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1

 

 

问题:在一个非常亲密的关系里,当其中一个“扮演”那个很好的,有了解性的、镇定的、放松的人,那只会令另外那个变得紧张、神经质,而且生气。请你解释。

 

奥修( OSHO ):

 

是的,某种平衡总是发生在关系当中。如果其中之一扮演得非常镇定、安静、冷淡,另外一个将必须去做所有其它那些生气、唠叨、悲惨和抗争等工作。

 

就在前几天,哈利问了一个问题:“苏格拉底为什么要一直跟这个唠叨的女人仙西蓓住在一起?”

 

这个问题跟刚刚那个问题是相关的,因为他也是跟一个唠叨的女人克里虚纳住在一起。但是要记住,苏格拉底应该负责任。他扮演得太冷淡、太哲学化了。仙西蓓并没有像她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差。

 

如果你洞察她的心理,她是一个哲学家的牺牲者。她必须做所有的工作,她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克里虚纳的情形也是一样!克里虚纳告诉我说:“奥修,你认为这个哈利一个圣人吗?他不是!他只是假装是!现在,如果克里虚纳变成一个仙西蓓,哈利也要负责任。并不是她要单独负责。”

 

有一种平衡。每当两个人在一起,就会有一种平衡发生。不要太冷淡,有则另外一方将会变得比需要的更热。

 

不要试图去扮演好像天堂一样,否则另外一方将会变成好像地狱。

 

要很自然、要很正常。有时候生气是好的,有时候悲伤是好的,有时候要如地狱一般,有时候要如天堂一般。

 

然后双方都保持自然,双方都保持正常。一个正常的关系是一个“地狱--天堂”的关系。当一个人假装是--天堂的,或是地狱的,那么另外一方就只能扮演相反的角色。

 

这一点必须被了解,这是世界上最大的问题之一。

 

我听说……

 

从前有一个阿拉伯的医生和哲学家,他的名字叫做阿维西纳,他闻知阿贝尔哈珊在灵性上的名气,就去到位于卡加尼的师父家中拜访他。那个时候师父刚好不在家,他应太太的要求去附近的丛林取一些烧火的树枝。

 

当阿维西纳问他的太太说师父去那里,她很热地回答说,你为何想见那个疯子和骗子?你跟他有什么关系,她继续一直批评和贬那个师父,以及藐视他灵性上的地位。

 

阿维西纳觉得很困惑。她所说的跟他以前所听到的互相矛盾,使他觉得不想继续找他。然而,想想他这么老远跑来,就是为了要见师父,所以他最后决定留下来。

 

在走向丛林的途中,他很惊讶地看到师父迎面而来,在他旁边有一只老虎帮他背一大堆树枝。

 

那个哲学家在向他表示敬意之后,问那个师父关于他太太所说的,以及他亲眼看到的情景的意义和差别。

 

师父回答说:“这没什么好惊讶的,这只是劳工的问题,当我在家里背负我太太给我的痛苦重担,来自丛林的老虎就会自动帮我背负树枝。”

 

苏非的师父是在说:“在存在里面也有一种平衡。”不仅在仙西椿和苏格拉底之间有一种平衡,在这对夫妇梆存在之间也有一种平衡。苏格拉底备受尊敬。他不被太太尊敬,他受太太折磨,但是却被人们所尊敬。

 

这个故事很美。阿贝尔哈珊是在说:“它只是一个劳工的问题,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当我在家里背负我太太给我的痛苦重担,来自丛林的老虎就会自动帮我背负树枝。”

 

永远都要记住,生命只能够存在于平衡之中,它一直都是如此。好女人总是找到坏先生,而好先生总是找到坏女人、坏太太,这种事没有例外,不可能有任何例外。

 

有一个人去到苏格拉底那里问他说:“我想要结婚,我还年轻,你有什么建议?因为我听到很多关于你婚姻生活的故事。对于婚姻,你是最有经验的人,我想得到你的劝告,我应该怎么做?结婚好吗?或者是保持单身比较好?那一种比较快乐?

 

苏格拉底说:“你最好结婚。”

 

那个年轻人说:“你使我感到困惑。”

 

苏格拉底说:“事情很简单,没有什么好困惑的。如果你娶到像我一样的太太,你就会变成一个伟大的哲学家。我必须变成哲学家!这纯粹是需要!为了要生存,我必须变得很镇定、很静心、很宁静,这对我帮助非常大。

 

如果你娶到一位好太太,你将会很快乐,如果你娶到一位坏太太,你将会变成一个哲学家,不管那一种情况,你都会受惠,所以要结婚!”

