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在太阳、月亮、星星、湖水之类的镜面上,我的哪个孩子不是我的镜像?你们中的哪一个比我说的你之所是少了一毫一厘?一个都没有。如果你那样想,你就是装佯。

你或许认为你这是谦虚。难道你认为你就该矮化自己,让自己比你之所是差一点?指证你渺小看似对你很重要,这到底是为什么?这种虚假的谦卑是一种吸引你关注小我的自负行为,或许还让你热泪盈眶。醒醒吧。

注意了,如果我说你受造于辉煌,就点点头,说,是的,父,没准你就醍醐灌顶了。你不需刻意去获取那种高大上的谦恭,谦卑不应该弱化你一丝一毫。

而且,你为何要称呼我为梦想家或者天方夜谭里的纺纱工,或者一个伪造者或者某类骗子,我使劲来蒙蔽你?为什么?我是你听过的最直接的宣讲家。如果你不能给我一张信任票,那至少让你的耳朵听我几分钟。

如果我对你错,怎么办?为何面对你犯下的一切错误,你一筹莫展呢?朝自己扔垃圾可不是个好主意。

我,地球和天堂之主,坚定地对你说:拜托,我所讲道理的矛盾之处是什么?如果我前言不搭后语,你说则毫无意义。

如果你对军队里的长官能说一句是的,先生,摸着良心说,为何你就不能对我说一句是的,父

为何你指责自己还这般泰然?

我没有任何理由来愚弄你或者引你入歧途。如果你不想忘却我,还是来信任我吧。当然,你会一点一点接受我的话,但为何找我之前还要耽搁那么久呢?用你的双眼看着我,用你的耳朵听着我,不要一叶障目。

为何要与我保持距离,还以此为傲?你可以聚焦于我,与我之心对齐的时候,为何要让生活如此艰难?

我告诉你,你就是爱,我爱你,但你的眼神却又闪着疑惑,也许,你技高一筹吧。让你接受我讲给你的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这么难呀?我讲给你的是最质朴的道理。

你如此威猛,你应能让自己相信你比我搞得更明白。你不高估自己的时候,你更会坚定地认为你比我知晓更多。无疑,你没想对,你想岔了。

质疑我,这还算不上是小聪明,说是愚蠢可能更合适些。耍小聪明,你可能会展示出你压宝给自己而不是压给我的愚蠢。你抗拒自己的价值,自诩你的匹夫之勇。你不遗余力贬抑自己的时候,你还自豪于你的勇猛。

你是大师,我的孩子。不要以谦逊的名义贬低自己,谦逊多数时候还有个骄傲的名字。服务于我,而不是奴役于其他,毕竟,自负会遮闭你的眼睛。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the-simple-truth.html-0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