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1

 

 

请聆听我

尼:有许多人相信,如果他们以耶稣之名请求,你就会答应他们。

神:没错,许多人这样相信。他们相信他们没有能力,但他们看过(或相信其他看过的人)耶稣的能力,因此就以他的名字来请求。虽然他说过:“为什么你们惊奇呢?这些事情,和更甚于此的事,你们也可以做。”然则众人不能相信。许多人到今天仍然不信。

你们统统以为你们无值。所以你们以耶稣之名请求。或以至福童贞玛利亚。或某某“庇护者圣人”。或太阳神。或东方神灵。你们会以任何别人之名——唯不用自己的!

然而我告诉你们——要求,你就会得到。寻找,你就会找到。敲门,门就会为你开。

尼:从高楼跳下,你就会飞。

神:曾经有人浮在空中。你相信这个吗?

尼:嗯,我听说过。

神:还有人穿墙走过。甚至有人离开他们的身体。

尼:是,是。可是我却从来没有看过任何人穿墙走过——我也不去劝任何人去试这种事情。我也不认为我们应该从高楼跳下。这对你的健康可能并不是好事。

神:那掉下来摔死的人,并不是因为他如果出自正确的存在(Being)状态而不会飞,而是因为他永远不可能藉着想要显示他与你们有分别,而证明他的神性。

尼:请解释一下。

神:在高楼上的人,活在一个自欺的世界中。在其中,他想象他自己有别于你们其他的人。以宣称“我是神”,他以谎言来开始他的证明。他希望使他自己与你们有分别。他希望更大、更有能力。

那是自我(theego)的一项行为。

自我——是分离的、独自的——永远不可能复制或证明那是一体的那个。

那在高楼上的人,由于要证明他是神,却只证明了他与万物的分别,而非与万物的一体。因此,他以证明非神性来想要证明神性,因而失败。

耶稣,却以证明一体性来证明了神性——不论他看何处和看何人,他都看到一体性和整体性。在此中,他的意识和我的意识为一,而在这种状态中,不论他召唤什么,都会在那神圣时刻呈现在他的神圣真相中。

尼:嗯。所以,要行奇迹,只要“基督意识”就行了!好吧,这当然会让事情简单一些……

神:当然比你想象的更为简单。有许多人达到了这种意识。许多人曾成为基督(译注:be Christed其字源为“被涂油”﹝be anointed),意为被祝圣、被标示其身份。),而不仅是纳撒勒的耶稣。

你也可以成为基督(can be Christed)。

尼:怎么做呢?

神:由寻求,由选择。但那是你必须每日去做、每分钟去做的选择。它必须成为你生活的根本目标。

它本来就是你生活的目标——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而即使你知道,即使你记得你存在的精确理由,你似乎也不知道如何从你所在之处到达那里。

尼:没错,就是如此。那么,我如何可以从我现在所在之处,到我想要去的地方呢?

神:我再告诉你一次——寻找,你就会发现。敲门,门就会为你开。

尼:我已经“寻找”和“敲门”了三十五年。如果说我已疲倦这条路,你应会原谅我。

神:也许该说你已“失望”吧,对不对?但事实上,虽然在“试图”上我给你甲等分数——就是,“努力甲等”——但我却不能说,也不能同意你所说,你寻找了和敲了三十五年的门。

应该说,你是时断时续的寻找和敲了三十五年的门——而大部分时间是断。

过去,当你很年轻的时候,只有当你遇到了困难、当你有所需要的时候,你才来找我。等你又长大一点,又成熟一点,你认识到这可能不是跟神的正确关系,于是试着去创造一些更有意义的东西。即使那时,我也只不过是个时有时无的东西。

