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每时每刻,除了无梦的睡眠,

谁在看着你生活?

那知道你一切秘密、一切故事,没有一点疏漏,

从不离场、总是临在的是谁?

 

不管你如何变化,它不变化,

不管你如何波动,它不波动,

不管你生、老、病、死,它不生不老不病不死,

它片刻不曾离开你,它是什么?

 

不管你在哪里,它总是在场,

不管你去哪里,它总是出席,

不管你如何难过、受伤、被染,它总是安全、完好,

它是谁?是什么?在你自性里寻找。

 

不管你干什么,它总是看着,

不管在暗室、黑夜或任何独自无人的时刻。

它只是看,只是见,它从不发言,

你可曾碰见过它是谁、是什么?

 

它不是你身外的神明,

也不是西方的上帝、东方的老天爷;

从你“在”,到你“不在”,

它从未离开过。

 

不管你旁边有没有人,

不管你自己注意到还是没注意到,

它在,它一直都在,

它是你生命的清明觉知。

 

它不是你的身份,不是你的身体,

不是你的年龄,不是你的性别,

它不是你认为的任何的你,

虽不是你,但从未离开过你。

 

它无缘而照,像太阳一样,

照耀万有是它的本职工作;

它无因而照,像镜子一样,

虽照出万有而不见其踪影。

 

它一生只是照,

照就是它的用,它的用就是照。

此“照”没有体形,但并不是没有照;

虽有“照”用,但不在任何缘里。

 

生命的觉知,那明镜一样的照,

生命的觉知,那太阳一样的照,

这历历分明,时时的照,处处的知,

明明显露于你生命,却又似隐藏于你生命。

 

这个照不用你修,

这个知不用你造,

天生的摩尼,无与伦比的妙宝,

它与你完全没有距离,你一生都携带着它生活。

 

不管在哪里,谁在看着你生活?

不管你是谁,谁在知晓着你的一切?

不管你如何变,是谁从未变过?

发现它,卢舍那佛醒来。

 

不管你知道不知道,佛光一直在普照。

这无光之光,这无相之光,

这智光,这比日月还光明的光,

这佛眼,这自性的长明灯……

 

不管黑夜还是白天,不管你悲伤还是快乐,

不管你混得好还是混得差……

一生一世,每时每刻每处,谁在看着你生活?

认出它,在佛光里醒来,醒来在佛光里。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