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er explorer 新人类扬升意识

2020-06-02

 

 

Y:Yachak   S:students

 

S :在家打坐的时候,我会放一些西藏的颂钵,通过借助那种声音让自己进入地更深一点,而在这里,我会觉得很容易受到干扰。我总是要借外缘的帮助来让自己静下来。

 

Y 正是因为你总是要借助那些声音,反而你就很容易依赖声音。所以一旦这个声音的频率变了,你就无法适应了。其实我是不建议去听那些引导的音乐。一般那些只是作为一个体验,比如你不知道什么叫静心,静心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什么样的状态,刚开始我们可以去听一下,让我们的身心得到放松。我称这个叫静心,放松头脑,但它不是真正的冥想。这种情况是很容易受干扰的。因为一旦你喜欢上这种引导性的音乐,你就会迷恋它。一旦你形成了某种依赖,当这个依赖没有了,你就马上没有那种状态了。其实我们的冥想的最终目的就是靠我们自己去找到那个静心的状态,不是靠一个外在的引导,因为那些是不稳定的。

 

我们真正的静心是要超越感官,六根和六尘要脱离关系。就好像我耳朵在听,但是我跟这个声音没有关系,没有连接;我好像在思想,但是我跟这个思想没有关系,这就是根尘脱落。根在我们这里,尘在外面。就是要把我们所有向外投射的能量收回来,这就是真正的静心。当我们的能量向外投射的时候,我们不是在静心,是在跟能量纠缠。你听到好的声音觉得好享受,好舒服,其实在这种情况下你是在跟它纠缠。你在享受它,同时你也在消耗能量。但是如果你不跟它纠缠,不管是好听的声音,还是不好听的声音,把它们当作平等的。它们都只是声音,声音都是一种振动,那这些振动有什么关系呢?所有的万事万物都是振动。假如你能感受到万事万物都是振动,那外在的现象就会失去意义。不管是外在的说话声,还是机器的声音,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过去有些禅师打坐专门找吵闹的地方去坐,他刚开始也是觉得很吵,慢慢他就不太去注意这个声音了,根尘就脱落了。所听和能听之间就脱落了。脱落以后,这个声音对他来说,吵与不吵都没有分别,就没有一个吵的概念在,我们所谓的吵和不吵都是一个概念,一个意识上的认同。当我们不认同的时候,概念消失了。那还有什么吵和不吵之分呢?当你没有吵,那相对的那一面不吵也消失了。就是动和静都消失了,那你就真正达到定的状态。

 

定其实并不是一个安静的状态,我们的定是超越动和静的。你在这里坐得很静,但是这种静是相对于你平时的那种动的状态而存在的。但是当你感觉我不是动,也不是静,你就是在定当中。你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动,什么叫静了。你在定当中,感官已经全部收回来了,全部回到源头。平时你的感官都是向外发射的,所以你的能量在不断地消耗。你一看到一个东西,你的能量就投射出去,一听到一个东西,你的能量又投射出去,那你的能量怎么不消耗呢?你怎么回到你的源头呢?所以我们就要把能量全部收回来,听而不听,看而不看,想而不想,根和尘就没有连接,那我们就回到源头了。回到源头你会发现,原来我一直在定里面。我的源头它一直都是定的,那它一直都是定的,那它还需要一个定的东西吗?不需要了。

 

S :专注和冥想是不是状态非常像?

 

Y 确实很像。但是一般的专注是有个对象,它是往外的,它的能量是专注在一个地方的。集中他所有的能量专注于目前的工作,所以他就赋予了那个事物能量,它能够创造东西出来。比如在画画的时候,他用他的能量创造一幅画出来。但是专注和冥想的不同在于冥想是在吸收能量,但是没有去创造。因为没有创造,能量就没有消耗。能量没有消耗就会变得越来越强大,强大到一定程度它就会把你的身体气脉全部冲开,让你意识到能量层面的存在。所以冥想是专注于去聚拢这个能量,不是专注于去创造一个东西。冥想最终是要去创造它的一个最伟大的潜力——一个全新的“我是”,不同于物质层面的我。这才是它的最终作品。所以可能一幅画、一幅作品创造出来很伟大,流传一两千年,但是相对于创造出新的“我”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因为再伟大的作品有一天也会消失,但是一旦你创造出全新的“我是”之意识,它就永远不同了,永恒就出现了。

 

S: 我们不管意识不意识,证悟不证悟,我们不都是永生的吗?