更后来,你了解到,跟神的结合只能借由跟神沟通才能达到,因之你去做某些事、去行某些行为,可以让沟通达成,但即使那时,你仍是时而从事,而非经常。

你静思,你行仪式,你在祈祷与颂唱中呼唤我,你召我的灵到你之内,但这也只在适合你的时候,只在你觉得有感应的时候。

再说,即使在这些情况中,你对我的体验充满容光,你生活的百分之九十五仍旧陷在分别的幻象中,体现最终真相的时刻仍旧只是偶尔的星火。

你仍旧认为你的生活就是汽车保养、电话费帐单和人际关系要如何如何等等;你的生活所关注的,仍是你所创造的戏剧,而不是这些戏剧的创造者。

你还没有学会懂得为什么你一直在创造你的戏剧。你太忙着演它们了。

你说你了解生活的意义,可是你没有去实践你的了解。你说你知道走向与神沟通的路,但你却没有上路。你声称你在道上,但你没有举步。

可是你却来对我说,你已寻找和敲门了三十五年。

我讨厌做你的失望之源,可是……

现在是时候了,你不要再失望于我,而应当开始看清楚你真正是谁。

现在,我告诉你:你想要“受膏为基督”吗?那就像基督一样行,每一日每一分钟皆如此。(你并非不知如何行。他已向你们显示了途径。)在所有的情况下都象基督(不是你不能。他已为你们留下指示)。

在这方面,只要你寻求,你不是没有帮助。我每一天、每一分钟都在给你引导。我是那寂静的小声音,在其中知道转向何路,走上何途,如何回答,如何行为,说什么话——只要你真正寻求与我沟通,和我结合为一,就知道去创造什么样的实相。

只要聆听我。

尼:我猜我是不知道应怎么做。

神:哦,瞎说!你现在正在做!只要随时都这样做就好。

尼:我不能每天分分秒秒都拿着个黄色活页本跑来跑去吧!我不可能样样事都停下来,开始写便条给你,希望你提供给我你精彩的答案吧!

神:谢谢你。它们确实是精彩!而现在又有一个:是的,你可以!

我是说,如果有人告诉你,你可以跟神有直接的沟通——直接的连线,直接的联系——而你要做的,只是随时准备纸笔,你愿意做吗?

尼:那当然。

神:然而你刚刚却说你不要。或不能。那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的究竟是什么?什么是你的实情?

而好消息是,你甚至可以连纸笔都不用。我是一直跟你同在的。我不住在笔上。我住在你里面。

尼:这是没错,可是……我是说,我真的能相信这个吗?我能吗?

神:当然你能。这是我自始就开始要求你们相信的。这也是每一个宗教——包括耶稣——对你们说的。那是中心教旨。那是最终的真相。

我一直与你们同在,甚至直至时间之末。

你相信这个吗?

尼:是了,现在我相信了。我是说,比以前更甚。

神:好。那就用我吧。如果纸笔有效(而我必须说,那似乎对你蛮有效的),那就带着纸笔。带的时间更多一点。如果必要,就天天带,随时带。

贴近我。贴近我!做你能做的。做你必须做的。需做什么就做什么。

念玫瑰经(译注:rosary,在天主教也指念一串念珠(165颗)的经。)。亲吻石头。向东方鞠躬。唱赞美诗。摇动摆锤。试试肌肉。

或写一本书。

做需做的。

你们每一个都有你们各自的结构。你们每一个都以你们自己的方式领会我——创造我。

对你们某些人来说,我是男人。对你们某些人来说,我是女人。对某些人来说,我两者皆是。对某些人来说,我两者皆不是。

对你们某些人来说,我是纯粹的能。对某些人来说,我是最终的感觉,而这,你们称之为爱。你们有些人完全没有概念我是什么。你们只知道我存在。

而也就是如此。

我存在。

我是吹拂你头发的风。我是温暖你身体的太阳。我是在你脸上舞蹈的雨水。我是空气中的花香,我是把香气发散的花朵。我是那负载花香的空气。

我是你最早的意念之始。我是你最后的意念之终。我是那在你最精彩之际迸发的观念。我是那观念成真时的光辉。我是那促使你做最有爱意的事之感觉。我是那让你一再一再渴望此种感觉的部分。

凡能于你有效的,凡能使之发生的——不论是仪式、表演、冥想、思考、歌唱、说话或行动,只要能使你“再接触”——就去做。

为记得我而做,为重归于我而做。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zVGPU4PJJ9Sw3UIgmSiYbA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