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不存在什么损失,然而你却觉得你损失颇多。对你来说,你的损失是不可避免的。如你所知,你失去了你的青春,你失去了所爱的人,也许你连希望都已失去。

什么都未损失。从内在来说,你依然年轻。你的心无年龄之分,年龄是你买进的某种东西。现存的世界里,一切都在变化,你将其视为损失。世界之中的一切转瞬即逝,这是一种幻像,绝对令人信服的幻像。幻像就是幻像,你如何能相信幻像,还如此紧密地依附于它。

你谈论物理现象,你所依附的只不过是一个短暂的物理过程。你谈论的时间和空间,首先它们是不存在的,它们作为一种幻境又如何说得上损失,但是,你紧紧地依附于时间和空间彷佛它们锚定着你似的。物理形式上,时间和空间让你失望,不可避免地,它们让你失落。

你也说到了收益,你收获英镑,你收获金钱。你偶尔获得欢乐,但因为你不明白欢乐就是你的本真,很快你又失去它,你深深地迷恋着镜花水月。

实际上,你拥有一切,你不用得到什么。当你所是的一切和你期望的一切都已为你所有之时,如果你只能相信,当然,你只相信眼见为实的话,那么你深信的事情就只能是昙花一现。信念也是种洞察力,真理又是其他一回事了。相信真理,亲爱的,相信你那不能被征服的灵魂,相信永恒和无限,相信你的自我。知晓你的真实,这种真实不是事件,这种真实不是你所做的一切,这种真实不是那些看似对你所做的一切,你的真实不可改变。

你根本不是你贬损自己的那样。是的,你有一个身体,然而你却不是你的身体。是的,你有一个名字,然而你却不是你的名字。是的,你有一个大脑,然而你却不是你的大脑,你超越于你的智力,你超越于你的感知和想象。心和脑不是真的背道而驰,你的头脑是件交通工具,是某种类型的雷达,同样道理,你的心与我协调一致。

某种意义上,地球上的一切均是一种祝福,甚至是你称其为艰难时刻的那些事情,甚至是你称其为不幸的事情,甚至是你称其为悲剧的事情。在地球上生机勃勃就是种祝福,虽然你将祝福冠以其他名字。你不必坚持于你是个祝福以及你祝福的分别。你将自己称为傻冒或流氓或话痨,彷佛这些名字就是你的总和似的。你是广袤,你是比你所能想象的还要广阔得多的广袤。

甚至你的思想都不属于你。你相信你的思想是种牵强附会,你紧紧地撺着你的思想,你掩护它们。你远未将你的思想扩展至真理的程度,你远不能把握你的思想。你仍然未对你的自我真实起来,你还未清楚地知晓你自我的真相。你逃离于真理,你很认真地对待其他事情,很认真,而真理,哼,你不屑一顾,它仍未在你的关注之列。

坦率地说,你可能根本不清楚未来会怎样。你不知道你是谁,你不知道你在上升。你折磨着自己,还哭喊着,讨厌。你可能将太多的信任给予了他人和众多鸡毛蒜皮小事,并且还形成了极大的依赖性。

你才是真谛,亲爱的,你远不止于生活的表面,你就是生活。你是壮观,你是存在。我要求你知晓你自我的真相。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the-truth-of-your-self.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