 

Y 问题是你自己意识不到,你意识不到你永生。光靠相信没有用的,你身体死亡以后你什么都意识不到。并不是说你的身体死亡你马上就回到你的大我,不是的,你还是被今生的业力捆绑,去到天堂、去到地狱,你还是把这些记忆认同为你。因为你没有认出你的大我。假如你认出大我的话,你就知道原来这些东西都是假的,没有存在过。你只是知道是没有用的,不能摆脱痛苦、生死。

 

S :所以我们就要尽早地、更久地处在三摩地里是吗?

 

Y 这个证悟,它不仅仅是三摩地的问题。它包括我们怎么正确地认识自己,认识这个大我。你首先要对它有一些理论上的认识。有了理论后,再去体验。有了体验,你就会想办法去永久地获得它,永久地活在它里面。这个过程就是证悟。你要永久地活在它里面,你就要能持续地处在一种三摩地的状态。你在三摩地里面,你是没有身体的,你也感觉不到你的心,你的头脑也消失了。在这种状态下,你消失了,那个大我就出现了。不是说要创造一个大我,你本来就是大我。但是因为你身体的存在,你意识不到你的大我,所以你必须通过三摩地,让你的身体完全处于消失的状态,大我就出现了。一旦你认出这个大我,你就跟它融合了。你的心跟它融入在一起,这时候,你就活在你的大我里面。然后你在大我里面,你再回头看你这个身体,你就知道,这个身体不代表我,身体是我的一件外套。那你就真正知道,整个旅行、冒险是怎样一回事,它真正要完成的是什么。它不是在创造一个新的东西,它仅仅就是你原来拥有的东西自然而然地出现了,仅此而已。遮住我们大我的面纱就是我们自己。我们的大我也不在外在可以找得到,它本来就在我们内在,我们本来就是这个大我。

 

S :我很想挑战一下自己,就是坐不住的时候,想寻求突破,但是不知道从哪里用力?感觉很空,用不上劲。

 

Y 有能量以后你才能去挑战,你没有能量的话,你整个身体都是空的,就没有办法去坚持。你必须经历这样一个过程:从阴到阳。问题就出在你还处在阴的时候就坚持不住了,你没有转换到阳的过程。其实我们真正转化到阳以后才有能量,这时候就可以利用这个能量继续提升上去,你能量多的时候,你就坐得好。精神越好,觉知力就越强,身体也不会不舒服。所以你要明白,你沉下去的时候一定要克制住那种睡意,保持住觉知意识。克制不住的话,就不能进去了,只能到此为止。这也是个人意志力的问题。人都有习气,财色名食睡,这五盖把我们的灵性盖住了,所以没有什么定力。

 

S :我好像每天打坐达到能量饱满的点差不多就是一个多小时,达到饱满以后,就开始散乱了,没有安住在那里。就很难回到那个状态了,头脑杂念也出来了。

 

Y 你已经能够从阴转化到阳,但是到阳以后,你就不知道要怎么做了。到阳以后,你要试图去平衡这个能量。所谓平衡就是说不要太紧,也不要太松。太紧你压力就大容易紧张,太松你就泄气了,杂念就不能控制。你恢复到有精神的时候应该尽量避免身心的活动,头脑一定要控制住,身体尽量减少活动,尽可能安住在一个平稳的状态。因为这时候如果你不平稳的话,能量就没有办法继续累积,没有办法深入到你的内在。这个能量就像滚雪球一样,你要让它慢慢越滚越大,但是在滚的当中,你一定要把身心平衡到一个最佳的状态。你不能觉得精神饱满了就完成任务了,其实这只是刚刚开始,前面都是在准备,前面的准备只是为了让你有一个适合的能量状态。头脑清醒过来的时候,你就要想办法调整到一个最佳的状态。你要把自己看成一个大师,想象你是一个大师坐在这里,非常平稳,但是又没有吃力的感觉,非常放松,他好像在享受一个旅程,没有杂念,在这种状态下,他就能够去感受那个能量的律动,这个能量就会把他带到很深的地方。这时候就可以开始向内在探索。

