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将面对的,是当今世界中,拥有最强烈信念的一群人。

 

保守而言,他们和主流社会格格不入,并且有着不一样的社会动机。

 

世界在发展,文明在进步,然而他们依然被深埋地底,或者说处在新时代文化的边缘。他们有时候被模糊地提到或者美化,但都没有受到重视,他们是真实存在的一个次文化群体,他们相信自己并不属于地球,他们是外星人!

 

现今至少有一亿外星人生活在地球上,大多数被我们称为沉睡的流浪者。

 

我必须要让你们明白,我说的不是什么 UFO 绑架或者其他某种和地外生物的联系。我要说的是一群每天像我们一样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但他们并不属于这里。

 

我用“流浪者”来描述那些外星人灵魂,他们生来就不是地球人,但是忘记了自己是谁,他们的实体被深深地隐藏在躯壳下面。但是渐渐地,如果他们足够幸运,会被唤醒。

 

他们的数量大致上是这样一个情况:截至一九八一年一月二十八日大约有六千五百万人,这个资讯来自于第十二次通灵交流会,一个被称为 RA 的外星人组织(更多关于 RA 接触的资讯请看附录 3 )。如果我们更深入调查,会发现远不只这个数量。大约二十二年前,大批外星灵魂流入地球,为即将到来的新时代做准备。假如现在重新估算,其数量应该在一亿左右,这大概是整个宇宙中最奇怪的秘密之一了。

 

更奇怪的是,和人类的关系是如此紧密。

 

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另外一种人存在似乎很怪异,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也会经历和普通人类一样的情感,喜悦、悲伤、期待和失望……。他们之中大多数人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的本源,或者只有一点“异乡异客”的模糊感触。我采访的那些人,那些从混沌中清醒过来的人,只不过是外星人大军的冰山一角。

 

大多数外星流浪者从来不会和深层的意识联系,所以我才叫他们沉睡的流浪者。大致上,这本书就是为他们而写。不是写过去的记忆,而是要让他们觉醒,推波助澜,释放外星前世记忆。

 

有一些流浪者因为沉睡得太久,事实上已经对外星人的存在持怀疑和不信任的态度。在经过许多个世纪的漂泊之后,他们已经被现实生活蒙蔽了双眼,对大胆充满想像的言论很排斥,于是“慈悲的外星灵魂来到地球帮助我们度过危难”这种说法,就显得极端荒谬。如果你发现自己对 UFO 或者外星人很着迷,但是又非常怀疑,那么你就有可能是“怀疑论流浪者”。

 

那么,我们怎么辨别这些“隐藏的流浪者”呢?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这些穿着人皮来到地球上,却忘了自己是谁以及如何来到这里的外星人。

 

在一九八一年一月的通灵会上,当唐.艾尔金斯( Don Elkins )问 RA ,流浪者们通常会面临哪些问题时,对方回应道:

 

一般来说,他们会遭遇一些障碍、困境和错乱感。其中最常见的是错乱,也最严重。它会导致人格障碍,无法与行星形成共振,百病交织,不得不尽力去和行星振动相协调。

 

其中涵盖的意义很广泛。当然不是所有的精神病人、长期卧病在床的人或者得花粉病的人都是外星 E.T. ,但至少有一部分是。我相信,精神失常的根本原因不是“来自地外”,而可能是外星人努力和地球的振动频率保持一致的结果。我要说:毫无疑问,一些所谓的发狂和长期的精神疾病,事实上是他们和这个世界斗争的直接反应。在这个世界里,他们的存在被拒绝和嘲弄,或者被认为是疯子。

 

有多少人有强烈的挥之不去的错乱感?有多少人觉得自己的生活应该与众不同却毫无起色?有多少人被长期过敏或其他因无法适应物理环境而引起的疾病困扰?大概数百万吧,或许一亿?

 

在得出任何结论之前,我想要澄清一下,我从来没说过,所有人都是外星人。我只是提到了一个医学理论。精神错乱是个纯粹得不能再纯粹的心理学问题,人格障碍是童年创伤引起的,没错,但这只是其中一种看法罢了,而且是传统看法。我们可以换个方式来看待这些问题,而且我相信对有些人来说,这种方式更合适。

 

还有可能会让他们获得新生。

 

没错,心理学毫无疑问是一项很有用的工具,能够帮助人们理解自我,学会释放消极情感。我很重视在研读心理谘询硕士的过程中学到的沟通技巧,那些是我在佛教寺院里所学不到的。各种治疗方法,无论是对人类还是外星人,无论是个体、夫妻或者家庭,都是一种有效的改善健康状态的方式。但是现代心理学却无法将所有事都解释清楚。

 

当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学家认为自己的思考模式,非常西方化的思考模式,是唯一的标准,问题就出现了。他们相信人类的反应是从头部到脚趾;生和死是对立面;基因和后天环境是塑造人格的决定因素。不幸的是,这种模式有很大局限。这也就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临床治疗专家花大量时间想要把麦田圈、 E.T. 遗迹、外星人绑架、超自然力量、心灵感应与灵魂出窍和心理学扯上关系。

 

我不得不说,专家们花大批时间用心理学来解释超自然体验是很荒谬的。他们的观点包括:身体创伤和明显由辐射引起的作呕(因为被绑架)不过是“潜意识的遗漏( leakage )”;数目繁多的几何形状的怪圈是某人的玩笑或者“局部风暴”造成的;至于灵魂出窍,那再明显不过了,一定是生来就有“幻想倾向”的人产生的错觉。有关这些学说的著作提出了类似“创伤后压力症候群”或者“睡眠瘫痪症”的观点,这两种观点在最近的新闻中引起了大量的关注。我在后面的章节中会讨论这个问题,现在我要强调的是无论心理学的定义是否准确,它都只是从一个角度在看问题。但切入点显然不只一个。

 

人类的抗拒心理和对未知的恐惧是很强烈的,并且都隐藏在面具之后。但有一天当他们看到这些“心理学家”和研究者非一般的,西方化的结论时,一定会欣然接受。

 

因为理性的唯物主义有太多缺陷,而这恰恰又是西方乃至全球文化的根基。当专家们仓促地用心理学解释所有神秘和异常事件时,我们又怎么会感到惊讶?

 

为了避免你认为外星人灵魂只在社会边缘徘徊,我要让你记住这样一个事实:几次通灵都显示班杰明.富兰克林( Benjamin Franklin )和汤玛斯.杰弗逊( Thomas Jefferson )都是流浪者,他们化身人形,领导新生的美利坚合众国。我相信,无论他们有没有意识到自己隐藏的个性,许多外星人都已经处在世界各地的重要岗位上。他们之中有一些致力于维护世界和平、正义、经济平等和保护环境;其他的许多进入医药行业为其他人服务,和处在心理学、教育和公民维权领域的人一样。他们出现在任何可能的地方,为改善人类的生活状况而努力。他们中的极少数已经发现了自己的精神特质,但很多人依然处在懵懂中。

 

《一亿E.T.:外星人蜂拥而至,与我们一起体验地球扬升蜕变的伟大时代》

 

摘自: 《一亿E.T.:外星人蜂拥而至,与我们一起体验地球扬升蜕变的伟大时代》第一章 起源

From Elsewhere: Being E.T. in America

作者: 史考特.曼德尔克

原文作者:Scott Mandelker

译者:苏林

出版社:一中心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7/06/07

语言:繁体中文

ISBN9789869443982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e1671a00102xkuf.html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