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回答WandaKevin的问题.

 

问题Datre提到在我们的死亡过程中,我们必须保持觉知,这样我们才不会放弃一切,且能从刚刚完成的一生中学到东西.这里有一些问题我想问问.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在死亡的过程中保持我们的觉知或意识是如此重要?

 

DATRE: 你看,在当时那个特定的传导中,我指的是那些在"死亡地带"的个体,他们只能靠汲取刚死亡的人,也就是刚从生活地带来到死亡地带的人的能量,才能维持住自己的存在.

 

那只不过是你们的一种过渡.换句话说,当你睡着时,你是"";当你醒来时,你依然是"".当你死亡时,你同样是"".这里所发生的是:"死亡",会有一定的"振动"结构.

 

还有你们想丢弃所有"罪恶"的问题 - 你说:",是的,请带走我所有的罪恶,我不想要它们,不要它们".你们的"罪恶"到底是什么?你们的"罪恶"就是你们称之的"坏的体验".现在,你会说:"我为我做过的一些事情感到羞愧",为什么?若你能理解自己"为什么"那么做,为何还要感到羞愧?也许现在"时机"未到,你还未理解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但在你们称之的"生命回溯",你就能够转过头看看"为什么"你为自己创造了这样的经历.那里总有你想学习的东西.

 

印度有句俗语:"你需要穿上别人的鞋子走一英里,才能理解别人".若你想理解别人,就要先理解你在这场人生中经历的所有境况.这是两个相铺相成的重要"基础".如果你没有体验过,你该如何理解那些"已经经历过的""正在经历的"人呢?

 

这就是有关你们"互助小组"的一切.那些与""目前的经历有着相似体验的人-他们说:"我将帮助你,因为我有类似的经验".在这些"互助小组",有人有相同的身体"疾病"有人都失去了家庭成员等等.互助小组中的成员都是那些有过类似经历的人.

 

现在,那儿有个人,让我们这样讲,他非常坚强的靠自己.他没有寻求帮助,他是那个说我将自己做到的人.当时他那么做时,可能还未理解-但是,当他回头再审查自己的人生,就能从中"看出"并得到理解.因此从这个角度,若你想理解一场体验的话,就要从"我能从中学得什么?"的角度出发,而不是说",怎么又是我?".

Okay,这个是"生活"阶段.假如你有一个所谓的"罪恶"体验,你为它贴上一个""的标签.然后,当你开始觉知到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时,你还需要区分它是"坏体验""好体验"?这只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你们不想要自己的"坏体验",然而,那些"坏体验"正是你学习的地方.所以,如果你在死亡地带把你所谓的"罪恶"给予别人,你就在放弃你生命存在中最"宝贵"的部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品味"所有这些体验是非常"重要".当你长大一些,获得更多体验与更多理解后,你将看见"今天的你是谁"正是"过去的你是谁"所导致的结果.

 

有人说自己"破产"-"破产"是个可怕的词语,因为他们做了一些"坏事".他们身无分文,欠了很多钱,这是一场"坏的体验".然而,这些人重新出人头地,靠自己站起来,成为百万富翁,因为他们从上一场体验中学到了东西.要记住,你才是那个从你的体验中学习的人.无论别人怎么说你都无关紧要.有人会说:",他是个骗子".好吧,但这能说明什么?它发挥不了任何作用.你可以允许一个人发泄他们的愤怒,但是,作为个体的你 -如果你是一个骗子,那为什么你是骗子?检查并找出原因.我们说过很多遍:"没有所谓的意外".然而,当你们打开电视机和收音机时,却发现这也是意外,那也是意外,到处都是意外.,它们不是意外.它们都是能让你们从中学习的事件发生率.如果你能让自己足够冷静下来,将它当做一个事件,就能从中学到很多.

 

问题: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在死亡地带"不放弃一切".我认为这意味着以完全的觉知保留所有这些体验,因为我们从中获取的知识需要被添加到大宇宙的总和里.

 

DATRE: ,那与大宇宙没有关系.那只与"",做为一个个体的表达有关.它与宇宙没有关系,一点也没有.最重要的是,你无法以任何形式或方式影响到宇宙.那只是一种物质表达的东西,无论是生是死,只能影响到"".你是相当孤单的,尽管你的身边围绕着各式各样的人.为什么?为了体验.然后,当你变得"觉知""你在做什么""你为什么那么做",你才会理解到我现在所说的.

