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31 08:37:53)

 

 

天父说:

 

当《天堂来信》出现在你面前时,你永远想不到它会带给你什么。《天堂来信》可以说任何人都可触及,就像碰触“我的心”,将“我心”轻轻摘走。不用强扭,它像熟透的梅子,会坠落你手中。

 

可以想像《天堂来信》的数量是无限的,序号不断完全不用保存,但任何时候都会有,没有两封重样的,且各自携带自身的共鸣。

 

某种意义上说,每封《天堂来信》都是一颗钻石的种子,被吹拂到四面八方。

 

这些种子会自行集合,分散,再汇集。

 

每封《天堂来信》即是偶然的巧合,也可以说是如期而至。

 

这个世界上无数调谐的心灵和灵魂可以听到“我”,每个人以他们自身的风格,从我的信息中摘取某个独特的部分,记录下来或传播出去。

 

《天堂来信》如日出日落的太阳般生生不息,每一封都独立成文。然而谁能准确的说《天堂来信》是怎么来的?你知道是我给的。

 

每封《天堂来信》都持有一个模式。每一封都是新的,且日久弥新,烘托出一个主题。《天堂来信》无法靠存储去留存。它们有它自身的语言,不是言语上,是超越言语的。它们是“真空妙有”。是“随风的信函”。

 

它们是被编码,不是被制造出来的。它们被聆听,被见证。被标记,封存和送达。它们是永恒的,流动的,任何人无法抓住它。《天堂来信》不会留在我手心里。它们不是凹凸的字体,而是像爱一样流动在宇宙间,令人沉浸其中。

 

《天堂来信》是一种振动,是瞬间,短暂的。它们自行成文。无法被决定,自然呈现。它们是片刻的一个创造,然后从哪里来再回到哪里去。它们的呈现,不增不减。它们是要领悟的一份喜悦,即使肉眼不得见。

 

它像一次轻轻的推动,然后从视线中消失,像从未见过。说看见是一种夸张。不管怎么说,《天堂来信》是可追溯的。它们是一种精髓,如此通透,不会完全的出现或完全的消失,但每个精髓都好比一朵“生命之花”的芳香,象征生命全部的气息。

 

《天堂来信》叩响你的灵魂。它们碰触你,在只可轻微碰触的时候大胆的迎向你。

 

《天堂来信》并未界定空间。它们划过你的视线。你的眼睛看不到,耳朵也听不见,但《天堂来信》会像自然元素般被看到和听到,供你去接收。那是种隐隐的感觉。它们无形无相,但引发时会显现,每次的同步,看似相同又不同,即是完整又从不完整,它们是超越至深真理的信仰之源,可又让你说不太清楚,但不管怎么说,它们是能辨别出来的。因为有些重要的,有意义的东西在那里。

 

《天堂来信》来自“我的意志”,但又不带任何“意志”。它们就像海上瞬间的浪花,又像时而喷洒水柱的鲸鱼,在海面时隐时现。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how-do-heavenletters-get-here.html

传导:Gloria Wendroff 发布于2017825

翻译:天堂竖琴   http://blog.sina.com.cn/u/1554109041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