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8

 

 

Q:学习观呼吸,觉察到自己离开观呼吸,需要刻意回到专注观呼吸,不能散乱,对吗?

 

观呼吸时,把呼吸当成一匹马,当成一匹由风做成的马,意识骑上它,但不驾驭它。意识跟着风马走,它快你就注意到快,它慢你就注意到慢,它停你就注意到停。你坐在马上,是休息的,是观光的,不必耗费任何一点点多余的心理能量浪费在马上,浪费其他事情上。

 

将你所有的心理能量变成放松,变成觉知,骑在呼吸这匹风马上,你不是流浪,你只是跟这马在一起,保持觉警,注意马的速度,注意马的脚步,注意马给骑马人带来的感受。如果有一个片刻,你注意到骑马人不在马上了,它跳下马试图去骑一只兔子、山羊、公鸡或另一只野兽,老虎、狮子或野狼等,注意到后,回来,继续骑马。

 

如果你选择观呼吸作为你的修持法门,那么,呼吸这匹风马就是你的坐骑。当你试图休息时就坐上它,当你试图修行时就坐上它,记住,你的休息就是修行,你的修行就是休息,骑在风马上观察这匹以风为体的马,观察马的脚步,观察马的速度,观察骑马人的感受,在你的马上休息,在你的马上修行。

 

当你观呼吸,你可能会了解到:在开始,骑在马上的可能是一只猴子,这只猴子并不能老老实实的坐在马背上,它可能一会跳下来骑这,一会儿跳下来骑那,它并不安心于骑在一匹马上,它一会儿跳上公鸡的背,一会儿跳上老虎的背,一会儿又跳上一棵树枝,不要紧,当你注意到时,让猴子重新回到马背上。

 

马才是一个人西天取经的最好坐骑。这是为什么白龙马成为西游记里唐僧的坐骑的原因。在最初,马是龙,骑马的是猴子孙悟空,那时骑马——实际是骑龙——的过程是一场战斗,这常常是初起修行观呼吸者的状况:龙是不稳的,腾云驾雾般的,而骑士也不能老老实实,它是猴子而非人。

 

当修行到了一定程度,猴子战胜了龙,这时骑者和被骑者都变了:龙变成了白龙马,骑士也由猴子孙悟空变成了唐僧。这时,真正的修行才开始。观呼吸者才开始踏踏实实的观呼吸……

 

开始观呼吸,猴子驾驭龙,那几乎是一场场在天空里的战斗;后来观呼吸,那是唐僧骑着马去取经,去寻找,那是有目的的,他走的路也是常人的路,磕磕绊绊,有苦有乐;但当观呼吸踏入正确路,这时,骑士和被骑又再次变了:骑士变成了佛——觉者,而马变回了龙——一条以风为体,游弋在内在之空里的白龙,那温和的呼吸,那能带来安详、安定及生命能量的呼吸。但这不是观呼吸的最后状况。

 

观呼吸的最后一个阶段是:一个正常人——一个你看不出是修行人的人,骑着一匹白龙马——龙与马的和合——走在人间……。其观呼吸的情况,如文章开头所述:

 

他观呼吸时,把呼吸当成一匹马,当成一匹由风做成的马,意识骑上它,但不驾驭它。意识跟着风马走,它快你就注意到快,它慢你就注意到慢,它停你就注意到停。你坐在马上,是休息的,是观光的,不必耗费任何一点点多余的心理能量浪费在马上,浪费其他事情上。

 

他将所有的心理能量变成放松,变成觉知,骑在呼吸这匹风马上,他不是流浪,他只是跟这马在一起,保持觉警,注意马的速度,注意马的脚步,注意马给骑马人带来的感受。如果有一个片刻,他注意到骑马人不在马上了,他跳下马试图去骑一只兔子、山羊、公鸡或另一只野兽,老虎、狮子或野狼——他那些心理故事、他那些情绪等,注意到后,回来,继续骑马——观呼吸……

 

选择了观呼吸作为他的修持法门,呼吸这匹风马,就是他的坐骑。当他想休息时就坐上它,当他想修行时就坐上它,对他来说,休息和修行是同一回事,修行和休息都是指心回到它毫不费力的活着的状态。

 

那个骑马人——那个观呼吸者是优雅的,他时时骑在那匹以风为体的马上,放松而又觉警地观察着马的脚步,观察着马的速度,观察着骑马人的感受,他在马上休息,他在马上修行……他在他的马上行无所行。终日行而无所行,这就是他的定。一个观呼吸者——一个骑风马者的安定。

 

以风为体,以风为马,以呼吸之风马,为你的坐骑。踏上观呼吸的修行人,都是以呼吸之风马为坐骑的人。我们这些观呼吸的修行者,是一批特别的马队,我们都骑着那看不见的白龙马,跟在唐僧的身后取经。我们并不是唐僧的徒弟,我们每个人也是唐僧,身下有白龙马,身后有孙悟空、猪八戒和沙僧,行走的路上也有那只有自己才能看见的牛魔王、黄风怪和数不清的妖与精。但我们不怕,当我们醒来,那不过一场梦,一场梦里的元素和情景。

 

先不管他梦或非梦,且骑上你的风马——“观呼吸……在那马背上,随马而行。马行知道马行,马停知道马停。在那马背上休息,在那马背上放松,也在那马背上觉警。在马背上观照。在马背上走马观花……这是我所说的观呼吸的修行。愿你有此一悟,有此一行。早得解脱,获大安定。

 

一念行者合十。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