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31

 

 軍隊遙視者通過觀察遙遠的起源

探尋人類是如何起家的

 

阿爾君·華立亞(Arjun Walia

20181029

 

約瑟夫·麥克蒙納格(Joseph Mcmoneagle)是最成功的陸軍「遙視」(Remote Viewers)人員之一,他通過研究過去來探究人類歷史的可能起源。發現人類是由智能生物在「實驗室」裏創造出來的。

為什麼人類歷史仍然侷限於達爾文進化論?為什麼有那麼多的發現,像巨人和外星生命被完全隱藏起來,被當作陰謀論而不予理會?

人類歷史的真正起源仍是個謎,但主流學術界不會讓我們相信這一點。自達爾文理論問世以來,人類進化和「適者生存」一直被當作某種科學真理強加給人類,儘管這一理論仍存在諸多漏洞和「缺失的環節」。在某些情況下,如果有誰提出質疑幾乎會被視為瘋子。

這在許多不同的知識領域裏繼續發生這些事;當你質疑已根深蒂固的信念時,會遭到嚴厲的回應,而某些情況下可能會被罰款、入獄,或者蒙受大量的仇恨和審查。

我們沒有留意到的的是這樣的一個事實,那就是如果不是幾千名的話,那就是有數百名的科學家站出來反對進化論。我最近寫了一篇文章,講的是500多名科學家聚在一起對達爾文的進化論提出質疑,並解釋為什麼它根本就不成立。

 

我們的DNA來源於別處

就連DNA的創始人之一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也認為,人類的DNA肯定來自銀河系的某個地方,「生物體是由另一個星球上的智能生物傳播到地球上的。」

我最近還寫了一篇論文,由《生物物理學和分子生物學進展》雜誌上的33位科學家發表,他們認為《寒武紀》的繁盛生命起源於恆星。

「隨着在長壽紅矮星宜居帶中發現系外行星數量的迅速增加,在有生命的類地行星之間的基因交換前景不容忽視。」

《宇宙雜誌》(Cosmos Magazine)上有一篇關於這項研究的簡介,這是少數幾家談論這項研究的媒體之一。

對人類歷史起源的嚴肅探究並不能被主流所左右。然而,隨着我們對在進行的研究一點點地挖掘,我們會發現很多新理論和新發現,而且似乎每年都在涌現。

過時和陳舊的所謂現代教育其實很難跟上這一趨勢,遺憾的是,官方還在繼續傳播長期被否定的舊理論和觀念。因此,除了熱心的、自我激勵的研究人員之外,沒有人在學習新的發展或對這些觀點有任何了解。

 

開放思維

儘管《史密森學會》(Smithsonian)雜誌的保密工作是另一篇文章的主題,但對發現巨型類人骨骼化石的壓製卻直接屬於這一類。

我想說的是,成功地掩蓋信息是可能的,部份原因是「認知失調」的現象,這說明了一段擾亂我們成長過程中世界觀的信息,可能會對自己造成極度不適。我相信很多人也經歷過,包括我自己。

在今天這個時代,重要的是要練習克服不適並保持開放的心態。考慮娛樂新想法,但不一定要接受它們,只要給予一個機會,讓它們在你的腦海裏盤旋一會兒。隨着新信息在各個領域的快速涌現,開放的心態最適合我們的。

如果我們閉口不談,甚至拒絕去看或承認那些與我們所相信的相矛盾的證據,我們將永遠無法向真理前進,只會陷入一種不可知論的狀態,而永遠不會真正深入到我們頭腦中自然存在的問題的底部。

 

星門計劃

星門計劃是由拉塞爾·塔格(Russell Targ)、哈爾·普托夫(Hal Puthoff)和湯姆·德隆格(Tom Delonge)共同創立的。

他們目前正帶頭致力讓人們知道飛碟是真實存在的,而且有足夠的證據表明,正如路易斯·埃利松多(Louis Elizondo)所說,「不管意味着什麼,我們並不孤單。」

星門計劃研究超許多心理學現象,如遙視、心電感應、心電泳和千里眼等。該程序產生了高統計意義的結果,並多次用於情報收集目的。很多有趣的信息來自於1995年解密的文獻,該項目運行了20多年。

它完全是一個謎,為什麼遙視程序被關閉?如這是描述物理特性的能力,在給定的零距離的位置,被發現是可重複的,甚至比發現硬科學,成功率超過80%

在美國太空總署能夠測量木星周圍的光環之前,著名的藝術家兼心靈學者英果·斯旺(Ingo Swann)就發現了它。

綜上所述,多年來,對協議的反覆批評、方法的改進以及這種遠程觀察在獨立實驗室的成功複製,為(遙視)現象的真實性提供了相當多的科學證據。

增加這些結果的力量是發現越來越多的人可以證明高質量的遙視,往往使他們自己驚訝…在SRI的這種能力已發展到這樣一種程度,即沒有接觸過這類概念的中情局人員在受控的實驗室條件下表現良好。

https//www.irva.org/library/pdfs/puthoff2001cia.pdf

 

