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9

 

不可思議,原來文字也有性別之分。1983年,在湖南江永發現「女書」的消息震驚了世界,海內外專家學者紛紛前來考察。專家指,「女書」是一種獨特的文化「化石」,是目前發現的世界上唯一一種專供女性使用的文字,充滿了神秘色彩。

 

女書是女人的聖經

 

據傳,關於「女書」的文字記載,最早能見到的是清朝咸豐年間發行的「雕母錢」。該錢背面用「女書」字元鑄印有「天下婦女」、「姊妹一家」字樣。

 

根據各方資料,有人認為「「女書」源於明末清初,有人說它源於宋朝,有人說它形成於秦始皇統一中國文字後,還有人認為女書是一種與甲骨文有密切關係的商代古文字的變種。但迄今為止仍未曾達成一致意見。

 

女書從歷史的塵埃裡被發掘出來以後,引起了世界各國的高度重視。法國女學者芭芭拉說:「女書是女人的聖經,真想不到在地球上某個角落還有一種供婦女使用的文字。」

 

美國著名學者哈里•諾曼說:「這是世界最令人驚奇的發現之一。」美國一位女學者為此到中國湖南永州農村住了半年多,專門學習女書文字。

 

日本成立了女書學習小組;加拿大、美國、法國、一些博士生紛紛選擇「女書」做研究論文。

 

「女書」是目前發現的世界上唯一一種專供女性使用的文字。(網絡圖片


女書傳女不傳男

 

為什麼會有女書這樣一種神奇的文字存在呢?據說在古代,女子不可上私塾,有些地方甚至連讀書識字都不可以。後來,永州當地的女性就發明了女書,作為姊妹妯娌之間的交流之用。通常是用刺繡、刻劃、戳印、書寫於紙扇巾帕中以互通心跡,訴說衷腸。

 

女書的文體多為七字韻文,以寫婚姻家庭、社會交往、幽怨私情、鄉里逸聞、歌謠謎語等為主。

 

女書文字的學習和傳授,一般是在家庭和婦女之間代代相傳,傳女不傳男。姑娘懂事時,母親和祖母便開始教她認女書文字。

 

學了一些女書以後,姑娘便跟自己的小夥伴們一起認,一起唱。為了結交更多的姐妹,就動手用女書寫結交書和通信,就這樣,女書由上輩傳下輩,女人傳女人,一代一代傳下來。

 

 

 1983年,在湖南江永發現「女書」的消息震驚了世界。(網絡圖片)

 

女書為什麼產生在中國湖南江永一帶呢?這和當地獨特的社會環境有關。這裡盛行出嫁姑娘不落夫家的習俗,男女不能自由交往。婚前,姑娘被嚴鎖在閨房裡,不讓與男性交往。婚後,仍不能與丈夫真正組織家庭,只能在娘家與女性夥伴一起紡紗織布。

 

因而當地女子對娘家女性夥伴的感情,遠遠超過對丈夫的感情。「姐妹面前不講假話,丈夫面前不講真話。」這樣一個與男性社會隔絕的女性社會,便是女書產生的社會背景。

 

女人用女書表達感情,一般都迴避著男人。女孩子們常常聚在自己的閨房中書寫女書;中年婦女一邊紡紗織布,一邊閱讀紙上、扇上的女書。年老的寡婦借女書寄託對故去丈夫的苦思,而未出嫁的姑娘,則通過女書結交更多的姐妹。

 

女書的載記工具

 

傳遞、記載女書的物品有四種,書、紙、扇、巾,稱為女書、女紙、女扇和女巾。女扇是婦女們使用的美麗扇子,扇子上一面工整地繡著女書,另一面畫著優美的山水。

 

女扇是婦女們使用的美麗扇子,扇子上一面工整地繡著女書,另一面畫著優美的山水。(網絡圖片)

 

女巾是婦女們使用的精巧的手巾,手巾上清晰地繡著女書。女巾有綢緞的、布料的,顏色五彩繽紛,十分秀麗。

 

女紙是用來寫女書文字的紙,紙的顏色有紅、有白、有黃,形狀有方塊、長條,一般為草紙、毛邊紙,較大的女紙可摺疊起來收藏、閱讀時再鋪開。

 

女書則是用女書文字寫成的書本,從幾頁到幾十頁都有。所有女書都是手抄本,沒有標點符號,不分段落,不寫書名,也沒有作者、抄寫者和年月日,也沒有封面和封底。

 

 所有女書都是手抄本。(網絡圖片)

 

人死書焚

 

女書歷來傳女不傳男,而且多為陪葬品。當地有「人死書焚」的習俗,年老婦女臨終前,要燒掉自己的女書。這是因為女書包含著許多個人隱情、隱私,不願讓人知道。也有許多女書作品會隨主人死後下葬。還有一些女書一度被認為是「妖書」而燒燬,因此流傳下來的作品並不多見。

 

女書,這一女性文字的唯一「活化石」有力地昭示:在人類歷史中,女人是極其富有創造力的參與者。女書對婦女學、女性文化、民族文化、民俗學、古文字學、語言學、考古學,人類文化學、社會學、文字和哲學的研究都具有不可估量的價值。

 

時至今日,國際間對這種現存的獨一無二的女性文字,這種不可思議的獨特文化現象,已發表過150多篇論文,出版著作20種。200212月,中國誕生了全球第一部「女書」文字和電子詞典。  

 

女書傳女不傳男。(網絡圖片)

 

20021119日,女書國際學術研討會在中國湖南省江永縣隆重舉行。專家一致認為:中國女書不僅是一種極其奇特的女性符號體系,而且是一種活著的產生於母系氏族社會的世界性最古老文種之一。

 

隨著文化的開放,女子已經可以與男子同上學堂,不再是只能以女書來交流,因此使學習女書的人越來越少,女書也逐漸瀕臨滅亡。專家們呼籲,人們應共同來保護和繼承人類這一極其珍貴的文化遺產,希望女書能繼續發展和光大。

 

 (責任編輯:唐穎)

http://www.ntdtv.com/xtr/b5/2017/08/30/a1340050.html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