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慈悲会被描述为仁慈。只有当一个人陷入无助的时候,仁慈才有意义。大多数人,当他们自食其力的时候,是不需要仁慈的。他们需要被接纳,被接受,被爱,他们不需要仁慈。慈悲是一种包容一切的激情。当我说包容一切,激情本质上是一个排外的过程。当两个人萌生激情,整个世界就消失了。这就是激情之美,因为激情是排外的,世界就在你们的激情中消失了。

  

     慈悲是一种包容一切的激情。也就是说,慈悲已经成为一种无所不包的激情了,相比激情,它有更多的面向。慈悲不是干瘪的仁慈,不是你高高在上,善待众人,这不是慈悲。慈悲是主动积极的参与,这是一种激情。无论你看到什么,你都对它产生激情。你呼吸的空气、脚下的土地、所吃的食物以及你看到和看不到的人,任何你意识到的,你都对它抱有全然的激情。这就是慈悲;在这样的激情中,慈悲包容了一切。因此,慈悲并非缺失了激情,而是一种更为宽广的激情。 

   
问:请问要怎么样才能达到这种包容一切的激情呢?有没有某种巨大的飞跃?有没有某种发生在灵魂中的东西能将一个人打开?

 

    萨古鲁:慈悲绝对不是激情的逐渐增加。这不是说,今天你对一个人充满激情,明天你对两个人充满激情,后天,你对1025个人充满激情......不是这样的。当你处于一种心理状态,你的念头、情绪就比你的存在体验更为重要,你最多只能体验到激情。不幸的是,大多数人无法完全体验到激情。激情是美妙的。如果你的觉知超越了你的心理范畴,那么你生命就变成了存在,你清楚地知道,在你的体验中——不是智能层面的理解——当下只是一个生命的集合,而你只是冒出来的小气泡。所以,当你明白,这就是生命的一个集合,你只是一个小气泡,而你还在想着你是一个独立的气泡,如果这种个体性在你的体验,理解和认知中消融了,那么慈悲就是一种自然的存在方式。在某种意义上,没有别的存在方式,因为,你体验的一切都是我自己。这不是你培养出的一种价值观或者伦理观。

 

    我们在这个房间,在呼吸,我们呼出的就是树木吸入的,它们呼出的就是我们吸入的。或者,换句话说,你的一部分呼吸器官就在树上面。如果这变成一种你的体验过程,我都不需要告诉你在走路的时候,不要摘下这片叶子,请你离开。你绝对不会这样做的,因为这就好像他们走过你身旁的时候,拔下你的头发一样。这甚至不是一个念头,不是一种意图,不是一种道德规范,“我不会摘树叶,”’你不应该摘叶子。”没有这些东西。就只是这样,这就是你将有的存在方式。这就是人的本质。只有因为一个人认同了自己的念头、情绪和身体,他才失去了这种自然的意识状态。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