,你自然而然的开始竞争。

 

如果你跟别人一起跑步,你就想打败他们——无意识的,你想成为第一。

 

那个毒素非常深入你,当跑步成了竞争,它就不再是静心了,它是一种运动,而不是静心。所以跑步时不要竞争。这是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跑步不能有任何自我批评——你应该改进,你应该跑的更远,你能做的更好。

 

这都是胡扯!你没有在和任何人竞争,你只是在单纯的享受跑步的狂喜。所以跑步时不要有任何自我批评——只是为了开心!

 

如果我们每天至少做一件事时没有任何评判,那就是静心。只是为了好玩!对于玩乐,我们被严重制约了,一切都必须实用,有功利性。

 

人们会问,“你为什么跑步?你并不胖,为什么?你对减肥没兴趣,那你为什么跑步?你又不会参加竞赛,为什么?”

 

我们被训练成总是追求功利,一切美的东西只发生在我们不是功利主义者时,当我们只是为了喜悦,为了纯粹的喜悦在做一件事情时。

 

跑步进的非常深。那就是为什么我建议跑步。有恐惧,恐惧下面是愤怒,愤怒下面是爱,在这一切下面你必须去发现一些东西,所以开始在下面的那些层面上工作。

 

跑步是人类的最深层之一,因为千万年来人类一直在跑。几百年前人类停止了跑步。他曾是个猎人——跑步是要懂的最基本的事情之一。非洲南部现在仍然有猎人存在,有些部落就是狩猎部落。

 

他们有着美丽的身体,长长的脖子,甚至动物们都对他们有点嫉妒。他们是跑步健将,他们可以不停的跑三十、四十、五十公里。

 

他们必须追赶动物。有时候他们狩猎动物,有时候动物狩猎他们,每次他们都必须跑,跑的飞快。跑步生死攸关。

 

所以人类最深层是狩猎。我们的脑细胞有内建的跑步能力。游泳并不这么深——它是学来的,但跑步真的非常深。

 

所以有时候一个跑步者能比一个静心者获得更多静心的能量!在静心中,那个可能性只有 10% ,在跑步中,那个可能性是 80%

 

在一个更好的世界里,跑步会成为最重要的静心之一,因为当你跑的飞快,深深的呼吸,渐渐的,当你跑一公里之后,你跟你的身体不再分离了。头脑跟身体的区分消失了,你变得身心合一,你成了一,一个整体。

 

跑完一公里后,呼吸掌控了你,呼吸现在很深,呼吸必须深入,吸气呼吸都是最深的——你的所有血液都在被净化,空气正流经你——阳光照射到你身上,你再度成了自然的一部分,你再次成了一个动物,而不是开化的人类——这是死的。

 

当你再次成了一个动物,突然担心消失了。人无法既跑步又担心,那是不可能的。很多人试过。

 

我自己曾经每天跑 24 公里,跑了 10 年。跑完 1 公里你就被启动了。任何致幻剂都做不到这一点。你不再是人类的一部分,你成了宇宙的一部分。

 

这件事非常确定,两三个月后你就能依靠它,每天它都会发生。 只要三个月。

 

一旦跑步来到你最深处的核心,你猎人的部分——这个部分仍然在你的脑神经里,它需要再次启动和唤醒,变得活跃起来。一旦它被唤醒了,它就会带给你巨大的喜悦。

 

有了那份喜悦,恐惧就会消失,有了那份喜悦,愤怒就会消失,爱就会开始流动。有一件事——如果可能,这是我能告诉你的最棒的静心。

 

如果不可能,就慢跑——在房间里慢跑,那是一种替代。但第一种方式不可能的话,就选第二种。如果你觉得第二种方式也不可能,就拿个枕头发泄愤怒。

 

这个打枕头的静心必须每天做两次,早上 20 分钟,晚上 20 分钟——但是如果你能跑步,那什么也不需要。 跑一小时……

 

From: OSHO This Is It

https://mp.weixin.qq.com/s/AZd57f1SL4M87nuBf05HpA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