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3

 



 

你抵抗什么,什么就会坚持

尼:通往神真正的路是什么?是经由弃绝(renunciation)吗?如一些瑜珈行者所相信的。而所谓的受苦(suffering)这件事又如何呢?是否如许多禁欲者说的,受苦和服务是通往神之路?我们是否藉由做好人而赢得上天堂,如这么多宗教所教导的?或是我们有自由为所欲为,违反或忽视任何规定,搁置任何传统教诲,投入任何自我放纵,因而得到涅槃,如许多新时代人所说的?是哪一样?严格的道德标准,或随你高兴就好?是哪一样?传统价值或边走边编造出新价值?是哪一样?十诫或悟道七阶?

神:你一定要一个确定的方式,是不是?……可不可以是以上皆非呢?

尼:我不知道,我在问你。

神:那么,我将以你最能了解的方式答复你,虽然我要告诉你的是,你的答案就在你内心。对所有听见我的话和寻求我的真理的人,我都是这么说。

每一颗真诚询问通往神的路是哪一条的心,都被示以那条路。每一个都被给以一个至诚的真理。顺着你的心路到我这儿来,而别经由你的头脑之路。在你的头脑里,你永远找不到我。

要想真正认识神,你必须忘记你的头脑。out of mind.译注:本为发疯、心神错乱之意。在修行上用为随心,跟着感觉走,而不是在理智上分析之意)。

然而你的问题要求一个答复,而我也不会避而不答。

我将以一个会惊吓你——并且也许会触怒许多人——的声明来开头:根本没有十诫这回事。

尼:哦,老天啊,没有十诫吗?

神:不,没有十诫。我要诫律谁?我自己吗?并且,为何需要这种诫命?我想要什么,就成了。所以,何需诫律任何人呢?

并且,如果我真的颁布了诫命,它们岂不会自动被遵守吗?我怎么可能那么希望某事是什么样子,以致颁布了命令——然后坐在一边,眼看着它不是那个样子呢?

哪一种国王、哪一种统治者会那样做?

然而我告诉你:我既非国王也非统治者。我只不过是令人敬畏的创世者。然而创世者并不统治,却只创造,创造——并且继续创造。

我以我的肖像创造了你们——祝福了你们。而且我曾给了你们某些应允和承诺。我曾以明白的语言告诉过你们,当你们变得与我为一时,会是什么感觉。

你们——就跟摩西一样——都是真诚的求道者。就如你现在一样,摩西也曾站在我面前,乞求答案。哦,我祖先的神啊!他呼道:请你屈尊纡贵显现给我。给我一个我可以告诉我的人民的记号!我们怎么能得知我们是被拣选的?

而我带来一个神圣的盟约——一个永恒的允诺——一个确定的承诺——给摩西,就如我现在来到你面前一样。摩西忧伤的说:我怎么能确定呢?我说:因为我这样告诉你,你听到了神的话。

神的话并非诫命,却是盟约。就是……

十项承诺(TEN COMMITMENTS

因为在你内在会有这些记号、这些征兆、这些改变,你将明白你已走上了通往神的道路,并且你将明白你已找到了神:

1 你将全心、全灵、全意的爱神。并且你不会将别的神放在我前面。你不会再崇拜人类的爱,或成功、金钱、权力,或任何的象征。你会把这些东西搁在一边,就像小孩将玩具搁在一边一样。并非由于它们不够好,却是由于你已经长大到不再需要它们了。

并且,你将明白你已走上了通往神之路,因为:

2 你将不会妄用神之名。你也不会为了不重要的事呼求我。你将了解思与言的力量,而你不想以一种不虔敬的方式称神的名。你不会妄用我的名,因为你无法那样做。因为我之名——伟大的我是”——永远不能被妄用(就是说,没有结果),将来也不可能被妄用。而当你找到了神,你将明白此点。

而我也将给你这些其他的记号:

3 你将会记得给我留一天,并且称之为神圣的。如此则你不至于长久停留在你的幻象里,而会使你自己记起你是谁和是什么。然后你很快地便会称每一天为安息日,而每一刻为神圣的。

4 你会荣耀你的双亲——当你在所有的思、言、行为中,都荣耀你的父母神时,你会明白你是神的子女。并且,就像你荣耀父母神,以及你在世上的父母(因为他们给了你生命),你也会荣耀任何人

