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31

 

[一个门徒说:每当我爱上一个人,我都想当小孩子。我失去了跟真相的连接,我不想负责任,我想当个小孩子。]

 

奥修:

 

那么只有两种方式:要么你找一个想当爹、没兴趣当爱人的人……有时候,有些人没兴趣当一个爱人或丈夫,他对当父亲感兴趣。那么你们就会完全适合彼此,否则就会痛苦。

 

另一种方式,实际上也是唯一的方式,就是你去上一些团体课程——原始治疗、重生……因为很明显,你童年的某些东西仍然悬而未决。

 

所以你无法从那里成长,每当有一个爱的空间,你放松进入其中,你立刻就回到自己的童年。有些东西卡在你的童年里了,它需要完结。

 

所以你要么找一个想当父亲的人——那么你们就会彼此适合,但那个关系是病态的。

 

有很多“幸福”的婚姻,但其实它们是病态的。他们都是满足的——因为彼此都有一种适合对方的病理,比如说一个虐待狂和一个受虐狂——就这层意义而言,他们感到幸福。

 

一个想折磨别人的人是个虐待狂,一个想被人折磨的人是个受虐狂。现在,如果一个虐待狂和一个受虐狂结婚,这会是最幸福的婚姻之一,因为一个人想折磨别人,那是他的幸福——另一个人想被别人折磨,那是她或他的幸福。他们彼此很适合,就像手套跟手一样。

 

有时候人们认为这是一段非常幸福的婚姻。这是一段病态的婚姻。他们都是神经病!

 

所以100个婚姻里,有90个是痛苦不堪的,9个是病态的,但他们看起来很幸福。不病态、真正幸福的婚姻很罕见,非常罕见。但只有当双方都长大、成熟,没有来自过去的悬而未决之事时,那才是可能的。那么就会有一种不同的相遇。

 

所以如果你只想开心——有一种非常普通的幸福——你可以找别人。有些人不想当女人,她只想当个孩子。那就是为什么丈夫把妻子叫做“宝贝儿”,以及其他类似的称呼,那很蠢。

 

所以找一个想把他爱人称为“宝贝儿”的人,那意味着他有东西给你。他想要一个孩子。当女人变成一个小孩子,男人的自我会感到非常满足。

 

然后你会完全无助,你必须完全依赖他。他是个供给者,他是一家之主,你只是个孩子。他享受保护你,守护你……但这是病态的。你已经不再是个孩子了。

 

你什么时候会长大成人?因为长大有它自己的喜悦。你会错过这些喜悦。它们比当一个无助的孩子要优异多了,但为此,你必须解除来自过去的一些东西。

 

去上一上原始治疗和重生,真的进入它们——因为这对你一生都至关重要。否则有一天你会找到一个对当父亲感兴趣的男人,你们会结婚安家。

 

人们会把这称为一个非常幸福的婚姻。它根本不是婚姻,因为一个老爸怎么能跟一个小孩结婚?距离太大了。

 

但你会开心,因为你不需要负责,他会开心,因为你会完全依赖他。他的自我会得到满足,你的不负责任会得到满足。但不会有喜悦,不会有爱,在这段关系里你不会成长。

 

在关系里人们不能成长,他们卡在其中,这样的关系我称之为病态的。成长是健康的标志:任何健康的东西都在持续成长。当某些东西停止成长了,那意味着死亡靠近了,它不再健康。

 

你是时候从中走出来了,嗯?所以与其进入关系,不如去参加那些团体。很好!

 

摘自: OSHO Don't Just Do Something, Sit There

 http://mp.weixin.qq.com/s/tYovFgb86yZTSibblAFgfA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