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31

 

 

钟爱的大师,

一个已婚的人也能当叛逆者吗?

 

奥修回答:

 

  Anil Bharti,你问了一个非常纠结的问题。一个已婚的人当然可以成为叛逆者,事实他有所有的理由成为叛逆者。一个未婚的人也许不会想到叛逆,他也许想要结婚;但已婚的人只能想到叛逆,尽管他只是想想而已。

 

  婚姻的负担沉重地压在他身上:一家老小的负担,社会责任,荣誉,名望——他背负太多,不能冒险。所以他可以很容易想到叛逆,但要采取实际行动则需要极大的勇气。婚姻实际上是一种社会的预防措施,防止人们成为叛逆者,成为个人。

 

  剥去婚姻的伪装,它就是一种社会的策略,让每个人都处于控制之中。它的方式非常巧妙,所以没有人认为——至少在一开始——它会成为一种束缚,一种终生的奴役。但是世界上所有的社会在过去的时代都使用婚姻作为一种心理上的监禁,它把巨大的负担与责任压到每个个人身上,压到一个人必须跪下,用查拉图斯特拉的话说,就是不得不变成一只骆驼,一只背东西的畜牲。

 

  骆驼不会叛逆。相反,一个骆驼背负的东西越多,它就越有价值。已婚的人也是同样的处境:他背负的越多——年迈的双亲、未成年的孩子、妻子,他在社会里就越受尊重,越有荣誉。这些手段都是无形的枷锁,它们会阻止一个人变成叛逆者。

 

  但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如果一个人具备一些勇气与聪明才智,这种负担、这种囚禁本身就会导致叛逆。这只是一个改变你们焦点的问题。

 

  在所有的宗教里,有一种方式是社会所接受的:那就是抛弃生活,逃到寺庙或山里去……它是一种逃避,而每种逃避都是懦弱。但这种逃避是被接受的——不仅被接受,而且非常崇高。以宗教的名义,以追求真理的名义,社会允许个人逃避,抛弃所有的责任。这也是一种叛逆,不过是懦夫的叛逆。

 

  已婚的人几百年来一直是这样做的。这是旧文明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只是一个小的出口。不能把所有的门都关上,否则整个境遇可能过于令人窒息,忍耐都是有限度的。如果许多人对这种境遇产生敌意,它就会带来一场革命、一次起义。所以每个社会都允许光荣地逃避。没有人计算过有多少人遭受这种“光荣策略”的痛苦。

 

  无数的基督教修士、佛教和尚、耆那教僧侣与印度教僧侣成了遁世者,全世界他们的总人数有好几百万,不过他们遁世是以社会接受的方式——用宗教的方式,以基督之名、佛陀之名。因为这些数量庞大的和尚、苦行僧和圣徒,无数的父母老无所依,变成乞丐;无数的孩子变成孤儿、乞丐、罪犯;无数的女人变成妓女。宗教要承担所有的责任,因为他们给逃避者以荣耀。

 

  为了保持对社会的控制,他们不得不给一点小出口,以免这种窒息感太严重。他们必须让这种逃避变成荣耀,这样就没有人谴责,反而这些懦夫被尊崇为伟大的圣人、贤者。他们拥有的一切就是头脑里有某种叛逆的想法,但他们没有胆量。只有叛逆的想法是没用的,除非你可以按照它来行动,除非你可以冒险,除非你能够承担那种风险。

 

  不管是结婚的人还是未婚的人,问题都一样:你愿意反对整个过去吗?你愿意对抗整个世界吗?你有勇气独立自主吗?看到整个世界反对你,你会开始感到眩晕吗?你会开始想“也许他们是对的,因为他们有那么多人,而我只有一个。我很可能是错的。”一旦你开始有这种感觉,你就会丧失勇气。你会再次走向牢笼。

 

  世界上最勇敢的生活需要独立自主的胆量,完全不去操心世界上大多数人以及他们的想法。但只有当你叛逆的观念不是借来的,它不是头脑里的一种想法,而是一种体认,是你自己对事物深刻的洞见,这才是可能的。

 

  如果你的权柄在别的地方,你就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勇气。如果你的权柄就在你的内心,如果你觉得你是在为自己体验到的真理而斗争——不是为了摧毁世界,而是为了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一种更好的人性;创造出更好的人,更好的个人;为所有人的成长创造出更好的机会——那你一个人就是大多数,全世界50亿人都是少数。然后不管有多少人反对你都无所谓。如果真理是你自己的,一切都无关紧要,你绝对不会动摇,即使在梦里也不会。

