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5

 

 

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许多民族都流传下了自己的预言,为后人起到告诫和启示的作用。

 

在很多的著名预言中,都提到了人类将要经历的一场巨大劫难,也就是人们传说中的“大灾难”。所有这些预言的描述都非常的相似:在持续多年的“大灾难”中,世界充满了各种大型的灾害祸患,给人类生命带来浩劫。

 

在“大灾难”中,除了可怕的自然灾害之外,各种预言所描述最多的有三种灾难表现:一个是战乱,即预言中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另一个是“天火”,即预言中的核战争;再有就是“大瘟疫”。而在所有的各种灾难表现中,对于人类生命毁灭程度最为惨重的则是“大瘟疫”。

 

从相关预言来看,对于这场“大瘟疫”给予最为详细描述的预言,包括在中国历史上于民间流传广泛的佛家预言《五公经》和道家预言《太上洞渊神咒经》。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这些预言在描述“大灾难”惨烈现象的同时,却又都留下了如何避免灾难的重要伏笔,也就是说,在这场毁灭性的“大灾难”中,世人的选择可能改变历史的轨迹。

 

本文就预言中和“大瘟疫”相关的几个话题予以解析和探讨:

 

一、“大瘟疫”发生的时间范围和表现

二、预言中避免灾难和瘟疫的伏笔

三、预言中灾难的变数

 

鉴于目前中国的疫情,预言中所描述的事态发展可谓比较敏感,也比较令人难以置信。本文旨在尊重预言原意的基础上,从预言的字面意思上做出本文所认为的最为合理的解释。所言虚实,留予历史验证与读者评断。

 

其实,所有相关的中国历史预言都预言了这场“大灾难”发生之前的最后一个朝代是中共政权。

所有相关的中国历史预言都预言了这场“大灾难”发生之前的最后一个朝代是中共政权。(图片来源: Adobe Stock

 

一、“大瘟疫”的发生时间范围和表现

 

“子丑之年江边起,死者万万欠棺材”──这是佛家预言《五公经》对于“大瘟疫”起始和表现的描述。那么,这里的“子丑之年”所对应的西元纪年是什么呢?有人会想:也许“大灾难”包括“大瘟疫”将在一千年以后才发生也说不定。要确定“大瘟疫”的具体发生时间,我们首先来确定“大灾难”的发生时间范围。

 

(一)“大灾难”的发生时间范围

 

其实,所有相关的中国历史预言都预言了这场“大灾难”发生之前的最后一个朝代是中共政权,而且,中共政权的灭亡是伴随着“大灾难”之降临世间。

 

在中国历史预言中,能够将“大灾难”发生的具体时间同西元纪年明确对应的预言之一是佛家预言《五公经》。

 

据其描述,“大灾难”将发生于“下元甲子轮回末劫”期间。经过仔细推算,可以明确其中所述的“末劫下元甲子”是指 1984 年至 2043 年的六十年间。(关于“末劫下元甲子”的推算详细过程,请见《预言中的国共两党宿命和“大灾难”》系列文章。)

 

道家预言《太上洞渊神咒经》描述了“来世劫尽(末劫)之运”。其中被描述的第一个末劫时期灾难事件是壬午、癸未年发生的一场可怕的瘟疫。而壬午、癸未在“末劫下元甲子”的 1984 年至 2043 年中对应的是 2002 2003 年,因此这场预言中的瘟疫是指 2002 2003 年间发生的“萨斯”瘟疫。其实,《太上洞渊神咒经》对于这场瘟疫病状的描述,同现代医学对于“萨斯病”(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症状描述完全吻合。

 

然而,人们一般所认为的“大灾难”,是指“末劫下元甲子”中的一个特殊时期,其间发生的大型灾难最为惨烈、最为集中、最为持续,主要现象包括上文提到的战乱、天火和大瘟疫。本文称这段特殊历史时期为“大灾难”时期。

 

从相关预言来看,“大灾难”时期是处于 2018 年至 2043 年间的一段“前后只在十余年”(《五公经》)的时间。

 

《太上洞渊神咒经》在描述“大灾难”时期的瘟疫发生时间范围时,描述了大瘟疫的两个高峰期。

《太上洞渊神咒经》中描述了大瘟疫的两个高峰期。(图片来源: Pixabay

 

(二)“大瘟疫”的发生时间范围和表现

 

那么在预言中,“大灾难”时期对于人类生命毁灭程度最为惨烈的“大瘟疫”究竟是什么时间开始发生的呢?其高峰期和结束时间又是什么呢?

