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安士利.麥克勞(Ainslis MacLeod)

編輯:黎飛翔   翻譯:黃貝玲

 

 

四級靈魂

 

當靈魂進展到第四級層級時就會開始擺脫強烈的尷尬與不安。他們開始參與世界的運行,就像小小孩試著加入大孩子的遊戲一樣,四級靈魂極力想要仿效他們所景仰的那些人。

 

他們景仰的那些人是上一級的五級靈魂。五級靈魂就像是很酷的大哥哥,舉手投足充滿自信,也了解世界的運作之道。反之,四級靈魂則不夠練達事故,儘管如此,他們還是盡其所能的運用這項擴展的機會。

 

四級靈魂對子女的影響極其深遠,他們渴望成就,因此成為有責任感的父母。他們希望孩子做好每一件事,一方面是因為孩子的成功可以光耀門楣,另一方面也是這一級的靈魂開始了解到孩子是獨一無二的個體,而不只是他們自身生命的延續。

 

這是一個難熬的階段。在他們後頭的是有很強烈道德觀念的年輕靈魂;在他們前頭的是崇尚實利主義的五級靈魂。當他們尷尬地腳踏“上帝”與“財神”的兩條船時,世俗經驗不足使他們露了馬腳,經常落入虛偽的危險之中。

 

他們譴責其他人道德淪喪,但自己也有這方面的問題。甚至被人發現他們賭博成習、嗑藥成癮或有非婚生子女等。面對自己的失敗他們大多否認自己有問題,甚至會怪罪媒體斷章取義。

 

當他們開始在這個世界發展時,四級靈魂會建立起鞏固的社群、對教育產生前所未有的興趣、積極朝幾種特定的職業發展。在這個由五級靈魂主導的競爭世界裡,他們正在尋找有用的經驗和教訓來幫助他們活下來。

 

五級靈魂

 

五級靈魂不僅活潑、生氣蓬勃,而且都扮演著努力推動事物前進的角色。要不是他們,我們今天可能還騎著馬、坐著馬車到處奔波。五級靈魂全然接受這個世界。事實上,他們相信這個世界是屬於他們的,是供他們予取予求的。

 

年輕靈魂內心的不確定感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他們帶著自信悠遊於這個世界,在探索時既要權也要錢。

 

這個層級受幻象(1)的控制最為嚴重,必須投入更大的心力心靈才有可能真正的覺醒。對這層級多數的靈魂而言,心靈層次就跟童話世界一樣虛幻遙遠。對於那些沉湎於幻象的靈魂,伴隨着而來的危險就是剝削,他們喜歡隨心所欲、予取予求,忽略長遠的後果。

 

五級靈魂深信帝國主義對文明教化的影響。縱觀歷史,他們征服過許多社會族群,為自己帶來更高明的技術,以及他們自認更先進的文化。

 

五級靈魂熱衷政治,喜歡爭權奪利的刺激感,然而這些迷戀幻象的靈魂在乎的是“統治”而非“治理”國家。即使自己國家陷入戰爭,他們眼中真正的敵人依舊是反對黨的政敵。

 

五級靈魂會創造活躍的大城市,由於他們總是推動事物向前。他們所處的時代科技會以驚人的速度發展,他們對於新奇事物的渴望讓市場遠遠不乏新產品。華爾街及大型企業都是五級靈魂的傑作,這些領域給了他們影響世界的舞台和空間。

 

 

 

從亞歷山大大帝到多數美國總統,每位世界級領袖幾乎都是五級靈魂。他們是兩國邊界、地幅一再發生變化的原因。除非進入下一級,否則這些靈魂並沒有太多時間反思。而且他們仍然保有年輕靈魂孤立自己的習性,因此會建構門禁森嚴的社區以及不利社交互動的公寓。

 

拉皮、隆乳是五級靈魂延續青春的方法。他們內心認為年老意味死亡。年輕靈魂對死亡有一種恐懼,直到下一級之前,這種恐懼都不會消失。

 

(1:幻象是肉身層與靈魂世界的障礙。它不僅防礙對人生的澈悟,也讓我們無法看清所有人類其實是息息相關的,我們每個人都容易受幻象所苦。幻象遇到內省就會破滅,某些靈魂比其他人更有能力克服幻象的影響就是這個原因。)

 

六級靈魂

 

這一級的靈魂剛剛從年輕靈魂晉升為老靈魂,他們會經歷180度的大轉變,從探索外在的世界轉而探索內在的世界。尋找人生意義的過程稱為“追尋”,這個過程會一直持續,直到靈魂在地球上第十級的最後轉世。

 

六級靈魂不會輕易接受傳統觀念,他們質疑每一件事。由於看事情的角度變了,這些年齡漸長的靈魂不再天真,取而代之的是處處懷疑或批判的心態,他們不再以權威者所教導的角度看待這個世界。

 

年輕靈魂對於不公不義的事情比較能容忍,因為他們相信將來都會有報應。但到了這一級,他們可也不願意再百依百順了。他們會為自己及周圍的的人爭取更多公平待遇,而且在今世就要,不是等到下輩子。為此,他們會組織工會、聯盟或其他非營利的組織。

 

六級靈魂開始體認實利主義的膚淺,但又不確定幸福的泉源來自何處。他們覺得人生需要更深層的意義,實際上,他們認為自己追求的是心靈而非宗教的寄託。

 

他們透過文學與藝術探索自己(他們具有創造力但少有創新),研究他人變得有趣,了解別人行為的動機可以幫助六級靈魂了解自己,“真我”究竟為何。他們對於異類的戒慎害怕逐漸減輕。在各種族群與文化之間不斷轉世之後,他們更能接受別人的相異之處,也不再像年輕靈魂那樣對死亡深感恐懼。

 

對於人生意義的追尋及反思讓他們不再向外,而是向內尋找問題的答案。不過也容易小題大作。由於“自我懷疑”的危險,他們一旦面對信念或性別傾向這類問題時,往往陷入強烈的內心掙扎。

 

 

 

幻象在六級靈魂的人生不再扮演重要的角色,他們漸漸傾向於和平主義,對於武力衝突覺得不安主要的原因有二:

 

1.幾輩子上戰場打仗的經歷讓這些老靈魂深刻體悟到『戰爭解決不了問題』。

 

2.這一級開始的反思讓他們意識到人類實際上是密不可分的。

 

隨著這股意識逐漸增強,六級靈魂失去了控制、支配的意願。他們了解滿足自己需求最好的辦法其實是圓融與合作。到了進入第七層級的時候,這些靈魂將具備面對新人生所需的洞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