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2

 

不管一个人最初的修行动机如何,是为了摆脱痛苦、解决困惑,还是为了满足快乐,到最后都成为一种自我价值的追寻。动机不可能永远不变,随着时间进程和认识的深化,动力的来源也会变得更复杂或者更单纯。但是那种心理的需求和满足却不可能停止,一旦停止动力就会失去。

 

与其说人的心理是在不断寻求某种满足,不如说寻求满足就是寻求自我肯定的过程,寻求“我存在”以及“我是什么”。如果没有确定“我是”什么,将无法证明“我存在”的价值。一个人要如何确定自己是谁?从哪里来,最终到哪里去?对于这样的终极问题,通过外在形式来对自我产生定义,其结果也只能是一系列的心理和情感经验。我可以经历很多经验,但是经验的主宰者是谁,或者有没有一个真正的主宰者?

 

每一种心理和情感经验都会无意识地重复它自己,因为熟悉所以成了一种固化的模式。重复肯定不会带来真正的满足和快乐,反而会是一种灵魂深深的悲哀。生命每一天都如此鲜活,灵魂渴望探索,人心却依循着固化的模式。因为主宰者没有被看到,所以经验就显得孤立无援,而且不得不被环境支配,带来不可避免的心灵迷茫。事实是主宰者并不是单独存在的,是一种因缘的相互作用。因缘聚散纯属无常,所以也不存在一个永久的主宰者。

 

但是并不意味着没有一个“我”真实存在。如果“我”不存在一切体验就没有意义。但是这个我不可能从一种经验来定义,不可能来自一种心理需求和满足过程。我既然存在就应该有自知的功能,而且是一直都存在,真实而无改不受因缘作用驱使的,如同“我是”。“我是”就是这样一种存在状态,人心可以即刻感受到的一种真实存在感。

 

“我是”停止了向外延伸的一系列经验的追求,仅仅保留对自己的认知。经验是不可靠、暂时、非绝对的。“我是”让人不关心外在的定义也不关心时间。“我是”更主要是一种内在关系,超越心智的边界,对自己的一种永久认知。这种认知就是“我存在”的缘起。所以当这种“我是”在内心觉醒并成长,它就胜过了所有的动机。所有动机都有环境影响的结果,都有制约性,都是一种延伸。只有存在感可以和“我是”保持一致。

 

尽管如此,对“我是”的认知和定义也有一个逐步深化和扩大的过程。因为“我”看到了世界和我的身体,所以“我是”变成了一个人。一个男人或女人,一个富有或贫穷的人,美丽或平凡的人,成功或者失败的人。这种由身体和环境影响带来的定义让“我是”被分割成碎片。所以对于身份和存在感的需求成为了每一个人行为背后的心理动机。每个人都在无意识地寻求着自我的完整。但是事物却无法在分裂状态中寻找到完整,只有内在的完整认识才会带来外在的完整对应。要完整一个人要回到内在去质疑那些并不属于“我是”的外衣和概念。

 

抛开这层社会心理虚假的外衣,我们会经验另一个自我身份,“我是”变成一种情感或情绪。我快乐,我痛苦,我焦虑,我孤独,我嫉妒。这些情绪和情感同样依赖于内在需求和外在条件的相互交织,所以也不是“我是”,而是一种延伸。假如内在需求得不到满足,就可能导致情感的扭曲和偏离状态,延伸的距离就越远。离“我是”越远,“我”就越感受不到真正的快乐和存在感。

 

同样,思想的过程也不是“我是”。思想的过程创造了一个虚假的身份意识,这些身份意识来自知识和经验的认同。我思考和我所思考的对象仅作为大脑的一些活动而存在,并最终作为信息片段而储存于大脑之中。不断收集的信息强化了身份意识。但是作为“我是”并不特别作为一个思考的能力和对象而存在着。“我是”作为思想的一个见证,见证人格特性、知识经验、态度或表达,“我是”直接知道。但是“我是”一旦认同经验对象,“我是”就有了一个身份,这个身份就是小我意识。于是“我是”的存在感再次被局限在小小的身体范畴。

 

通过延伸的途径是不可能认识“我是”的。觉察到一切延伸并放下就是一种对于“我是”的开悟。开悟不是时间线内的事件,不是通过大脑想象中的努力过程而得来的。开悟是当下的自知,当这种自知变成一种惯性和自然本能,就会影响大脑功能。“我是”从大脑的意识流当中跳脱出来,不管大脑在经验什么,“我是”都作为一个岸上的见证而不是意识流当中的随波逐流者。但是这种见证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如果是紧缩或刻意的,就是头脑的经验。

 

这种认知必然是清明的。在这种清明里面“我是”和“我存在”就无法被限定,也无法用语言描述。假如头脑还可以在此刻描述它,用某一个概念和想象,那就已经不是了。或者头脑想把这种状态系统化、逻辑化,也将失败。在“我是”和“我存在”里面,虽然恒定却不断地运动和创新,没有什么固定的经验可以依循。一个人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充分去享受、感受。不带任何自我意识的沉浸其中。

 

当内在一点一滴的开悟累积到一定程度,时间线的因素才会被影响。思想就是时间的结果,当时间线被改变,思想的车轮就会减慢,更多的存在感就可以进入身体,并带来身体到心灵的一系列改变。为了稳住这种改变,能量是需要的。没有足够的能量,这种状态也会不断在外界干扰当中失去。所以它最终成了一个瞥见而非真正的开悟。但是不管怎样,内在必须先有体验,心理上有一个方向的转移,才能最终通过灵性觉醒的助力而达到目标。

 

【全線閱讀】《yachak》 

【yachak】20180518《修行和生理》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