 

你可以影响别人,"只有"另一人愿意才能被你影响到.你无法影响一个"不愿意"被影响的人-这是非常简单的.如果一个人想被你影响-这很好.但是,他们到底在学什么和""在学什么呢?你看,这是非常"Singular个体化".

 

(QingQing: Singular还有奇特的,非凡的含义;另一单词Singularity:奇点,奇特).

 

而它将永远,永远,永远是"Singular个体化".直到进入大宇宙,你才能认为"这是"Singular个体化的.这也是为什么只有很少人能够出去,因为你们不理解有关"Singular个体化"的一切,不知道有关"Singular个体化"的一切.

 

所以,尽可能在这里学习成为"Singular个体化".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课程,因为在这里,一切都以"其他"人为导向.但在"其他"人的导向中,去学习你需要学的. 至于你将如何影响宇宙,你不能-直到你能进入大宇宙中.

 

--------------------------------

 

问题Datre说目前还没有人使用泡泡中的心识,因为我们的物质头脑还没有发展出能使我们与心识工作的必备能力.请问这些人同样包括大师级的人物吗?若是这样的话,在没有这种能力的情况下,大师们是如何避免从群体意识处汲取信息的?

 

DATRE: 群体意识与大师们是...正如我们之前所讲,一个真正的大师"学习"生活在物质层.很多大师从"死亡地带"获取信息,并与之工作.他们知道"如何""死亡地带"工作,知道如何从"死亡地带"汲取他们想要的信息.但是现在,"死亡地带"玩耍并没有那么简单了.换句话说,你需要"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否则,你将从那里获得很多垃圾,就如同你们在这里所做的一样.

 

JOHN: 这也适用于...他还询问了群体意识,这同样也适用于群体意识.

 

DATRE: 你是什么意思?

 

JOHN:他询问在没有心识的情况下,大师们是如何避免从群体意识处汲取信息的?

 

DATRE: 好吧,大师们会与群体意识工作,但再次的,他们也会挑选.换句话说,我们说的群体意识,只是指某个区域中的"基本"意识.让我们这样讲,群体意识被分解成一块一块,这一点我们以前说过.比如你们的房屋,邻居,以及其他的延伸与扩展.所以你们有意识...来自"头脑运作的想法"的意识才是我们所讲的."头脑运作的想法"意识就是群体意识.

 

现在,一个大师将开始更多的与我们称之的"心念"工作.当一个大师开始与心念工作时,在他们的"思考"过程中,大师不会依靠群体意识.

 

那儿有些从未有过"老师"的大师,我们称他们为大师.然后你会说:"好吧,我从没听过那个人是大师".,因为他们从未被记载下来过.但他们以完全不同的方式运作.还有一些大师已经在这个星球上数百年了.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很简单,因为他们不会一直呆在同一个地方.

 

你知道,他们当中有一些在不断地移动或搬移.有人50年后再次看到这些大师,他们会感到惊讶,因为他/她可能已经100岁了,但看起来还像40岁的样子.这些大师们能够维持住自己的全息图画面-为了某个特定的目的,当他们在某个特定的地区做完他们想做的之后,就会离开,然后继续前进.你将看到他们"离开小镇",去到别的地方.然后,因为他们是另一个地方的"陌生人",他们依然维持着他们"原始"的身份.

 

你看,当你从群体意识的结构中运作时,你所做的就是:"我必须变老".为什么我不得不变老?因为当我的孩子50岁时,我该如何保持40岁的容颜?你看,你们为自己设置了一个具有"老化过程"的物质结构.

 

这些大师不会以任何方式或任何形式维持一种家庭生活,因为那不是他们感兴趣做的事情,他们会从一个地方进入另一个地方.他们更像流浪者.他们从一个地方来到另一个地方,体验与不同的人说话,了解人们,与人们交互.然后有一天,他们将说:"好吧,我现在要离开了" - "你要去哪里呀?"",我还没有完全决定" - 然后,你将再也见不到那个个体了.你看,这些人真的是另一种形式的主人(大师).他们没有从群体意识处运作.他们已经学会维持一种完全不同的存在.而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是一个全息图.而在全息图中,他们能够以自己的愿望操纵这个全息图-那才是真正的大师(主人).

