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31

 

 

[一个新门徒说他一直在学习做一名治疗师,但他后来放弃了,因为他觉得自己是由于错误的原因才进了团体,而不是因为对它的爱。]

 

奥修(OSHO):

 

那非常好——那种感觉非常好。事实上,那就是西方正在上演的。

 

治疗是爱的一个功能,它跟技巧关系不大。你可以是一名完形治疗师,你可以是一名原始治疗师,你也可以是任何其他类型的治疗师:如果你爱,技巧就会起作用。

 

事实上,起作用的是爱,技巧只是一个借口。起作用的是治疗师,而非治疗。

 

所以有时候当皮尔斯(注:完形疗法创始人)这样的人出现,有些事情就会开始发生。起作用的不是完形,嗯?而是那个人的个性——他巨大的勇气、慈悲。他试图提供帮助,他试图进到对方心里。

 

我们逻辑的头脑则说,帮到人的是完形疗法,这是自古以来的谬论。

 

帮到人的不是基督教,而是基督。那跟佛教无关,而是佛陀。2500年来人们一直认为帮助众生的是佛教。不是佛陀,而是佛陀。

 

如果佛陀说了别的话,那也会有帮助。即便他说的是跟他原话相反的话,那也会有帮助。帮到人的是那个人,那个人的生命力,他的慈悲,他的爱,他的了悟。

 

然而我们的头脑立刻抓住技巧,抓住表面。于是表面变得重要,我们失去了跟首要、本质的连接。

 

问题是:本质是教不了的,只有非本质能被教。所以你无法教皮尔斯,你只能教完形。皮尔斯发生了就发生了,没办法教那个!

 

但社会无法依靠这些偶发性的事件。社会想要确定,于是它开始教导,只有非本质的能被教。

 

所以一切教导都反对老师,因为老师带来了本质,而教导只能教非本质、外围。渐渐的,外围塞满了知识、信息、研究,本质完全被遗失了。

 

很难搞清楚佛陀说过什么,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有着怎样的行为举止,那几乎不可能。2500年的学问——丛林这么大,你找不到佛陀坐在哪里,他的菩提树在哪儿。

 

你会发现无数假冒者。有时候假冒者技艺很高超,他们甚至能打败真正的佛陀。

 

那也是个问题——因为真正的佛陀有实相的各种局限,而假冒者完全没有这些实相的局限。佛陀是自发的,所以他能犯错——但假冒者永远不会犯错,因为他会排练,他会事先练习。

 

[奥修说,查理卓别林曾经参加一场竞赛——谁模仿卓别林模仿的最像。结果卓别林只得了亚军。]

 

真的能被假的打败,因为假的能事先练习。而真的没办法练习——他必须随时随地的活着,无论出现什么情况,他都会在当下回应。

 

假的事先就知道了所有情况,他事先就知道了该怎么回应——他有一个剧本。所以教导教的是非本质,教导落到了伪君子的手里。

 

你意识到这一点很好。有了这份了解,很多事情会变得有可能。事实上,朝向实相的旅程从那一刻开始了。

 

明白假的是假的——明白有些东西是一种自负,你没什么能给的,你怎么给的了?——你就开始朝着真相前进了。嗯?

 

你意识到这一点,这是一个极大的恩典,现在事情可以有截然不同的转变了。很好,你明白了!

 

所以在这里静心,感受我的临在,尽你所能的啜饮我……当一个酒鬼!

 

译自:OSHO For Madman Only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