 

S :昏沉的状态来的时候我应该睁开眼清醒一下,还是去感受那个昏沉?我一感受昏沉就睡着了。

 

Y 不是去感受昏沉,其实这种状态下我们要找一个点,那个点是什么呢?比如说你每天睡觉,快要睡着之前,有那么一两秒,在那一两秒你感觉你快要睡着,但是你的意识还是在的,那时候你的头脑活动和身体活动快要消失了,或者已经消失,但是意识还没有消失,那就是说,你要找的那个点就是那个意识,就是你的身体想睡觉了,你可以让它休息,但是你的意识不能消失,一旦你的意识消失了,你就真的睡着了。其实当你快要进入睡眠前的一两秒,你是非常清醒的。因为在前面阶段,在睡着之前你是有头脑活动的,可能你在想一些事情,冒出一些记忆,或者有些感觉,其实是头脑的活动。但是当你快要进入睡着之前一两秒,你的头脑停止了,这就是为什么你会感觉突然意识变得很清醒的原因。但是过了一两秒,那个清醒的意识马上就消失了,睡着了。它为什么会清醒呢?因为你要睡着,你的头脑活动必须停止,那在停止的时候,你会发现有个意识,就是你的觉知,跟你的头脑是不同的,完全不同。那假如你的头脑等于觉知,你应该头脑停止以后,觉知也会消失。但是情况是,你的头脑停止了,那个觉知突然就出来了,那说明觉知和头脑是不同的两个概念。

 

所以,你打坐的时候,如果你不想睡着,你一定要去找那个觉知,找那个清醒的点。你虽然感觉头脑很昏沉,身体也很虚,想睡着,但是你找头脑里面有个点,它是不动的,它是不会睡着的那个点,找到它。当那个点出现的时候,你就抓住它,安住在那个状态里,这样你就永远不会睡着。如果你找不到那个点,你就会睡着。你刚才说去感觉头脑的昏沉时还是会睡着,因为你去感觉头脑的时候,本身就是头脑的一个行为,这本身就在头脑里面,所以你怎么可能不睡着你只要守住觉知,你会感觉你和身体是脱离的。你的意识已经不再在身体层面了。

 

S :我们在做阴阳的转换,越修到后面,是不是不需要等待,就没有那个转换过程,马上就是阳的状态?

 

Y 是的。如果你身体的阳气修出来了,那转换就很快,这时候是你内在这个身体的阳气在释放。如果你阳气够的话,你一坐下来那个阳气马上就释放出来,但是你不坐的时候,它可能就收起来,一坐它又释放,这时候你会感觉你的能量很强大。我们的脉轮就是专门吸收能量的。所以你们根本就想象不到,一个小小的身体,它能够把整个宇宙都装到里面去,所以一个人修到宇宙身,涅槃身的时候,他可以把整个宇宙都包含在自己内在,就在这个身体里面。

 

其实我们内在就有一个小宇宙,关键是我们现在这个小宇宙是没有能量的,因为它和外在的宇宙还没有连接上,还没有一种能量的传输,所以它只是一种潜在的能力。我们必须通过修行把这种能力唤醒。当内在的宇宙和外在的宇宙产生一种连接的时候,那就等于它这个内在宇宙慢慢变成和外在宇宙一样,拥有无穷的能量。所以我们练这个阴阳,练炁,我们是会有感觉的,我们会感觉这个阴的状态会越来越少,不容易睡着,不容易昏沉,另外我们也会注意到在不同的天气,不同的节气的时候也会有所不同。比如说我们在夏天会感觉能量比较充足一点,不容易睡着,到冬天会感觉阴气重,这个阴阳转换的时间过程就会相对要长,但是也看你修行层次。如果你达到比较高的层次,就是说气脉、脉轮很有能量的时候,你是不会受到外在气候影响的,不管在什么时候,只要你能坐下来入定,那这个能量就会释放出来。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