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1

 

 我有一个老朋友,从阶梯上摔下来,跌断了他的双脚。我去看他,他显得非常痛苦。他是一个非常活跃的人,虽然他已经很老了,七十五岁了,但是非常活跃,几乎跟年轻人一样,不断地追求这个和那个,不断地做这个,做那个,他不可能在床上休息,但是医生说至少三个月他必须只是在床上。这比两只跌断的脚更是一个灾难。

 

  当我看到他,他开始哭。我从来没有看过那个人哭,他是一个坚强的人,一个非常坚强的人,几乎是一个钢铁人,经历过人生百态,是一个非常成熟的人。我问他:“你竟然在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说:“只要祝福我,好让我能够死。我不想再活了——有三个月的时间只能躺在床上!你能够想像吗?这是折磨。只过了三天,但是感觉起来好像我已经在床上三年了,你是知道我的,”他说:“我无法休息。只要祝福我,让我能够早死!我不想再活了。医生说,过了这三个月之后,我将永远残废,所以,有什么意义呢?”

 

  我告诉他说:“请你做一种静心,我将会坐在你的旁边,你只要做一种简单的静心:你不是你的身体。”

 

  他感到怀疑,他说:“那对我有什么作用?我听过一切你所说的关于静心的事,但是我无法静心,因为我无法静静地坐着。”

 

  我说:“现在已经没有静静地坐着的问题,你已经在床上了,那是一种祝福!只要闭起你的眼睛,我将教你一种静心。我祝福你死掉,因为如果你想死,那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我的祝福也许会见效,也许不会见效,所以在这个时候你静心。”

 

  他了解了那个要点:“反正现在无事可做,所以为什么不静心?”一种简单的静心,我告诉他:“你只要进入内在,从内在来看身体,说:『它不是我——身体离得很远、很远,去到远处,然后又更远、更远。我是山上的观看者,而身体就在下方黑喑的山谷里,那个距离非常之大。』”

 

  过了半小时,我必须离开,他处于很好的静心状态,我不想打扰他,但是我也不想离开他,因为我想要知道事情会怎么样,他会怎么说。所以我将他摇醒,他说:“不要打扰我!”

 

  我说:“但是我必须离开了。”

 

  他说:“你可以离开,但是不要打扰我——它非常美。身体真的是躺在很远的地方,在很多很多英哩之外,我将它放在下方的山谷,而我就坐在山顶上,一个阳光普照的山顶上。它非常美,我不再觉得任何痛苦。”

 

  那三个月的时间被证明是他一生中最有价值的时间,那三个月使他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人。他仍然是残废的,无法走路,必须大部分待在床上,但是你找不到一个比他更喜乐的人,他散发出喜乐。

 

  现在他说那不是一个诅咒,那是一个祝福。

 

  受苦可以被蜕变成祝福,谁知道?

 

摘自: 毕达哥拉斯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1MJmMYh7PN6xvksYDyAuKg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