 

我不认为苏格拉底对仙西倍的行为没有责任,我不认为苏菲师父阿贝尔哈珊对他太太的行为没有责任。

 

那就是为什么在东方有很多真理的追求者都保持单身,这是有原因的。

 

那个原因是,那个基本的原因是并不是说你有了一个太太就不能够达到真理--因为慈悲,因为跟太太生活在一起,如果你变得太静心,你将会摧毁她的存在。

 

她会开始平衡,她会变得很丑陋,她会变得很负向。如果你的表现都很正向,她会变得很负向,那么你就犯了一个不利于她的罪,你将必须为她负责任。

 

多少年代以来,在东方,真理的追求者都保持单身,那只是出自慈悲,为什么要摧毁另外一个人?

 

苏格拉底非常宁静、非常静心,非常潜心于他对真理的追求,因此他太太觉得被忽视了。她想要得到他的注意。

 

我可以了解它的发生,将茶壶的水倒在他身上,她只是在要求他的注意。他一定是太冷淡了;所以她使他有一点热。他一定是没有热情,而她试图在他里面创造出一些热情。如果他能够生气,那么他也能够爱。

 

但是他并没有生气,他使用它作为一个设计:他变得更镇定、更安静。他让那个热水燃烧他的身体,但是他保持是一个观照。

 

这样一定会把他太太逼得更发疯,你怎么能够原谅一个不跳起来;不反击你的先生?如果他有反击他太太,他太太一定会变得比较冷却下来。

 

如果你已经结了婚,最好是保持正常,你对真理的找寻应该是内在的。在你跟太太和跟先生的关系当中,你应该保持是一个正常人,否则你将会犯一个罪:你将会摧毁那个女人或那个男人。

 

当你单独一个人的时候,你静心。有时候,如果需要的话,要生气!把人生当成游戏,扮演你应该扮演的角色。

 

即使有时候它似乎不需要,因为一旦你决定要跟一个女人或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你就有某种责任要履行。有时候你也必须生气,那是你的责任。

 

如果哈利不了解,那么克里虚纳将会变成一个唠叨的女人,而他应该负一半的责任。

 

目前他静心地坐着,静心冥想音乐--就在夜晚的正当时刻!因此克里虚纳吵他、打他。

 

没有一个太太能够忍受这种情况,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忍受说她在那里,活生生的、温暖的、充满爱、想要被拥抱、想要被关心、想要被爱抚,而你竟然坐在那里想音乐!这是不能够被允许的,这太过分了。

 

我对克里虚纳充满同情,所有她想要的是:“到床上来,拥抱我,跟我在一起。你整天一直在想音乐和静心,这已经够了,你也应该有时间放松一下。”

 

如果一个人决定要生活在关系当中,他必须关心不要去摧毁对方,不要过分将对方丢到另一个极端。生命会自己平衡。

 

如果你全部都是正向的,那么对方就会变成全部都是负向的。所以要五十五十,正向和负向两者同时。当两者都有,那么就会有一种很美的关系,就会有一种美升起,就会有伟大的音乐与和谐,他们就变成一个管弦乐队。

 

如果这样的请况没有发生,最好是保持单身,最好是单独一个人生活,至少你不会扰乱到其它任何人。

 

东方是对的,如果你是一个真理的追求者,最好是保持单身。如果你已经处于一个关系当中,然后那个追求真理才开始,那么至少你可以演戏。

 

不需要真的生气,你可以演戏,那就可以了。有时候你可以表现得热一点,至少你可以“秀”一下,这是你欠对方的。

 

有一个故事……克里虚纳和哈利必须去静心冥想它。

 

有一个模特儿,在开车开了很久之后,停在一家汽车旅馆,管理员告诉她说已经没有房间了,但是如果她不介意的话,有一个长椅在一个房间里,她可以使用,假如已经住进那个房间的男人不反对的话。

 

那个模特儿敲了门,告诉那个男人说:“我说,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我们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认识我们,我能不能在你那个长椅上暂睡一会儿

 

“没问题。”他说完之后就又回到床上去睡。

 

过了一会儿之后,那个模特儿把他叫醒,告诉他说:“我说,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我们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认识我们,你介不介意我睡在你那张床的边上?

 

“好!”他说了之后又继续睡。

 

过了一会儿之后,那个模特儿又把他吵醒,告诉他说:“我说,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我们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认识我们,因此我们来个联谊会如何?"

 

那个男人回答说:“我说,如果我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我们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认识我们,那么我们到底要邀请谁来这个联谊会?”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 微信 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