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0

 

 

 

问:30年前我还是高中生的时候,一次假期随同学到她山村的老家去玩,路上走在山里的路上时突然瞬间感觉没有了身体却有意识在,瞬间又回到正常。感觉没有身体的瞬间却看到树叶阳光,听到鸟叫。这是你说的无眼耳鼻舌身意的感知吗?还是不明白以觉体见闻觉知是怎样的。

 

 

无眼耳鼻舌身意的感知,我称为超越感官的觉知。它的意意是,你认识到,眼耳鼻舌身意这些具体的感官只是见闻觉知的一种辅助装置,真正的感知者是心之自性本体。

 

当你了解到这,以心之自性本体,透过眼耳鼻舌身意之具体感官的帮助,去感知事物时,就是我称谓的超越感官的觉知,即无眼耳鼻舌身意的感知。

 

它和你具体的感觉有没有眼耳鼻舌身意的存在,没有必然的关系。事实上,你感觉到有这些感官的存在和感觉到没有这些感官的存在,对这颗心来说,对心的本自觉体来说,是一样的,是平等的。例如,一般人正常情况下感觉到有身体存在,和某些情况下突然感觉到无身体存在,对那自性之心来说,是一样的。

 

自性觉知之心,不在意你有身体或没身体,身体有或无,都不影响它的感知与自由。倘若心只有在感觉到没有身体存在时,才是自由,那么它就是受限的,它就是不遍的,它就是不圆满的,就是不自在的。

 

实际上,正常情况下我们感觉有身体存在是一种幻觉,某些情况下感觉无身体存在,也是一种幻觉。所以感觉有没有身体,或有没有眼耳鼻舌身意等,不是我所说的无眼耳鼻舌身意的感知。不受眼耳鼻舌身意等感官有或无影响的觉知之体的感知,才是我所说的无眼耳鼻舌身意的感知,超越感官的感知。

 

 

放松下来,静静的觉知——

 

见时,去觉知是见自己在见,不是我在见,中间没有能见者或持见者;闻时,去觉知是闻自己在闻,不是我在闻,中间没有能闻者或持闻者;感觉时,去感觉是觉自己在觉,不是我在觉,中间没有能觉者或持觉的人;知时也一样,去体会知是智自己在知,中间没有能知者或持知者……如此感觉、体会、觉知,便能认识到心的觉性本体。

 

以这个觉性本体去见闻觉知,就是我说的超越感官的觉知,就是我所谓无眼耳鼻舌身意的感知。

 

我们的六个感官只是六个通道,它们只是把信息或能量输入到觉体之中,真正觉知这些能量或信息的,是觉体,非感官。所以,实际上,人人都在使用超越感官的觉知,只有人知道,有人不知道而已。

 

不知道的,信息或能量,被那个被虚假的的幻觉所劫持,所占有,用来加强它,强化它,同时它也使自己迷失在那些虚妄的六尘中,随尘旋转,自感生死。

 

知道这个觉知本体的,他以觉知本体来见闻觉知,它不再随外境六尘旋转,也减少被自我意识劫持信息和能量并发展强大它自己和迷失它自己的机会,知道这个觉知本体并以觉知本体觉知者,当体涅槃,它不再随尘流转,它当下恒超一切,它不在时间、自我意识、幻尘等一切生灭虚假的现象中。这是解脱的开始。

 

这个自性本体,这个涅槃之知,才是你打坐的坐垫,才是你真正的坐骑,才是你真正开始着手修行的地方,才是我们真正的道场。了知于它,始正修行。

 

 

要想切入自己觉性本体,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感官皆可进行。我们可以从眼的见性开始,也可从对闻性的发掘和使用开始,鼻舌身意亦然。楞严经二十五圣各有范例。

 

如楞严经所说,种种法门,以耳根为入口的开展闻体的修持较为美好。通常,日常工作生活时,我以眼根见性为修持道场,于见性不动道场,用见性照物,观眼识分别,让变动的色尘印证见性的不动,让见性的不动印证色尘的幻性,相互加强,二皆分明,以至于不动的坚如磐石,能动的更显幻性。闲静下,我闭上双眼,关闭眼门,让眼根休息,开展以耳根为门的闻体的修行。

 

耳根闻性修行时,你的觉知要去觉知闻性本体,不要追逐声音,声音的有无、大小或这与那种,只是用来印证闻性和闻性的不动的。一旦你了知到闻性本体,就放松来,让闻性自己闻。在闻的觉界,就只有闻的如如不动和声的生灭有无,以及闻识、意识的分别活动,再也没有别物。不管从哪一根门进入自性的世界,一旦你进入,一旦你以自性之性感知世界,你会发现,这世界没有人,没有万物,没有物质,只有能量或波,与觉性的合离成像,流转迁化。

 

如果你还不曾认识觉性本体,如楞严经建议的一般,走以闻起修的路子比较好,因为闻性较之于见性、嗅性、尝性、觉性及知性,更加广阔、周圆和方便。所以,让观世音菩萨做我们的初师,走近佛陀,指日可待。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