遙視的廣度

在文獻中有這樣的例子,從遙視中看到冷戰時期俄羅斯的機密技術,在非洲找到一架失蹤的間諜飛機,以及對未來事件的預測。

是的,隨着遙視的出現,我們可以看到過去,也可以看到未來。顯然,這很棘手,尤其是如果我們看看量子物理學,它與超心理學協同工作。

在量子物理學中,實驗也證明了過去發生的事情是如何改變未來的,而未來發生的事情可以在量子尺度上改變過去。

有很多人在遙視項目中工作,該項目是在斯坦福研究所(SRI)與多個情報機構合作進行的,其中之一是約瑟夫·麥克蒙納格爾(Joseph Mcmoneagle)。

這些人在參與了這個項目數十年之後,在解密很久後仍然繼續研究和實驗。約瑟夫是最成功的遙視人員之一,也是星門計劃最初的成員之一。實際上,他之所以被授予榮譽軍團勛章(Legion of Merit),是因為他「為情報界提供了其他來源所沒有的重要情報」。

 

人類起源

1983年,麥克蒙納格與羅拔·門羅(Robert A. Monroe)合作。門羅是弗州費伯(Faber)的門羅研究所(Monroe Institute)的創始人。他舉辦了一次會議,試圖探索人類的起源。正如已故偉大的作家和研究員吉姆·馬爾斯(Jim Marrs)在他的暢銷書《我們的神秘歷史》(Our Occulted History)中指出的那樣:在129分鐘的會議中,他描述了一個海岸線,在他看來是一個原始的地球。他後來估計在恐龍時代之後的大約三千萬到五千萬年間。

在這條海岸線上嬉戲的是一大群毛髮很多的史前人類,大約有四英尺高,直立行走,儘管頭部略小,但擁有一雙智慧的眼睛。在這節課中,有兩件事讓麥克蒙伊格感到驚訝。這些生物似乎意識到自己的精神存在,他們並不是起源於那個地方。

約瑟夫在他1998年的著作《終極時間機器》中描述了自己的經歷:這種特殊的動物被放在…特別地放在那個隔離的地方…叫做陸地和海洋的相遇…我也得到他們的印象…啊…他們被放在那裏,他們神秘地出現了。

他們並非早期物種的後代,他們是由種子船運來的……不,不對。一直想說船,但它不是船。我一直在看…我…我一直在看…哦,天哪,我找不到更好的詞了,讓我們稱它為實驗室,他們在創造這些生物。

他們是在用基因來構建物種。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們現在就能做到嗎?就像切割基因然後把它們粘在一起。你知道,有點像剪接植物或嫁接起來,一個接一個,有趣的是,他們好像是通過注入DNA或基因片段的混合物來製造卵子。

他將這些生物描述為外形精緻、呈鷹鉤形的類人生物,沒有穿衣服,擁有一條可纏繞的尾巴和大大的「野兔」眼睛。他們似乎在使用某種光線,約瑟夫很難描述,但最終將其描述為一種「生長的光線」。

瑪爾斯的印象是,就像一個人在照料花園,播種種子,但「播種後,對種子沒有任何關注……就像……嗯……把這些種子放在這裏,然後投入到更好更大的事業中去。」不關心回溯和檢查種子的狀況,就讓他們在那兒自生自滅。

當快要結束時,他走得更近了,他意識到這些生物在體型和能力上都在成長,最終成為了牧人。

對人類的監視和干涉記錄,幾乎都在所有地球上遊蕩文明的傳說中。儘管有些人把這稱為純粹的「解釋」,但它讓我想起人們指的是量子物理學結果,對精神和形而上學領域的確認。

它被簡單地稱為一種解釋,因為它顛覆了許多信仰體系和長期以來的先入為主的觀念。

 

結論

人類歷史的故事有很多漏洞。從不明飛行物天外現象到奇怪骨骼殘骸的發現,到對達爾文主義的徹底否定,再到智慧古文明如亞特蘭蒂斯的存在,以及其他可能在數百萬年前興盛起來的文明,我們就像作家格雷厄姆·漢考克(Graham Hancock)創造的那樣,一個健忘症的物種。

但也許我們開始記起了,也許我們僅有的兩種解釋是不正確的,或者結合其他因素,它們都是正確的。關鍵是,我們被告知的都並非真相,對這一事實的認識將引導我們走上真正的發現之路,遠離對信息和真相的隱瞞和操縱。

我不是說人類就是這樣被創造出來的,也許這只是對數十億年前發生的更大的事情的一瞥?

資料來源: 醒覺大勢頭 http://blog.udn.com/17ab68df/119061148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