 

  当我对你们说这些话,我是基于我自己的体验。我没有一刻产生过这种想法:“也许我是单独的,全世界都反对我;而且整个过去,成千上万的人——如果他们活着,他们也会反对我。”

 

  我的单独从未在我的内心造成一丝一毫的怀疑,因为我不是为了别人的真理而斗争,我是为我自己的真理而斗争。我在我的每一次心跳中感觉到它,即使整个宇宙反对我,我依然坚定不移,不为所动——简单的原因就是真理与我同在。他们也许人数众多,但真理不在他们那边,真理才是真正的力量。不管要用多长的时间,真理才是最终胜利的种子。真理将会获胜。

 

  《奥义书》里有一句无比美丽的话,satyame jayate——“真理必胜。”也许胜利要花很长的时间,你也许无法在有生之年看到……也许要你的子孙后代才行;但总有一天真理会获胜。谎言可以在这里和那里获得一些小战役的胜利,但最终的胜利将属于真理。

 

  这种信心(conviction)不是一种信仰。如果它是一种信仰,当你受到各个方面、各个地方的谴责,你就会开始怀疑。这种真理必须是一种对你自身存在的确信。然后就没有问题——即使上帝站在你面前反对你,也不会有任何不同,因为真理高于任何上帝的假说。

 

  没有高于真理的宗教,没有高于真理的权力;但它必须是你的真理。它的权柄应该源于你自己的经验。是否结婚不会有任何区别。已婚的人也许会更困难一点。当你面对全世界,你的妻子也加入全世界来反对你有什么关系呢?当你与整个过去作斗争,你自己的父母也加入反对你的行列有什么关系呢?

 

  当你为了更好的未来、更人性的未来而斗争,它值得冒所有的风险。

 

  也许你必须冒生命的危险,但它会是一种喜悦,它会是一种幸福的体验;因为你死去是为了让生命变得更美好,让爱变得更自由,让人类的灵魂挣脱所有的牢笼。

 

  它就像是你的一种祈祷,一种对存在的感激之情。存在给了你太多,你至少可以做这到这些,你可以为一个更好的世界而奋斗。

 

  Anil Bharti,也许你是个已婚的人;自然,比起整个世界和整个过去,你更害怕你的妻子。谁在乎世界上所有的那些坟墓呢?死人和漫长历史不能对你怎么样。但那个不起眼的女人,她会制造麻烦。如果你真的爱她,不仅是和她结婚,你就可以帮助她理解。你可以帮助她把意识提升到同样的经验,你可以让她得出同样的结论。她可以成为你强大的助力。

 

  她未必会反对你。一切都取决于你。如果你的爱有价值,她就会站在你这边——更加亲近,更加亲密。当整个世界反对你,当你有麻烦,当你身处黑夜,当你有困难,你就会发现她是巨大的力量源泉,是不可能在别的地方找到的协助。

 

  所以不要理所当然地认为你的女人会给你找麻烦。你这是在怀疑自己的爱,你不信任你们的爱。如果你信任你们的爱,你也会信任你们爱的炼金术——你的女人能够被转变、被蜕变,你们可以一起叛逆。

 

  一种中产阶级的生活、舒适的生活基本上不算生活,而一种叛逆的生活意味着每个片刻都是冒险。一旦你尝到了冒险的喜悦,每个片刻都向未知敞开,不可预料,你的生命就变成一种生生不息的欣喜与舞蹈。

 

  对于我的人,我会建议你不用抛弃你的妻子或丈夫而成为叛逆者。你们必须更紧地握住彼此的双手,因为这场斗争是艰苦的;你需要有爱你的人和理解你的人来支持你、鼓励你。你认为你的女人可能制造障碍,但她同样也可以制造铺垫。

 

  一切都取决于你的爱的纯净度和静心品质,取决于你的爱的升华力量(uplifting force)。如果你爱得全然与强烈,你的爱人会是第一个皈依(converted)你真理的人。

 

  我想起了穆罕默德。他没有念过书,是个牧羊人。但他非常真诚和诚实,非常的真实与善良。有一个非常富有的女人,她是个寡妇,比穆罕默德年长许多……

 

  穆罕默德只有26岁,他很穷,没法结婚——他连生存都有困难。负担一个女人,然后还有孩子,这对他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但这个寡妇非常富有;她40岁,他26岁。她爱上了穆罕默德。

 

  他之前负责照料她的羊群和其它动物,他把它们带到山上去。他的真诚和诚实导致她爱上了这个男人,尽管这个人一无所有。那个女人非常富有,她可以嫁给任何有钱人,任何王子。

 

  她求婚的时候穆罕默德吓了一跳,他不能相信。他说:“但是我什么也没有——你为什么要嫁给我?”