 

所以你看,你们熟悉的大师都是那些有着名字,并且在"死亡地带"的人.但你们必须认知到,那儿可不止""种形式的大师.

 

问题Datre曾说过:"'延伸时间'的存在是因为诞生(重生)发生时,没有人带着身体离开." - 这个句子使用的是(英语的)过去时态.但到现在,你们又说重生将在未来发生.显然我错过了一些东西.Datre能否阐述一下这个?

 

DATRE: 是的,那里曾经发生过一个转变(重生).作为我们认识的Aona,从她的角度,因为你们熟悉Aona这个名字,所以我们就使用它好了.Aona曾经历过一个转变.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也为她解释过.还有其他人在同一时间也有过这种相同的经历,然后他们发现,他们实际上是经历了一个转变.这大概发生在1989-1990年左右.

 

你看,物质身体是你们来到这里的奖赏.现在你会问:",我该怎么带走我的身体呢?",你不能带走身体,因为这种物质,粒子必须留着地球上.全息图画面不会再被维持,因为转变的发生是极为迅速的.那些经历了它的人甚至没有意识到它的发生.

 

他们"知道"它将发生,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当他们开始与别人互相比较时,发现他们的经历是一样的.这只是一段很短的时间段,非常独特.可他们无法回忆起来.当他们被问及:"你参与转变了吗?那是什么样的呢?" - 他们回答:"是的,就是那样".在与其他人比较之后,然后与Datre核对,他们被告知曾经历过一个转变.但那里只有很少几个人,微不足道.所以他们都把它看作是一个"试运行".

 

然而,"完全"的转变还没有发生.现在,时机必须与其他一切协调一致.当时机正确时,那里就会有一个小开口.就好像原子弹之类的东西.除非一切时机准确,否则你无法随便让一个原子弹爆炸,就像上次的日本原子弹爆炸一样.相反,即使你认为你能够做到,你也不能.因为一切都必须同步完成,而那只持续很短的一段时间.你可以称它为一个窗口.

 

这也是为什么有的原子弹会爆炸,有的则"不会".你们的政府知道这一切,我不是指他们不知道的东西,因为那就是他们如何能做的.

 

其它事情的发生也是同样的.宇宙时机必须准确.而这一次,这个窗口将开放一段较长的时间.将有更多的"事件"为它的发生做准备.那些更多你能从视觉上看到的东西,将会发生在你们的天空中.所以这就是所有的一切.这就是你们的延伸时间.

 

问题我的妻子最近经历了被灵性社区叫做疯狂的"昆达里尼觉醒"的体验.她注意到了一些不寻常的症状,比如提高感官/超感官知觉,奇怪的物理感知,冲动等等,使她备感压力.这听起来像是新能量导致的吗?Datre能否提供更多额外的"观察",以便帮助她?

 

DATRE: ,这与新能量波没有任何关系.很显然,这是她给自己施加的压力.这个有关"昆达里尼"的问题,如我们以前所说,是你不要与之玩耍的东西.

 

你们参与的各种不同团体总会不时周期性地提起它,并把它当做一个大问题.有时,你们的灵性社区中不断提及昆达里尼,所有你听到的就是昆达里尼,昆达里尼,昆达里尼.然后它又会消停一段时间,因为你们转移到别的东西上去了.接着过了一个周期,它又再次被提及.昆达里尼是一种贯穿身体的电荷,能够改变体内的原子共振模式.当它发生时,身体的敏感程度就会产生变化.

 

现在,这种发生来自...我不清楚你的妻子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在很多情况下,你们经常在所谓的"冥想"状态中把自己"推入"混淆的区域.让我们这样讲,他们会在自己的体内引发出一种不同的能量结构.或这样说,某个个体的身边发生了一件大事,比如他的家人去世了.他受到了一个所谓的沉重的"打击/震惊".那些参加过战争的男人就像这样被"打击".由于"戏剧性"事件的发生,导致他们身体结构内的电磁系统发生改变.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称那为"打击/电击".

 

在很多情况下,那些人需要长时间才能够"恢复".那些受到"打击"的受害者们不会跟你谈论他们的体验,因为他们不愿重新经历它.那也可能发生在...我不确切"知道",但在一个冥想团体中,有时这样的事情就会发生在一个个体身上.这将改变他们的振动结构.现在,要记住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没有人对你做任何事".你的妻子这么做,是为了她自己的体验.她需要觉知到她在做什么.