 

在中国历史预言中,明确描述“大瘟疫”起始时间的预言寥寥无几。其中,《五公经》的一个版本对于“大瘟疫”的起始时间和地点给予了比较具体的描述:“子丑之年江边起”。

 

“大灾难”时期的 2018 年至 2043 年间有两个“子丑之年”:庚子( 2020 )和辛丑( 2021 )两年,以及壬子( 2032 )和癸丑( 2033 )两年。

 

结合现实中正在发生的规模庞大、凶猛夺命的“武汉肺炎”,一个自然而且比较合理的推论是:庚子( 2020 )和辛丑( 2021 )两年应该是预言中的“大瘟疫”的起始时间;而且,“江边”是指长江岸边的武汉。

 

尽管人们都在期望这场“大瘟疫”能够很快度过高峰从而迅速结束,然而,《五公经》还有版本说到:“壬子癸丑两年,但八九月,朝病暮死,又遭兵火之灾,十分死九分。”也就是说,在壬子( 2032 )癸丑( 2033 )两年,还会有大瘟疫,甚至更为惨重。

 

其实,《太上洞渊神咒经》在描述“大灾难”时期的瘟疫发生时间范围时,描述了大瘟疫的两个高峰期,或者说是两场大瘟疫:“甲辰( 2024 )、甲寅( 2034 )年,有三十六万疫鬼来杀恶人,恶人多故。”

 

因为“天机不可泄漏”,因此预言多采用隐晦的方式来描述未来。

因为“天机不可泄漏”,因此预言多采用隐晦的方式来描述未来。(图片来源: Adobe Stock

 

1 )第一场大瘟疫

 

“但看辰年中秋月,家家户户有蛆虫;子丑之年江边起,死者万万欠棺材。”这是《五公经》对于“大灾难”中一场大瘟疫的描述。

 

根据现今(庚子年)正在发生的“武汉肺炎”,以及《太上洞渊神咒经》所述的甲辰( 2024 )年将达到第一个瘟疫高峰来看,《五公经》的这一描述应该是指第一场大瘟疫。

 

也就是说,第一场大瘟疫的起始时间是庚子( 2020 )和辛丑( 2021 )两年,起始地点是“江边”武汉。这场瘟疫似乎将时强时弱地持续经过寅卯两年,即壬寅( 2022 )和癸卯( 2023 )两年,在甲辰( 2024 )年的“中秋月”(黄历八九月)才达到真正高峰:“寅卯辰年八九月,遍地死人不堪言;米熟五谷无人吃,丝绵衣缎无人穿。”(《五公经》)

 

《五公经》对于大瘟疫的高峰期还描述道:“世上寅卯辰巳年,天差魔王在前,立不待死时将延,早时得病暮时亡。”

 

也就是说,届时的瘟疫病毒似乎早已多次变种,甚至可能已经演变成为一种新型瘟疫,凶恶异常,造成染疫者“早时得病暮时亡”,“家家户户有蛆虫”,“遍地死人不堪言”。

 

换言之,现今的“武汉肺炎”似乎只是甲辰( 2024 )年大瘟疫高峰的一个引子。即使有朝一日“武汉肺炎”跌入低谷,恐怕人们对于瘟疫的事态发展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值得一提的是,《太上洞渊神咒经》在描述现今年代(甲午旬年,即 2014 2023 年)的瘟疫发生现象时说道:“赤乌(乌鸦别称)七十万头,飞行天下,人见者自然疫病,不可得治救。”此现象与在湖北省一些重疫地区发生的现象相符,令人悚然。

 

2 )第二场大瘟疫

 

第二场大瘟疫的起始时间很可能是《五公经》所述的壬子( 2032 )和癸丑( 2033 )两年;而这场瘟疫于《太上洞渊神咒经》所述的甲寅( 2034 )年达到高峰。

 

根据预言,这第二场大瘟疫的来势可谓凶猛无比,几乎都没有起始和高峰的区别:从其起始的壬子( 2032 )和癸丑( 2033 )两年到其高峰期甲寅( 2034 )年,《五公经》的描述是“朝病暮死”、“十分死九分”;《太上洞渊神咒经》的描述亦是“死十分遗一也”,惨烈至极。

 

其实,从所有的相关历史预言来看,在这些预言者所能够认识到的过去历史安排中,持续多年的“大灾难”,尤其以“大瘟疫”为甚,对于人类生命的毁灭程度都是“十不剩一”,惨烈无比。比如,《五公经》描述“不论贫富,天下人民十分灭九分”;《太上洞渊神咒经》亦描述“死十分遗一也”;《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预言“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格庵遗录》预言“朝生暮死,十户余一”;《圣经.启示录》也是预言人类因受“撒旦”迷惑而遭灭顶之灾、死亡无数等等。

 

关于大瘟疫在高峰期疫病症状的表现,《太上洞渊神咒经》的描述是“身生恶疮虫癞之病,脓血臭烂”;《五公经》的描述是“眼中出血,身中出浓,肚中生蛆”,且“家家户户有蛆虫”,“红粉美人流血死”。似乎届时出现了一种嗜人血肉的毒菌“蛆虫”,其杀伤力无可比拟。

 

综合以上分析,如今人类可能已经进入到历史预言中的“大灾难”时期,而且,这一时期可能将持续“十余年”的时间,于甲寅( 2034 )年过后逐渐平息。

 

(未完待续)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作者: 壬静思

本文網址: http://kzg.io/gb3sZL

(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