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8

 

备注:本文中的非意识是指非正常清醒状态下的意识包括潜意识(灵魂意识)和超意识(神性意识)

 

梦的孕育和睡前导言

 

还有更古老的方式使得我们与非意识思想建立一个良好的关系----努力开发一个特别的梦的经历。这个方法常被用来激发一个能回答具体问题的梦。梦的孕育” 是很古老的说法。这个方法曾在古希腊Aesculapius医神的梦殿中被使用,是非常有效的一个方法。那个时代的市民若想得到对个人医疗问题的指导,就会通过精心设计的过程来刺激梦境以得到他们所需要的信息。那些指导梦者经过孕育程序的人也会帮助他们解释和实践梦的信息。

 

在当代,有些梦境研究者们也采用了这个古老的概念。一个值得一提的例子是Henry Reed博士,他的这方面工作在他自己的文章里有详细描述。(“梦的孕育,Dream Incubation”, Journal of Humanistic Psychology, Vol 16, pp53-70)

 

在几乎所有当代孕育梦境的形式里,一个基本的元素就是在梦者接近睡眠前时的导言。当然导言有多种形式,并不局限于在入睡前重复的词句。例如,睡在一个挂有著名电影怪物图片的房间里,可以看成是为一类梦境的导言性影响。

 

总的来说,我们讲的睡前导言包括:(1) 任何在睡前作用于感官系统的信息,(2) 睡前的主观印象的刺激。在这个定义里,非常明确每晚我们都会接受某种形式的睡眠导言,从而影响我们的梦。

 

凯西的解读经常提及导言对做梦的影响。在下面的第一段解读中,我们发现导言可以作为用来激发梦者的指导。在第二和第三段,我们发现导言这个方法对梦的内容的巨大影响,而且这类影响的特性可以总结为物以类聚、同种相生(Like Begets Like)” 

 

()通过在显意识处于从属状态下对潜意识给出的导言,可以按照潜意识给出的指导而产生。明白吗?(凯西解读136-18)

 

在物理意识被放到一边时,梦根据由个体的思想动力给出的导言而改变…(凯西解读900-200)

 

这些企图激发特定的幻像或梦境的将会随之而来,因为又一个宇宙法则在起作用!同种相生!(凯西解读5754-3)

 

在企图使用导言孕育某个特定难题的梦境时,我们必须问自己一个严肃的问题:是否我们在以一种非自然的方法迫使梦境的产生?就是说,是否我们试图在操纵我们梦境中的世界?如果是这样,我们就触犯了本章的最基本主题:与非意识的合作。

 

但是,正确地明白和使用睡前导言来孕育指导性的梦不是操纵。证据就在我们认识到我们内心的潜意识和灵性动力,是自然地以一种帮助物理意识的方式寻求表达。而阻碍这种表达实现的通常就是我们的意识欲望或扭曲的思维格局。从这个层面来说,导言不是用来针对潜意识和灵性动力的,而是用于思想动力,就是我们的显意识自我。通过导言的孕育方法是意识的合作性努力,而允许我们的梦境去做它们自然应做的事情。这在凯西解读中交待的很清楚:

 

我们明白,在被允许时,梦离意识越来越近,并可以将意识带入合一…(凯西解读900-174)

 

实际上通过使用导言取得指导性梦境的这个技术是很简单很直接的。首先提出需要得到解答的问题,最好写在梦的日记本上。通常要将问题叙述成可以用简单疑问句---可以用是或否来回答。例如,不要这样问,我同谁结婚?” ,最好这样这是我生命中最佳的结婚时期吗?” 或者问我同某某结婚是正确的吗?

 

下一步,我们应该就那个问题给出一个实验性的答案。因为作为灵性存在体,我们在地球上的部分任务,是学习做出与上帝之意愿同一的决定,我们需要练习。仅将决定权交给非意识是无法让我们长进多少的。而当我们有意识地选择时,我们在寻求来自无限角度---梦境的指导或反馈。当然最好将我们的测验性选择写在梦的日记中的问题旁边。

 

睡前的一段冥想和祈祷是对这种梦的孕育的过程非常有帮助。在你准备进入睡眠时,简洁地回顾问题和你的实验性决定。因为梦的其中一个机制是调用正在运行的程序,你晚上的梦境很可能就你的实验性决定给出反馈意见。有了来自梦境的反馈信息,你也可以选择维持或改变你的决定。例如,如果你有意识地决定准备与某某结婚,但接下来的梦境显示你们相互争吵、无法相处,你可能会重新考虑做出的决定。

 

在使用这一方法时,有两个要点我们必须牢记:恒心和诚心。经常有这样的情况,过了几个晚上我们才似乎得到关于我们实验性决定的梦的指导和反馈。还有一点,不是好奇心才让这个方法运作的。当凯西被问道如何确定一个梦是回答了给出的问题时,他回答道:不仅仅是一个愿望,当他有足够强的欲望寻求梦的回答时,就会得到答案。

 

最后一个关于睡前导言和梦的孕育是我们得到的回答的可信度。我们如何确知非意识在真诚地合作?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有一个步骤是去检验得到的指导与我们的最高理想是否吻合。就是说我们要问自己:这个指导是否与我所知道的生活中的最佳方向合拍?” 如果回答是” ,我们应该从头再来一遍寻求指导的程序。

 

但是,尽管我们对上述的问题有肯定的回答,并不意味着我们正确地理解了梦。笔者本人有亲身的例证。学校毕业后,我在考虑找工作的问题。我的第一选择是位于东海岸的一个机构。我与他们的工作人员谈过几次,为他们的理想和内容所感动。我做出测验性的决定,准备搬到东岸加入那个机构。然后我开始寻求祈祷和梦境,希望得到指导。

 

没多久,我有了一个梦。在梦中我同那个机构的一个人在谈话。我们讨论我去那边工作的可能性。当我醒来的时候,我记得梦的最后事件是他讲不行,” 没有工作,我最好不要过去。因为这个梦,我改变了决定,开始着手备用方案,在别的地方找工作。

 

但是,大约一周后我又有了一个梦。在这个梦中,我在走廊上走,看到上次梦里的那个人朝我走过来。我叫住他,告诉他我曾经梦见过他。他回答道,是的,我记得那个梦。但是你不记得整个事件。” 然后他告诉我第一个梦是如何结束的。他解释道在仔细考虑后,他改变了想法。将会给我提供一个工作。在第二个梦里,他提到了我的工作头衔和开始时间(大约在九个月后

 

基于第二个梦,我再次改变决定,搬到了那个机构所在地,并最终被雇用。提供给我的工作与梦里描述的几乎完全一致,开始时间是在梦中给出的日子的七天后。这个经历不仅告诉我们记梦会得到个人收益,而且指出如果我们尽可能地按照梦的指导进行实践,即使我们误判了指导和课程,反馈的循环将会发出纠正的信息。但是,如果我们不愿意努力去实践所知,反馈的回路就断开了。

 

作者:Mark

翻译:云思腾

來源: 凯西身心灵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