 

  她说:“你什么都有,因为你真实、坦诚、非常诚实。我可以信任你。这些都是我爱慕的品质。”

 

  穆罕默德的第一次经验……他本人无法相信他经验了意识的巅峰。因为他是个穷人,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资格……那种存在对他这个穷人而言太过于美好!看到了光,他害怕得跑回到家里。他发了高烧,那种体验太震憾了。

 

  虽然体验已经发生了,但他还是无法相信;他的根部被憾动了,他已经脱胎换骨。

 

  第一个认出他发生了巨大变化的人是他的妻子;因为他身上环绕着一种光,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特别的振动存在。但他在发烧,浑身发抖,于是她把他带进房里,把所有的毛毯都盖在他身上,但他还是不停地发抖。

 

  她说:“怎么回事?为什么你这么害怕?你看到了什么?”

 

  他说:“不要告诉任何人,也许那就是人们说的真主。我配不上,但我看到的完全憾动了我。我已经彻底不同了。我看到自己与过去断开;我突然成了一个新人,我重生了。”

 

  第一个成为回教徒的人就是他的妻子。她触摸他的脚,她说:“不用担心。你不明白是因为你没受过教育。你非常单纯,你没有意识到你的财富,你的真诚、真实和诚实。真主选择你的原因和我选择你的原因是一样的。点化我当你的第一个门徒吧。不要因为我有钱、年纪大而拒绝我,虽然我之前一直是你的主人、老板。不要拒绝我,接受我吧。有许多人会来,但不要让我失去成为第一个回教徒的机会。爱有自己的方式,真理有自己的方式,真诚有自己的方式。”

 

  她是第一个皈依他的人,虽然他还不确定发生了什么;这对他来讲太过份了,它压倒一切,超出他的理解能力。但那个女人受过良好的教育,非常有教养,在伊斯兰教的早期,都是她在传播穆罕默德的训示。

 

  当人们看到她皈依了……一个女人皈依自己的丈夫是一件罕见的事情。首先,一个受过教育、超级富有的女人爱上了她的仆人,他没念过书,差不多是个乞丐,这对人们是一次震惊。现在是第二次震惊:她皈依了她的仆人。

 

  一切都取决于你。永远不要把生命中的责任扔到别人身上。如果你是真诚的,如果你的叛逆性在你的心里跳动,那就没有人可以阻拦你;特别是那些亲近你的人,他们会首先与你携手。

 

  但是,Anil Bharti,爱是需要的——不是普通的爱,而是我所谈论的爱。

 

  一个狂野而胆大的飞行员在兜售乘坐他的敞开式双翼飞机。一个苏格兰人问他是否可以用一个人的价格让他和他的妻子都乘坐。飞行员同意了,但有一个条件:“如果你们保证不发出喊叫,我就收一个人的价格,带你们两个上去。有一点声音,价格就翻倍,”这个飞行员说。

 

  他们爬上飞机,飞机起飞了。飞行员展示了某些扣人心弦的惊险特技,但那个苏格兰人和他的妻子一声不响。最后飞行员放弃了,降落了飞机。“难以置信,”当飞行员把飞机停好,他回头说:“你是个非常勇敢的人。”

 

  “谢谢,”苏格兰人回答:“但我必须承认有一次我差点失控。”

 

  “什么时候?”飞行员问。

 

  “我的妻子掉出去的时候,”苏格兰人回答。

 

  如果你的爱就像那样——你的妻子还不如一张双人票有价值——那就是另一回事。但如果你的爱是一种深层的心灵上的亲密,是一种朋友之情,它只知道给予而不求任何回报,它是一种心态——就是享受看到自己所爱的人开心……当你妻子的幸福就是你的幸福,她的痛苦就是你的痛苦,当你们开始像两个身体一个灵魂一样运作,那时你才能称之为爱。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微信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