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1

 

 

 

Q打记事起,爸爸就总说:“你要是男孩就好了,如果你是男孩子,我什么都给你买。”

 

从小,衣服鞋子我都是穿姐姐剩的。不知道是因为不想穿姐姐的旧衣服,还是因为爸爸的心愿,我一直喜欢男款或中性服饰,一直沉浸在“我要是男孩就好了”的怪圈里。

 

178岁的时候,有个女孩跟我表白了(平时我的性格就不太喜欢拒绝别人),就这样初恋是跟同性。我本来是被动的,潜意识里也觉得这样不对、不好,可也不知道怎么拒绝对方,直到一年后她谈了男朋友结婚,我突然觉得解脱了,至少没伤害她。

 

可是从那以后,我觉得我性取向有问题,喜欢女孩。后来我主动又和一个女孩恋爱了。恋爱后,又觉得这样不对、不好,害怕耽误这么好的姑娘,我又主动提出了分手。

 

我只要跟男孩聊聊,很快就成了哥们。女孩的特征在我身上有负担,有时想做变性,可也渴望像其她女孩一样穿裙子美美的。我想请教一下,这样的情况,我有办法变正常吗?还是我真的性取向有问题?请回信,谢谢!

 

A亲爱的朋友,感谢你的来信与表达。很高兴可以与你探讨这个话题。在我自己的成长过程中,也曾好奇、了解过“同性恋”话题。

 

首先,我想与你分享,我在赛斯书《心灵的本质》里了解到的一些角度。从心灵的角度而言,我们的心灵既是男性也是女性。我们每一个人同时具备男性品质与女性品质,而像“爱、力量、同情、智慧和想象力”这些人类的伟大品质,是大家共同拥有,并不只专属于男性或女性。从这个角度看,没有绝对的同性恋、异性恋,有的只是爱,以及两个人内在品质的交流与吸引。

 

另外,如果从生物性(身体性别)角度来说,不论是定义为同性恋、异性恋或双性恋,这些爱恋都是非常自然的。每一种性取向都是没有问题的。如书中提到:“女同性恋、男同性恋与异性恋都是人的双性本质之合理表现。”所以,我想首先与你分享:“不论我们是哪一种性取向,都是没有问题的,没有什么不对或不好。”

 

你跟女孩谈恋爱,是没有问题的;你跟男孩聊聊就成哥们,是没有问题的;你喜欢男款或中性服饰,或者渴望像其她女孩那样穿裙子,都是没有问题的......

 

我们完全可以带着以上提到的这种“自然而且没有问题”的眼光,来进一步了解“本来的/真实的自己”。从来信中,你提到了诸如“觉得有问题、觉得这样不对、不好”这类自我评判。我想,这种评判或多或少是从原生家庭自小对自己的性别态度或者从外界学习而来的,不见得这些评判一定就是对的,或者是符合自己的真实状况。因此,树洞支持你,借由在成长过程中,体验到这些“性别与性向”的经历来了解自己,逐渐发现与拨开属于他人的眼光与观念,回来看见“本来的自己”。

 

当我们暂时放下自我评判,放下他人的眼光,回来觉察心中的感觉、身体的感觉时,我想我们会了解到,在亲密关系的互动中,自己是喜欢靠近同性,或是喜欢靠近异性,或是都喜欢,或是喜欢的比重分别有多少。我们每一个人都在爱与成长的过程中来更多地认识自己。因此,这些都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我在想,你也并没有耽误那位姑娘,她愿意靠近你,或多或少也有她的需要与原因,毕竟,亲密关系是两个人的共同选择。

 

最后,我在想,什么才是“正常”?这可能要看看我们用了哪套标准来定义、衡量“正常”或者衡量自己?如果我们“扭曲,压抑”了自己真实的样子与需要,来符合他人标准下的“正常”,这种正常,是你所喜欢的吗?

 

我曾经透过好奇“同性恋”这个话题来了解到自己的一些情感需要、爱情观以及对一些事情的看法。我曾经也觉得自己对某些事情的看法“很奇怪、不正常”,哈哈。但后来当我越来越回来了解自己,当我愿意接受自己的“正常与不正常”的时候,我反而觉得心情轻松,豁然开朗。

 

我们自己真实的样子是怎样的,我们自己会最清楚。树洞支持你借由自己的经历来了解自己,接受自己,活出自己。祝福你!

 

天天

 

 

 

 ☞《我能成为我自己,真是太棒了! | 谈“自我肯定”》

 

赛斯哲学体系有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接受你的个人性,肯定你的个人性。身为一个人类,你不需要成为一个“完美的人”。

 

你没有必要改正你所有的缺点,你没有必要成为一个“应该是怎样”的人。因为“应该”代表你不够好,你不能肯定当下的自己。

 

唯有你放掉那些“应该”,你才能肯定当下的自己和喜欢自己。在你想成为更好的自己之前,你要先肯定与喜欢现在的自己。

 

无论你现在是一个怎样的人,赛斯哲学体系提到,你要对现在的自己Say Yes

 

赛斯哲学体系讲的“肯定”,不是指从过去到现在你做对什么事,而是要连你的“缺点”、你的好恶,都要肯定与接纳。

 

——摘自 | 许医师讲座《“活着”是必要的学习历程》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