 

"真正的你"与物质结构合作,这就是物质结构是"如何"被改变的.现在,为了"特定"的原因,改变在发生中.我不知道具体的原因,没有人知道原因,但在Aona称之的"身体的重新连线",也就是我们为她带来"特定"的能量结构,以使她能与我们工作的这个过程中,她经历了所有这些时期,而那些都与昆达里尼没有关系.

 

现在,我能给出的一个建议就是,告诉你的妻子,让她"放松",直到改变完成.你越早放松,就越不会把一个"标签"贴在你的体验之上.总有一天它会消失,你将纳闷它去了哪里.但是,若你把它放在前列,为它贴上"名字的标签",它就会"嵌入"你的头脑,而头脑就把它认做是一件可怕的,你无法处理的体验.

 

当你对一个个体,或甚至对你自己大声说:"我不能处理这个问题,无法解决它", 你的头脑会记录下什么?-"我无法处理".那么接下来,你该如何让这个情况离开?你该如何让它从身体结构中消失,如果你告诉身体说你无法处理?身体说:"Ok,你无法处理它"-你说:"我应付不来".大脑记录下:"我无法应付",因此你就不能.能看出你们一直在做什么吗?所以我想说的是,放松,并对自己说:",这是一场有趣的体验,这是我以前从未经历过的"."Okay,现在,它完成了".然后大脑就说:"Ok,它完成了"-接着物质身体就会做出相应的反应.但它必须在"确信/说服"之下完成.

 

JOHN: 在我看来,很多这""事件的发生,是由于人们在处于昆达里尼的状态中尝试转译时,常常带来心灵的"超载".心灵处于被动中,可能就会因为一个体验而"崩溃".若你要使用昆达里尼去转译"那些内容"的话,这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DATRE: ,非常肯定,非常肯定.你看,那是被"推入/强迫"入冥想,"推着"做这个,"推着"做那个.那不是它所在的地方.我们一遍,一遍又一遍重复.你们说:"从中走出来,进入世界,看看那里将发生什么" - 这是你们的"课程",是你们必须要学习的.

 

他们在冥想中说:",到外面来吧".首先,你们还没有准备好去"外面".外面没有东西,因为你们还没有对外面的概念.你们"知道"这里有什么,所以你们不喜欢这里."我厌倦它了"-好吧,如果你厌倦它,那你就最好改变它.把一些"兴奋"放入你的生活,这样你就会发现生活的乐趣 - 这也是你来到这里学习的.你是来这里学习物质层的.如果你不想呆在物质层中,那你就已经在别的地方做别的事情了.不要责怪别人,不是别人的错.你来这里是体验的.

 

你们谈论体验,有时我们进入这个身体时,这个身体疏散得到处都是.这对我们有些难度,因为我们没有任何可供"汲取"的东西以便维持它 -除了John.所以你看,这个身体的维持是处于2个个体之间的.这是一个更大的挑战.所以为了维持稳定性,Aona需要非常"有力"的将自己拉在一起.如果你发现自己分散于一个房间中的4个不同地方时,这是一个对大多数人来讲很难理解的概念.然而,当她转过身来,看着4个部分的她,再把它们重新组装起来时,我们一直在她的体内.

 

所以你看,没有什么可害怕的."恐惧"从任何体验中拿开,让它成为一个纯粹的"体验".如果Aona害怕的话,我们就不会在这里,你就无法获得任何Datre的信息.所以,告诉你的妻子,让她不要害怕,不要把"标签"贴到任何体验之上.她在"体验"物质结构里的不同感知.观察你的语言,观察你说的话.当你说:"我不能",大脑就会记录"我不能"- 因此你就不能.

 

有句话说:"不可能的事,做起来要费劲点";但并不是指:"我不能".如果坚持,你能够做任何你想做的事,那都能被做到.有人说:"我无法画画" - 你学画画有多长时间?你不能一开始拿起笔就成为毕加索-这都是训练.观察你的语言.把有关""体验的"概念"拿走,这些概念的数量可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

 

我们希望我们一直在帮助你们,我们将离开了,我们是Datre~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Datre通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