5 当你观察到你不会谋杀(即是说,没有理由地故意杀人)时,你就明白你已找到了神。因为,当你了解自己在任何情形都无法结束另一个人的生命(所有的生命都是永恒的),若无最神圣的理由,你不会选择去终止任何一个特定的化身,也不会改变任何一个生命能量的形式。你对生命的新敬意会令你尊重所有的生命形式——包括植物、树木和动物——而只有为了最高善,才会去冲击它们。

而且,我也会给你其他的记号,使你明白你已上了路:

6 你不会以不诚实或欺骗亵渎爱的纯洁,因为这是奸淫。我答应你,当你已找到了神,你不会行奸淫

7 你不会取不义之财,也不会为了得到任何东西去欺骗、共谋,或伤害别人,因为这是偷盗。我答应你,当你已找到神,你不会偷盗

你也不会……

8 说不诚实的话,因而作了伪证。

你也不会……

9 贪图邻人之妻,因为,当你明白所有其他人都是你的妻,你又怎么会贪图邻人之妻呢?

10 贪图邻人的财物,因为,当你知道所有的财物都可以是你的,而所有你的财物都属于世界时,你为什么还会想要你邻人的财物呢?

当你看见这些记号时,你将明白你已找到了通达神之路。因为我答应,没有一个真正寻找神的人会再做这些事情。他根本不可能继续这种行为。

这些是你的自由,而非你的限制。这些是我的约定,而非我的诫命。因为神不会支使和命令神所创造的东西——神只告诉神的儿女:这就是你如何得以知道你已在回家的路上的记号。

摩西迫切地问——“我怎么会知道呢?给我一个征兆。摩西问的是你现在问的同样问题。有史以来,所有地方、所有的人都在问同样的问题。我的答复同样也是永恒不变的。但它从不是、也不会是个诫命。因为,我该命令谁呢?并且,如果我的诫命没被遵守,我又该处罚谁呢?

除了我之外,并无其他。

尼:那么,我并不需要恪守十诫才能上天堂罗?

神:根本没有所谓上天堂这一回事。只有你已经在那儿的一种明白。那是一种接受,一种了解,而不是努力追求或奋斗。

你无法去你已经在的地方。除非你先离开你在的地方,而那是自己扯自己后腿。

但讽刺的是,大多数人认为他们必须离开他们现在的地方,以便去到他们想在的地方。因此他们离开天堂,只为了去到天堂——中间还经过了地狱。

悟道(enlightenment)就是:了解无处可去,无事可做,并且,除了你现在是的那个人之外,你也不必做任何其他人。

你在一条无处可去的旅途上。

所以你们所谓的天堂是乌有之乡(nowhere)。让我们在wh这两个字之间留一点空间,你就会明白天堂就是此时此地(now...here)。

尼:每个人都那样说!每个人都那样说!逼得我快疯了!如果天堂就是此时此地,为什么我看不见它?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它?而且,为什么世界是如此的一塌糊涂?

神:我了解你的挫败感。但要试图了解这一切,就和试图要别人了解它几乎一样的令人挫败。

尼:哇!等一等!你难道是说,神也会有挫败感?

神:你以为是谁发明了挫败感的?你能想象什么是你所能经验的而我无法经验的东西吗?

我告诉你这一点:你有的每个经验,我都有。你难道看不出我是透过你来经验我自己吗?否则你以为这一切又是所为何来呢?

若非有你,我无法认识我自己。我创造了你,以便认识我是谁。

但现在我不会在一章里粉碎你们对我的所有幻想——所以我告诉你,在我最崇高的形式里,即你们称为神的形式,我并不会经验挫败感。

尼:呼!那好多了!你刚才吓到了我。

神:但那并非由于我无法经验,而只是由于我没选择去那样做。附带说一句,你也可以做同样的选择。

尼:但是,不论挫败与否,我仍觉得奇怪,怎么可能天堂就在此,而我却没经验到它!

