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这点,「没有觉知」是我唯一称为有罪的事,在意识的觉察状态里,罪行就像明知会烫伤还故意把手放进火里般地不可能;已经领悟觉知这项艺术的人,很自然的具有宗教性。

 

  神秘家比肯曾经遇见过一件事:

 

  某个晚上,他正在发表演说,其中一个听众亚索,坐在第一排睡着了。比肯对他说:「亚索,你睡着了吗?」

 

  亚索睁开眼睛回答:「没有……尊者,绝对没有。」过了一会儿,他再度睡着。

 

  比肯又问他:「亚索你睡着了吗?」

 

  他还是一样的回答:「没有……尊者,绝对没有。」一个在酣睡中的人什么时候说过实话?即使他想要说,又怎么能办到?

 

  睡意再次来袭,但是这次比肯问的确实令众人吃惊,它具有许多意义,每个人都应该问自己这个问题;光是这个问题,就已经是所有玄学的根基。

 

  他大声问道:「亚索,你还活着吗?」亚索肯定是睡着了,在他昏睡中,他一定觉得这又是同样的问题,在昏睡之中,「睡着」和「活着」这两个字听起来一定很类似!

 

  他揉揉眼睛,回答:「没有……尊者,绝对没有。」由于疏忽,他不小心说出了正确答案。

 

  有些昏睡的人如同死了一般。在死亡、没有觉知的生命以及维持现状的惰性之间,有什么可能的差异性存在?只有觉醒才算是活着,除非我们在觉知与智慧中醒悟,不然我们不算是活着。

 

  想达成生命的人将必须放掉昏睡与无意识。大体上我们都是昏睡的,而且所有情感、思想及行动都是无意识的;我们做这些仿佛是别人叫我们做的,如同我们在深度催眠中做这些。觉醒意味着你的身体和头脑不做任何无意识的事,无论做什么,都带着全然的觉知与警觉去完成;当这情况发生,不可能有坏事,而好事会自然地出现。

 

摘自:奥修 《梦幻泡影》 22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Dr9YTnW2dRpdHbW4-sdqlQ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