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0

 

 

现代研究说头脑会在四个状态下运作着。一般清醒的头脑的运作方式是每秒钟1830赫兹--这是头脑的贝塔(β)状态。你现在正处于那个状态,清醒的,做着你的事。

 

  比这个状态更深入的是阿尔法(α)状态。有时候,你不是活动中的,而是被动的--放松地躺在海滩上、没做任何事、听音乐、祈祷或静心--头脑更少活动了:从每秒钟1830赫兹变成将近每秒钟1418赫兹。你是清醒的,但不是很警觉的。你是清醒的,但静态的。被某种深深的放松感包围着。

 

  所有的静心者都处于这个阿尔法(α)状态,当他们在静心或祈祷。听音乐也会发生。看着树木或广阔的绿林也会发生。没有特别做任何事,只是静静地坐着也会发生。一旦你知道了诀窍,你就能让头脑的运作慢下来,然后思想就不会奔腾着。它们会移动,它们还在,但它们的步调变得很缓慢,仿佛天上的云--事实上,没有去任何地方,只是浮着。这个状态,阿尔法(α),是非常有价值的。

 

  再往下是第三个状态;活动变得更少了。这个状态是西塔(θ):每秒钟814赫兹,这就是你晚上睡觉时的状态,熟睡的。当你喝了酒,正是经历这样的状态。去观察醉汉走路,他正处于这个状态,他在走路,但不清醒的。不知道自己走去哪儿或自己在做什么…身体会像机器人一样的运作着。头脑中的活动变得非常缓慢,几乎接近睡着时的状态。在深入的静心中也会来到这个状态--你从阿尔法(α)落到西塔(θ)。但除非处于很深入的静心才会如此。一般的静心者无法来到这种状态。当你来到这个状态,你会感到非常喜乐。

 

  所有的醉汉都在试着接触这样的喜乐,但他们错过了。因为只有当你是完全警觉地进入这个状态,喜乐才可能发生--被动的,但警觉的。醉汉进入了这样的状态,但是无意识的。他无法享受它,无法感到愉悦,无法透过它成长。全世界所有令人陷入麻醉的东西之所以吸引人都是因为西塔(θ)状态的吸引力。但如果你透过化学物品,那会是错误的方式。一个人应该透过降低头脑的活动同时保持警觉来进入这样的状态。

 

  然后是第四个状态,被称为德尔它(δ)。头脑的活动更少了:每秒钟04个赫兹。头脑几乎没有运作。有时候会来到的0的状态,完全静止的。当你深入睡眠,甚至没有作梦。这就是印度教、瑜珈、佛教所说的三摩地。派坦加利把三摩地定义为有觉知的深入睡眠--只有一个条件,必须是觉知的。

 

  西方最近对这四个状态做了很多的研究,他们认为在第四个状态是不可能觉知的,因为那是矛盾的--清醒的又是睡着的。但那并不矛盾。有一个人,一个很优秀的瑜珈士,已经透过科学证明了。他的名字是斯瓦米拉玛。1970年,在一个孟宁哲基金会的美国实验室中,他对研究员说他可以任意进入第四个状态。他们说:“不可能,除非你睡着了,否则第四个状态无法发生,你那时的意志会是无法运作的,你不是清醒的。”但斯瓦米说:“我会证明给你们看。”研究员勉强接受了,充满怀疑的,但他们让他试了。

 

  斯瓦米开始静心,渐渐的,几分钟后,他几乎睡着了。他的脑波图显示他正处于第四个状态。头脑几乎没有任何活动。研究员仍不相信,也许他睡着了,但那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是否是觉知的。然后斯瓦米离开了静心,他把周遭发生的对话说了出来--比那些完全清醒的人说得更清楚。

 

  五千年前,克理虚纳在薄伽梵歌中说:“Ya nisha sarva bhutayam tasyam jagrati samyami”--“当所有人都睡着了,瑜珈士仍是清醒的。”这句话首次被科学理论证实。熟睡和清醒是可能同时发生的,因为睡觉发生在身体中、头脑中。但观照的灵魂是永恒不眠的。一旦你不再认同头脑-身体的机制,一旦你可以观看着身体和头脑所发生的一切,你就无法睡着了。身体会睡着,你仍会是警觉的。在你的某个内在深处中,有一个中心会是完全觉知的。

 

  唯一要做的事是:当你闭上眼睛,变得更警觉,因为更多的警觉是需要的。要进入更深入的黑暗,更多的光是需要的。变得更警觉,当你开始落入某个状态--未知的--试着保持警觉。渐渐的,你会知道诀窍。然后每晚当你要睡着时,再试试--只是练习。当你感到昏昏欲睡,内在中保持警觉,持续看着发生的一切。有一天你会发现:倦意来了,你感到昏昏欲睡,但你仍是警觉的。那会是任一世中最美丽的一天,当你可以保持警觉,同时进入深睡,你就进入了第四个状态,迪尔它,(δ),你是你的存在中最深的中心。

 

~ 奥修 ~

 

图文来源:奥修微信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