神:你无法经验你所不知道的东西。由于你没体验到你是在天堂里,你便不知道你在天堂。你明白吗?对你而言,这是个恶性循环。你无法——尚未找到方法——经验你所不知道的东西,而你不知道你未曾经验过的东西。

悟道叫你做的是,知道某件你没经验过的事,从而经验到它。知道打开了经验之门——与你们的想象刚好相反。

事实上,你们知道的远比你们经验过的多。你只不过不知道你知道而已。

举例来说,你知道有一个神存在。但你可能不知道你知道那事。所以你一直等待着那个经验。而你却一直在有那个经验。然而你却是无所知地有那个经验——那就和没有那个经验是一样的。

尼:天哪,我们一直在这儿兜圈子嘛!

神:没错。而与其兜圈子,也许我们不如成为那圈子本身。这不必是个恶性循环的圈子。它可以是个崇高的圈子。

尼:弃绝是否是真正的灵性生活的一部分?

神:是的,因为所有的灵终究都会弃绝所有不真实的东西,而在你所过的生活中,除了你与我的关系之外,没有一样是真实的。然而传统意义的自我否定的弃绝是不必要的。

一位真正的大师并不放弃某样东西。一个真正的大师只不过将之搁置一旁,就如他会将任何他不再有用的东西放在一旁一样。

有些人说,你必须战胜你的欲望。我却说你只不过必须改变它们。第一种方法感觉起来像是一种宗教性的训练,第二种则是一种欢喜的练习。

有些人说,你必须战胜所有世俗的激情才能认识神。然而只要了解并接受它们就够了。你所抵抗的东西会持续存在。你所静观(look at)的东西会消失。

那些如此诚挚地想要战胜所有世俗激情的人,由于往往如此努力,以至于可以说,这反而变成了他们的激情。他们对神有种激情;想认识神的激情。但激情就是激情,用一种激情来换另一种,并不能消灭它。

所以,别判断你感到激情的东西。只要注意到它,然后看看它是否于你有用,是否对你想成为谁或什么有用。

记住,你经常不断地在创造你自己的行动里。你在每个片刻决定你是谁及是什么。你大半透过你对谁或什么觉得很热情因而做的选择来决定此点。

往往你们所谓的一个走上了灵修之路的人,看起来好像他正弃绝了所有世俗的激情、所有人类的欲望。但他所做的是:了解它,看清幻象,而离开那于他无益的激情——同时却由于那幻象所曾带给他的:可以完全自由的机会,而一直挚爱那幻象。

激情是将存在转成行动的爱。它是创造之引擎的燃料。它将观念变成了经验。

激情是火,鼓励我们去表现我们真正是谁。永远别否定激情,因为那就是否定了你是谁及你真的想要做谁。弃绝永不否定激情——弃绝只不过否定对结果的执着。激情是爱做事。做事就是被体验到的存在。然而,什么常常被创造为做事的一部分呢?期待

没有期待的过你的生活——没有要求明确结果的需要——那才是自由。那才是如神似的。那就是我所生活的样子。

尼:你不执着于结果?

神:绝对不执着。我的喜悦是在创造,而非结果。弃绝并非否定行动的一个决定。弃绝是否定要有一个特定结果的决定。这大有不同。

尼:可否请你解释激情是将存在转成行动的爱这句话的意思?

神:如如(beingness)是存在(existence)的最高状态。它是最纯粹的情绪。它是神的现在——非现在一切——非一切永远——从不的面相。

纯粹的如如就是纯粹作神(God–ing)。

然而,我们永远不能满足于只是存在。我们一向渴望体验我们是什么——而那需要神性的完全不同的另一面,那称为活动(doing)。

让我们假设,在你神妙的自己之核心,你是神那被称为一面(附带说一句,这是你的真相)。

且说,作为爱是一回事——去做某件有爱心的事则又是另一回事了。灵魂渴望去做有关它是什么的某件事,以便它可以在其自身的经验里认识它自己。所以它会试图透过行动去实现它最高超的理念。

这个对行动的渴望就称为激情。杀死激情,你便杀死了神。激情是神想要说

但,你明白吗,神(或在你内之神)一旦做了那有爱心之事,神就已实现了他自己,而不再需要更多的东西了。

而在另一方面,人类则往往有这样的想法,就是觉得他在他的投资上需要有利润。如果我们要爱某个人,很好——但我们最好能得到一些爱的回报。

不是激情,这是期待

这是人不快乐的最大缘由。这是分离人和神的东西。

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