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时间,唯有现在

 

 

尼:那么,回顾一下你告诉我的,我总结有如下几个重点:

 

·生命与生活是一个持续进行的创造历程。

 

·所有大师们的秘密都是不三心两意,而是不断的去选择同一个事物。

 

·不要以“不”作为答案。

 

·我们“召来”我们的所思、所感、所说。

 

·生命与生活可以是创造过程,也可以是反复重做过程。

 

·灵魂创造,而心智重复。

 

·灵魂懂得心智所不能想象之事。

 

·不要再筹思什么是于你“最好的”(你如何可以赢得最多,失得最少,得到想得之物),而开始跟你觉得你是谁的感觉同行。

 

·你的感觉是你的真相。于你是真的,就是于你最好的。

 

·思想(意念)不是感觉,而是你“该”如何感觉的想法。当想法与感觉混为一谈,真相就会被遮蔽、消失。

 

·回到你的感觉,脱出你的心智,恢复你的神识。

 

·一旦认知了你的真相(真理),便去实践。

 

·负面的感觉根本不是真的感觉,而是你关于某种事物的想法,永远都是起于你自己和别人以前的经验。

 

·以前的经验不是真相的指标,因为纯粹的真相是在此时此地创造,而非重复再做。

 

·要改变你对任何事物的回应,就置身于现在(pre-sent)时刻——预先送来的时刻,在你对其还未有想法之前就已送给你的时刻……也就是说,要在此时此地,而不是在过去或未来。

 

·过去与未来只存在于思想中。现在时刻是唯一的实在。留在那里!

 

·寻找,你就会找到。

 

·为跟神、女神、真理保持接触,需要做什么就去做。不要终止练习、祈祷、仪式、冥想、打坐、阅读、写作——和为了与那万有(All That Is)保持接触而做“任何于你有效”的事。

 

怎么样,这样可以吗?

 

神:了不起!这样很好!你掌握到了。那,你能实践它吗?

 

尼:我正在试。

 

神:很好。

 

尼:好。那么,现在我们可以再把话衔接起来吗?请告诉我关于时间的事。

 

神:只有“现在”,并没有时间。

 

这是你听过的,我可以确定。但是你并不懂。现在你懂了。

 

除了此时以外,并没有时间。除了此刻以外,并没有其他时刻。一切只是“现在”。

 

尼:那“昨日”与“明天”又怎么说?

 

神:这是你们想象的产物。是你们心智的制品。是最终真相中不存在的东西。

 

一切曾经发生的事都正在发生,也将永远发生,现在还在发生。

 

尼:我不懂。

 

神:你不会懂。不全然懂。但你可以开始懂。而开始懂,目前就够了。

 

所以……就只是听吧。

 

“时间”不是一个连续体。它是相对关系的一个元素,是垂直存在的,而不是水平存在的。

 

不要把它想象为“由左至右”的东西——一般所谓的时间线,每个个体沿此线从生到死,宇宙由某一定点到某一定点。

 

“时间”是个“上下”的东西!把它想象为一个纺锤,代表永恒的现在。

 

现在再想象纺锤上有一叠纸,一张在另一张之上。这些便是时间单元。每一单元都截然有分,然则都同时存在。纺锤上所有的纸同时存在!不论将有多少,不论已有多少……

 

只有一刻——即是此刻——永恒的此刻。

 

正是现在,一切正在发生——而我得荣耀。神的荣耀是没有等待的。我使它如此,只因为我不能等!我是如此快乐于做那我是谁,以至于我不能等待,就要在我的真相中使之显现。所以,砰,它就在了——于此时,于此地——全都在了!

 

这个情况并无开始,也无终止。它——一切的一切——只是在。

 

你们的经验和你们最大的秘密,就存于这在(Isness)的范围里。在你们的意识中,你们可以在此“在”之内,选择去任何“时间”或“地点”。

 

尼:你是说我可以时间旅行?

 

神:没错——你们许多人做过。事实上,你们每个人都做过——你们常常做,通常是在你们所谓的梦境中。你们大部分人只是不觉。你们不可能觉察。但那能量像胶水一样粘着你们,有时侯,有足够的残余,以致有些人——对此能量敏感的人——可以捡起一些你的“过去”或“未来”的事。他们感觉到或“读到”这些残余,而你们称他们为“先知”(seers)和“通灵者”(Psychics)。有时这些残余的能量会大到连你自己也觉察到,在你受限制的意识中,觉察到你“以前曾经来过”;你整个人突然震惊的发现“这些你以前都做过”!

 

尼:“恍然若有所觉”!

 

神:没错。或有时候你遇到某些人,你会有一辈子都认识他们的奇妙感觉——永远都认识他们!

 

这是一种奇特的感觉。这是真实的感觉。你们确实永远的认识这个灵魂。

 

永恒之为物,即是现在!

