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31 无古亦无今

 

 钟爱的师父,跟所有的云一样,白云也是被风所引导,目前的风向如何?在这个时代有没有特别的潜力?

    白云并不是由风来引导,唯有当有抗拒,才会有那个引导的现象存在。

   如果白云想要走到东边,而风吹向西边,那么就会有一个引导,因为有抗拒存在。但是如果云什么地方都不去,东方或西方对他来讲都一样,没有抗拒,如果云本身没有意志,那么风就无法引导它。

   唯有当某人没有准备好要飘浮,要放松,要放开来,你才能够引导,但是云的现象意味着它就是放开来。如果风说东方,云已经准备好,它已经准备移向东方,连一丝“不”的思想都没有,连一丝抗拒都没有;如果云移到西方,而风开始吹向东方,那么云就会移向东方。

   风并没有在引导,唯有当某人在反对的时候才需要引导。

   人们来到我这里,他们说:指引我们。我知道他们是在说:引导我们。我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他们并没有准备好,否则为什么需要被引导?

   你跟我一起在这里就够了,每一件事都将会发生——风吹向东方,你就开始飘向东方,但是你说“引导”,你说“指引”,你是在说你在反对,你有抗拒,你有拒绝,你将会抗争,这是一件事。如果云本身没有意志,你怎么能够作出一个区别——哪一个是云,哪一个是风?界线是随着意志而存在的。

   记住这个,这必须变成你的基本洞见:你我之间的界线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你的意志。你在那里,被一个意志所包围,然后我来,那么就有冲突。

   云没有意志,所以界线在哪里?云在哪里结束,而风在哪里开始?风和云是一体的,云是风的一部分,风是云的一部分,那个现象是同一的,分不开的。

   风继续吹向每一个方向,所以问题并不在于选择方向,问题是如何去变成云。风继续吹向每一个方向,它移动,它改变,它一直从这个角落跑到另一个角落,事实上是没有方向的。没有地图,整个事情是没有地图的,没有一个人在引导它说:现在走到东方,现在走到西方,整个存在都在使它波动,它是一个波动的存在,所有的方向都属于它。

   当我说所有的方向,我的意思是说好的和坏的两者,道德的和不道德的两者。当我说所有的方向,我真的是说所有的。风吹向每一个方向,它一直都是如此。

   所以,记住:没有一个特别的宗教时代,也没有一个反宗教的时代,不可能有。人们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那也能够使他们的自我满足。

   在印度,人们认为在古时候,地球上有一个宗教的时代,而现在每一件事都被腐化了,这是最黑暗的时代,这完全都是胡说。没有一个时代是宗教的,也没有一个时代是反宗教的,宗教性跟时间无关,它跟头脑的品质有关。

   所以,问题不在于云是否走向东方,那么它就是宗教的,或行走向西方,那么它就是反宗教的,不,如果云没有意志,那么不管它走到那里,它都是具有宗教性的,而如果云有意志,那么不管它走到那里,它都是不具宗教性的。

   有两种类型的云,很少有没有意志的,而有无数的云都有它们的意志、投射、欲望和概念,他们会跟风抗争。它们越抗争,就会产生越多的痛苦。抗争无法引导你到什么地方,因为你是没有办法怎么样的,不论你是否抗争,风都将会走到东方,那么你就必须走到东方,你只能够有一个概念说你一直在抗争,你是一个伟大的战士,就这样而已。

   一个了解的人会停止抗争,他甚至不会试着去游泳,他只是随着那个“流”流动,他使用这个流来当成一个工具,他变成跟它合而为一而跟着它流动,这就是我所说的“臣服”,这就是古老的经典所说的“献身者的态度”。臣服之后,你就不存在了,如此一来,不论风引导你到那里,你都会去,你没有任何你自己的意志。

   事情一直都是如此,在过去有一些佛,一些飘浮的白云,在现在也有一些佛,一些飘浮的白云;在过去有一些疯狂的黑云,充满了意志、欲望和未来,现在这些也存在。

   带着意志和欲望,你就是一朵黑云——很重;没有意志,没有欲望,你就是一朵白云——很轻,这两个可能性一直都是未定的,是否允许那个放开来要依你而定。

   不要去想时间和时代,时间和时代是无关的,它们不会强迫任何人去变成一个佛,它们也不会阻止一个人去变成一个佛,时间和时代是无关的。

   如果你让你自己成为空的,这就是黄金时代;如果你让你自己太过于充满欲望,这就是最黑暗的时代。你在你的周围创造出你自己的时间和时代,你生活在你自己的时间和时代。

   记住,我们并不是以那种方式生活在同一个时代。一个像耶稣这样的人是古代的!他或许是在这里,但他是古代的,他是那么永恒地活着,你不能够称他为现代的,他生活得那么全然,所以你不能够说他属于某一个时间片断,他不是来来去去的流行世界的一部分。

   跟那绝对的生活在一起,你就变成绝对的;跟那永恒的生活在一起,你就变成永恒的;跟那无时间性的生活在一起,你就变成无时间性的。

   但是就另外一个意义而言,那个问题仍然是有关的。全世界的人都有那个感觉说某一个时代,某一个时间,某一个顶峰,或某一个高潮,正在接近,有某些东西即将爆炸,就好像我们正在接近人类进化某一个特别的点,但是我要告诉你,这也是自我对时代的感觉,每一个时代的人都这样想。在我们这个时代有某种东西会到达顶点,我们在这里,某种特别的东西将会发生在这个地球上,这种事一直都是如此!

   据说当亚当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园,就在他们要通过那个门的时候,亚当跟夏娃说,我们正在经历历史上空前最大的蜕变。第一个人居然是这样说和这样想的:最大的蜕变……

   然后每一个时代都一直在想说事情正在到达一个高潮,到达一个最终的点,在那里每一样东西都会爆炸,新的人将会被生出来,但这些都是希望,都是自我的旅程,并不很有意义。你将会在这里几年,然后会换别人来这里,他们将会同样这样想。

   没有时代的高潮,只有个人的高潮,顶点的到达一直都是一个意识在到达,而不是一个集体的无意识在到达。

   你可以变成一个宗教人士,这个时间是好的,时间永远都是好的,不要太去想别人,因为这或许只是在逃避你自己。不要去想时代,也不要去想人类,因为头脑非常狡猾,人们的头脑非常狡猾,你不知道……

   我在读一个朋友的来信,他说他在爱情方面遭到很多挫折,每当他坠入情网,他就很痛苦,因此他停止去爱任何个人,而开始爱整个人类。要爱整个人类很容易,那些不能够爱的人,他们永远都能够爱整个人类,没有问题。去爱一个个人非常困难,它可能成为地狱。它可能成为地狱,因为它也可能成为天堂。

   我们一直在逃避,人们开始去想别人只是为了要避免去想自己,他们开始去想时代、时间、星球,以及人类的意识将会怎么样,这只是在避免接触那个基本的问题:我的意识将会怎么样?

你的意识应该成为目标,每一个时间都是好的,所有的时间对这个目标来讲都是好的。

----节选自奧修的《白云之道》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