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0

 

 

在深入的静心里面,比较容易的是忘记身体,但如果可以做到无欲无求,带着一种决然和放下一切的意愿,仿佛要进入到意识的最底层去探险,就有可能忘记自我。自我意识通过心的一切欲望表现来展示活力,忘记了自我就等于心的死亡

 

但这种死亡里面并没有任何恐惧,如果自我被忘记了,自然也不知道什么是恐惧。反而死亡体验是受欢迎的一件事情,在死亡里面,你并没有真死,反而有一种重生感。意识仍然保留着,你只是心不活动感觉不到自我了。这种状态既不是做梦,做梦表示心还在活动;也不是沉睡,沉睡当中你没有意识。

 

只要有那么一次经验,你的见地将会得到巨大升华。原来你所渴望的一切,包括外在生活和灵性上的目标,都是浮在表层或外围的东西。它们来源于自我的意念物,并没有在死亡当中看到的那样纯粹和明朗。而越纯粹的东西看起来就越平实,越自然,越清晰。就象你看到了一个你原本就有的东西,你说不出是一种快乐心情还是不快乐,但是你知道那不是暂时的意念幻想。

 

这不等于说你就可以永远处在那种状态,甚至当你想二次尝试达到那种境地你也许会品尝到失败,因为你的自我意识带进来了。只要有自我意识心就不可能不活动,欲望越强心就越难以放松。也不等于说属于外围的那些体验就从此消失了,你还是有逐级体验的过程,只是你不会把它们当做终极实在。

 

在逐级体验当中,你会体验到能量的活跃,及其带来的喜乐、无思虑、出神现象,也会体验到心灵净化带来的轻松、平和、疗愈等等。甚至刚开始的时候你的身体也会出现各种变化,自然或不自然的,因为它会自发地进行内部协调。

 

无论遇到什么都不必去执着,把它看成暂时的。也不要追求任何特别的经验,没有任何经验是重复的。当经验变成一种记忆,变成了一种可重复追求的东西,它就成了一种陷阱。心应该记住的是,不要试图去助长任何贪求,这样心才能平静,并且善忘。没有经验和知识的干预,没有过多自我意识,心就会变得善忘,容易一直沉潜下去。而沉潜的最终目的是要触及灵魂的层面。

 

当我们能够触摸灵魂,我们就知道灵魂没有语言、没有思维和智力过程,不做梦,不参与二元性体验。但是灵魂可以体验无限可能性,且作为一个清醒的知者观察和了解着一切生命现象。知者只有在和自我贴得很近的时候才会丧失自己的身份,它把自我的一切表现当做自己,并体验着心的种种喜怒哀乐。

 

只要这个知者不能区别于心,它就必然活在心的二元性体验当中,轻易被情绪和想法所困住,并把它们当做实相看待。日积月累就会形成复杂的自我意识结构,这些自我意识结构就象多棱镜片一样,折射出幻相世界。心陷入到幻相体验当中只会越发地无意识,伴随的是心通过身体被迫参与到这些由自我投射的无意识行为当中,徒劳地试图挣脱一个巨大的关系或事件之网。

 

自我意识是处在进化链上最终端的位置,在自我意识里面拥有完整的结构,思想、智力、知觉、欲望、情感。但是自我意识有不同的发展阶段和倾向,在无意识较深的阶段,自我倾向被动地思考和行动,根据外在状况来条件式反映。在无意识较轻的阶段,自我则倾向主动思考和行为,这样就可以拥有更完整的宏观视野和独立性。但是也无法避免个人经验的干扰。

 

在有意识的阶段,自我倾向于灵性的引导,发展出平衡的自我,既要求完整独立,看到更完整视野,同时依照自然进程而采用不同的方式手段。但是这一过程仍然有熟练和不熟练之分,有时候执着方法和概念也会成为一种障碍。

 

最后阶段,当我们了解和认识了灵魂,这是一切灵性生活的基础。我们不必过于依赖自我意识,甚至外在生活和自我意识都必然服从于灵魂的智慧,不再试图剥夺和蒙蔽灵魂的作用。这样我们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去持续奉献灵的生活,如果我们不奉献,我们会在外在和自我的习惯影响下重复老路。如果我们持续奉献,我们就会轻易地忘记身体和自我的存在,而获得源源不断的灵魂支持。

 

灵魂是无限和永恒的,生活是不断变换和生灭的,带着这种认识我们可以让灵魂上升到更高的位置,尽管我们还可能去经历和面对自我生活中的摇摆。但是自我已经不会再象过去轻易感到痛苦和失望,因为我们知道那并非是灵魂的意愿和声音。连结我们的灵魂自我,外在的种种体验都变得不再具有真实性。不认同心,但也不等于否定它,一切生灭的现象都是净化和成长的必要。心在极性摇摆当中会自行弱化,趋向平衡。灵魂意识就会凸显,而外在的肉体生活、自我生活都成了灵魂的助手。

 

带着灵魂意识去参与生活,就没有什么可以逃避和攀缘的,并将带来持续的创造性体验。这样的生活不能说有个人目的,但是它确实有一个内在的永恒驱动;也不能说是随波逐流,因为它的内在精神不是虚无缥缈的。这样的生活和外在的作为和表现样貌没有直接关系,它完全是属于灵性层面的体验,拥有属灵的生活体验是真正的灵性生活。

 

在体验属灵的生活之前,可能我们会觉得灵魂的世界幽深而虚幻,这种感受只是为了阻止那些还没有准备好过灵性生活的人。它之所以感觉黑暗是因为需要你的注意力,黑暗是众多未照亮的无意识形态。你的注意力会逐渐带给它光明,而唤醒的灵魂将会意识到,灵魂除了纯粹之光明而不会是别的,是神性的直接体现。

 

对灵魂而言存在一个神圣的入口,原来我们面对现实世界而背对着光源,我们的心是无意识的浊性,意识不到光的存在。当我们开始意识到光并转向它,渐渐我们会认出那个入口。那种光的诱惑将远远大于其它世间诱惑。光点亮我们的灵魂并将其吸入其中。

 

如果我们把达到实相光明理解为最终目的,我们就需要彻底地认识什么是实相和假相,以及如何达到实相之途径,不被假象蒙蔽,且具有达到实相的不退失之动力所在。可以说这样的意识状态就处在实相入口的位置上,达到实相将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全線閱讀】 《yachak》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