 

所以,你会常常从你在纺锤上的“那片纸”上向上望或往下望,而看到了所有的纸片!你在那里也看到了你自己——因为在每片纸上都有你的一部分!

 

尼:这怎么可能?

 

神:我告诉你:你一直存在,现在存在,永远存在。从没有一个时间是你不存在的——也从没有这样的时间。

 

尼:等等!那老灵魂的观念又是什么呢?有些灵魂会比别的灵魂“老”吗?

 

神:没有任何东西比别的东西“更老”。我同时创造了一切,而一切皆现在存在。

 

你所说的“老”或“年轻”跟某一灵魂的觉醒程度有关。你们每一个都是“万有”的一个“层面”,是那本是的一个部分。每一部分都兼具着全体的意识,每一个份子都带着这个印记。

 

觉醒是此一意识被唤醒,万有的各个层面觉察到其本身。实实在在说,那真的是自我意识——意识到自己。

 

然后,渐渐的,它意识到所有别人,然后,意识到没有别人这一事实——一切都是同一个。

 

然后,最终,是意识到我。辉煌灿烂的我!

 

尼:好家伙!你真的是喜欢你,是不是?

 

神:难到你——?

 

尼:是,是,我认为你很了不起!

 

神:我接受。而我也认为你了不起!这是我与你唯一意见不同的地方。你不认为你了不起!

 

尼:当我看到我自己有这么多缺点,犯这么多错误、这么多罪恶时,我怎么可能认为自己了不起呢?

 

神:我告诉你:,没有罪恶!

 

尼:我希望这是真的。

 

神:你是完美的。正如你是你。

 

尼:我也希望是真的。

 

神:是真的!树是小树苗时并不比是大树时不完美。一个小婴儿并不比成人不完美。它既是完美的本身。它什么都不会做,什么都不知道,却并不因此使它更不完美。

 

小孩会做错事。她站起来。她歪歪斜斜。她跌倒。她再站起来,有点摇晃,抱住妈妈的腿。这让孩子不完美吗?

 

我告诉你,正好相反!孩子是完美的本身,全然可赞可叹。

 

你也是如此。

 

尼:可是小孩没有做任何错事!小孩并没有故意不服从,伤害别人,或伤害自己。

 

神:小孩并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尼:正是。

 

神:你也一样。

 

尼:可是我知道。我知道杀人是错,爱他们是对。我知道伤害人是错,治愈人,使事情好一些,是对。我知道拿取非我之物是错,利用他人是错,不诚实是错。

 

神:有些例子中,这些“错”都变成了“对”。

 

尼:你现在是在戏弄我。

 

神:一点也不。只是就事论事。

 

尼:如果你是说任何规则都有例外,我就同意。

 

神:如果有例外,那就非规则。

 

尼:你是在告诉我杀人、伤害人、拿取他人财物没有错?

 

神:这要看你想要做什么。

 

尼:好吧,好吧。我懂了。但这并不能使这些行为是好的。有时侯,人为了达成一个好的目的,必须去做坏的事情。

 

神:因此就使它们根本不是“坏事”,对不对?它们只是达成目的的手段。

 

尼:你不是在说目的可使手段正当吧!

 

神:那你认为呢?

 

尼:不对。绝对不对。

 

神:那就这样吧。

 

你明白你现在在做什么吗?你是一边走一边在制定规章。

 

你还看见别的了吗?而这好得很啊!

 

你们本来就应该这样做!

 

生活的一切都是决定你是谁的过程,并加以体验。

 

随着视野的扩充,你们立下新的规章,可以涵盖旧的!随着你们对与你们的本我在观念上扩充,你们便创造出新的可与不可,新的是与非,以包括旧的。这些界限“纳入”了原先不能纳入的一些东西。

 

你不能把“你”纳入,因为你像宇宙一样没有边界。然则你可以用想象的方式为你无界限的本我,创造出界限概念来,并接受此界限。

 

就某种意义说,这是唯一可以让你把自己当做某种特定事物来认知的办法。

 

但无界的就是无界的。无限的就是无限的。它不可能在任何一个地方,因为它处处都在。如果它处处都在,它就不在任何一处。

 

神处处都在。因此,神不在任何一处,因为如果在任何一处,神就不能在别处——而于神这是不可能的。

 

于神,只有一件事是“不可能”的。那就是不是神。神不能“不是”。神也不能不像它自己。神不能把它自己“非神”。

 

我处处皆在,全然就是如此。而由于我处处皆在,我不在任何一处。而设若我不在任何一处(NOWHERE),那我在哪里?

 

现在在此(NOW HERE)。

 

【相关阅读】

《时间是什么?》

《空间是什么?》 

《没有时间,唯有现在》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