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你在以谁的名义讲话?以你的名义还是我的名义?你更愿意以谁的名义讲话?你更愿意拥有谁的心?你更愿意表达谁的心?你更愿意侍奉谁的心?

你已经以你自己的名义讲得太多了,或说以你小我的名义讲得太多了。我知道你不希望再与各样搅扰的阴影打交道。干扰似乎出现在你之外,搅扰这个词似乎表明了它属于你,以一种曲解的方式,你吹捧它,就好像它是什么伟大的、使你高贵的东西。

现在开始,别再介意各种小事对你的搅扰了,因你注定是伟大的。你得放弃你之内的愤怒和焦躁,你已受够了它们。你当然宁可感觉良好。你会的,我知道你会的。但你用搅扰给自己戴上镣铐。

打破这些界限。如果你渴望美好的意愿,你只想要美好的意愿,为什么不即刻拥有它们呢?为了彻底地感觉良好,你必须停止伤感。让我们公平而诚恳地说出来:

伤感是小我的一种表现,是小我在伤害你的感情,伤感不属于高境界。感到伤感并非是因为你比别人更细腻或更敏感。伤感是因为你被小我迷惑住了,只有这一种解释。是的,你不想再跟小我打交道了,但同时,你坚定的抓住你的自尊不放。自尊心、防卫等等,都是乔装的小我。

你不是为了来做豌豆公主。为确定那个姑娘是否真正的皇室公主,王子的母亲/女王,在二十层床垫和二十层鸭绒被下面放了一粒豌豆,公主因为豌豆硌着睡不好觉,她被那粒豌豆折腾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以致睡不着。

其实,要测试真正的皇室公主,更好的办法就是看此人是否善良温和。只有这个才能揭示出真正的公主。超级敏感并不能说明你比不敏感的人高明。

真正的答案是,你得停止如此的敏感。是的,人生是关于你的,但所有的生活却不是围绕着你来转圈的。当然,是的,你是主角,但你是许多的主角之一。你必须释放夜郎自大般的敏感。你感到受伤是因为你对你认为的那个伤了你心的人太敏感。你感觉的那个伤了你心的人,毫无疑问,也在迷惑。你不要设立谜局,最好你是一本打开的书,最好你能用不同的方式来思维、不同的方式来观察、不同的方式来反应。

让自己更容易接纳,准备好并愿意体谅他人,而不是从你的良好意愿里排除他们。宽厚、仁慈、谦虚、温和,如此才好。给予他人利益,对他人的需求要敏感。

这世上的每个人都读着与别人不一样的书本,得出的是不同的结论。每一个我的孩子都是不同的,每个人都不同。

在任何情况下,宽厚、仁慈、谦虚、温和。不要设立标签,上写:此人得谨慎处理。

把你的感觉放粗糙些,选择爱而不要选择高贵的敏感,给予爱而不要吸取不快。将注意力放在你如何与世界、与他人的互动上,而不是义无反顾地代表你自己来敏感地感觉。你不需要卫士,你不需要保镖,成为真正的王者。即使你不得不与豌豆打交道,不要去介意别人头脑中的形象。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whose-heart-would-you-rather-serve.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