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无论你在生活中发现什么样的困难,它们都会堵在你的心里,你需要去做的就是将困难从你心里排除。不论什么浮现在生活的表面,只要你将其视为困难,那么困难的思想就袭扰你的心,袭扰你清白的心。因此当你的心沉浸于这样或那样的痛苦之中,不管麻烦是大还是小,你的心都要承受它带来的负担。

你意识到,负担其实是你某种思想的一种后果。本没有负担这种情况,它只出现在你的思想里,是你的思想创造了负担。看起来是你的思想没事找事,你还冒着这样的危险:我是谁呀,我不该这么做么?这个问题开启了你痛苦的大门。

正确答案是:你对这个事情什么都不用做。

对于一件即将过去的事情你真的要做点什么吗?

你可以从多种角度来看,这种情况很糟糕,你说。那种情况,其实,是你说的它是那种样子。

如果我曾告诉过你不必让自己承担痛苦,会怎么样?这不够酷。亲爱的,即没必要也不用装酷。

甚至是那些被称之为悲剧的事情也不必用悲悯的眼光去看待,这有点象你模仿你得到的一本书一样。这是一本讲述痛苦的书,这本书列出了痛苦的目录以及它们可以被承受的程度,你感觉这些列出的可承受的痛苦反应是可以模仿的,于是你的痛苦就被指定给了你。

不要认为我不重视你情感上的伤痛,我未曾不把它放在心上。你的痛苦是真实的,不管你的失落是否来自于收入还是深爱的人,它都切切实实地依赖于你。你未曾弥补,但是你可能将其当成一种付出。你觉得你整个的世界都崩溃了,看起来就是那样,然而看起来的情况与真实的情况通常不是一回事情。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是世界的终结,也不是你生活的终点,或许只是为你所熟知的生活之终点。不管发生的是什么,那也是你生活的一部分。生活中发生的事情并不意味着对你的蹂躏,也不是对你的践踏。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会经历它,你都可以活得好好地,你仍能继续前行。

你依赖于如此之多的事情,那是因为你相信你就该如此。你牵强附会了太多的事情,比如你将你的工作视为你的生命线,你将你的爱人视为你幸福的源泉。

你曾决定不让一些事情发生,即便你清楚地知道它们正在发生,比如工作丢了,不测风云来了。俗世中的生计和生活不是一尘不变的,它总是如此,但是你坚信它是恒久不变的。你是永恒的;你的生命力,如果我们可以这么称呼的话,也是永恒的;你的灵魂是永恒的;爱是永恒的,其他的一切都是暂时的。即便如此,你还是去对抗改变,甚至你明知它不可抗拒。

时间只在俗世中存在,你靠时间生活,但是你仍然在反对它。你坚信你的生命、你的个性以及你的生活状况永不改变,除非你想改变某些生活带给你的东西它们才可能发生变化。

你想要某种东西,你没有得到。你拥有过某种东西,透过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它从你那里消失。你并未想过要什么东西,它却会找上你。

生活里没有惊奇,但是你还是被惊到了。然后你就指控生活,谴责它的罪行。然后你的头脑牺牲了你美丽的心灵,你的头脑却称其为合理。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reality-vs-truth.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