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1

如果有人想控制你,让他控制,为什么不呢?

2

你想不让他控制你吗?那是你在想控制他——你想控制他不控制你——那和他想控制你一回事,你在做你反对的人所做的事儿。

3

你能成熟到你可以让他人控制你吗?

 

(二)

 

1

两架飞机相撞,是因为它们飞行在相同的高度。你能令你的飞机稍高于另一个人的吗?那样,你就能避免相互损伤和消耗的生命交通事故了。

2

自我就是一架飞机或飞机的驾驶者。若你不想发生生命的交通事故,令你的飞机高于他人或低于他人(低于他人已是高于他人),最好你成为无边的虚空——你本来就是廓阔无边的智空,那儿根本没有两架飞机,只有一架。

3

当你有人想控制你,每当你内在生起不想起让他控制的念头时,自我就诞生在那儿。

 

(三)

 

1

如果一个人驾着飞机让你撞击而来,你是躲让他,还是准备和他相撞?

有人想控制你,你反控制,就是你驾着飞机和他直接相撞。你真的愿意那么做吗?认出你亡命之徒的心态。

 

2

心智成熟意味着,当有人想左右你,你让他左右,你看到这一点。你超然在他之上,你满足他的要求,你令他愉快。这就是成熟的爱。

 

3

如果有人想令你杀人或想杀了你呢?嗨,扔掉你的所有灵性知识,搏杀或逃跑吧。在只有两个人的晚上,神智看的清清楚楚。你要做那神智,不失那神智。

 

(四)

 

1

检查自己,有多少时刻,你正在做你不想让人做的事?每一次你和他人交战或冲突的时刻,就是那样的时刻。注意到这一点。

 

2

如果有人想左右你,让他左右,在随着他左右摇晃的时候,体会生命。有人想扩展你的生命,为什么不欣然接受?是什么在阻止你接受别人赠送的礼物?

3

活出别人的人生,从而活出自己的,这正是诸佛抵达极乐世界的途径之一。

 

(五)

 

1

我把一样东西放在这儿,有人说不对,应放在那儿。好,放在那儿,我拿起来放在那儿,有什么问题呢?如果那人继续说,放在那儿也不对,应该放在那儿那儿。好,放在那儿那儿,我拿起来就放,有什么问题呢?

 

2

当别人让你做什么,是你创造了控制的概念,你注意到了吗?你创造了“控制”的概念,接着,你又创造“反控制”,你就是这样陷入一场关于“控制——反控制”的战争中,并让自己成为“受害者”的。

 

3

 

心智清净的人,只是听从简单的指令,你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那里根本没有尊严、命令、控制或非控制的念头等。当你让他做什么,他听见的是上帝的声音,清晰、简单而准确,他愉快的接受,愉快的执行,像勤劳的仆人效劳于威严的圣主。

 

(六)

 

1

一切皆主,唯我是仆,当你有这样的认识和体会,一切将变得不同。你看似在下,实际已抵达高之最高了。

 

2

你想控制我吗?我心甘情愿的把我的自我交给你,我愿意我为你所用,我高兴我对你有用;你想左右我吗?太好了,来让我的身体跟随你的心智,我乐意用我的身体展示你的舞蹈,我乐意用我的嘴巴哼唱你的歌曲。

3

切毋把一个彻底放弃控制的人想成圣人,他只不过是位从山那边走过来的人。头脑是一座山,他只是从那边到了这边。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