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2

 

 

 我要阐述的是:当人开始回归他的心灵的时候,有一种来自心灵的自动自发和心灵的价值完成。他只想发挥他自己的能力,他不想去符合别人的标准。他只想展现他自己的价值完成,他不想活在别人的眼光里。他只想展现他自己生命的一种内在的潜能,而透过自我认识、自我潜能的展示。他想走出属于自己的一条路。

 

可是各位,我们的父母和我们的教育并不是这样鼓励孩子的。我们反而是把孩子的许多学习和许多潜能导向是要符合别人的要求。其实大多数的人不自觉地给自己压力,也会不自觉地给别人压力。

 

大家也许会发现,一般而言,儿童和青少年比较活在他们的世界里面,他们比较不会给人压力。会给人压力的都是成年人,成年人会给自己压力、会给孩子压力、会给周遭的人压力。

 

所以,我想让各位来体会感受一下,你是不是无形当中要求你自己必须要进步、必须要更好、必须要达到某一种成效,而不是真的活在你心灵的喜悦、满足和自己觉察、自我认识?因着心灵的喜悦、满足和自我觉察和自我认识,而展现出你生命的价值、散发你的光和热,会还给你一个很棒的人生。

 

所以,各位,不管你们是否有身体上的病痛,我都会期待你们每个人逐渐地解脱掉世俗的痛苦。真的逐渐地解脱掉,解脱掉你在世俗层面,你觉得你必须达到父母眼中的好或标准、社会价值的好或标准。解脱掉你对你自己“认为你自己做的多好才算好”的这样一种思维。当你们解脱掉的时候,其实你会发现你过得更快乐,甚至你过得更充实,而不是以世俗标准所谓的成就。

 

我拿自己当例子。我和大多数成年人不一样,是某部分的我还很像一个青少年。当然,以现状而言,我已是一个成年人了。可是仿佛走过人世间一遭,我却以一种不惹尘埃的方式回到了我自己。我只是行过人间,可是,我可以不为世俗所染。我走过了一遭人世间,走过了时间与空间,可是我可以回到我自己。我这辈子很大的特色是,我没有让自己社会化。

 

简单讲,我对于集体社会的集体的认知,我只是保持边缘的知道。比如,当我要念高中,念大学,我不知道人家高中、大学怎么念的,我也不知道高中、大学应该怎么念的。我用自己的方式念的,也念到毕业,也过了关,好像还不错。当我当医生的时候,我当然知道别的医生怎么当的,可是我只想当我自己想当的那种医生。我当然知道这个社会怎么做的,可是我从来没有把我自己社会化。

 

我一路成为我想成为的那种人。我一路在做我想做的那种医生。我一路在过我想过的生活。我不知道别人怎么过生活的。我也没有活在社会的比较的眼光当中。

 

我一路以来,我在面对我的心灵,我在做很多心灵的觉察。 我一路以来在世俗当中,没有让我自己社会化。我没有让自己去跟着什么社会潮流走。我一路想成为我想成为的那种人。我一路在做我想做的那一类的事情。我一路在过我觉得想过的什么样的人生。

 

各位,假设你有机会贴近观察我的生活,你们会觉得为什么这只“恐龙”(小编注:上图是高冠变色龙,许医师的新宠物)可以在大街上大摇大摆地走路,而且还活在他自己一方天地里面的自我圆满当中。而且我还能够跟世俗接轨得不错。一方面,我有着一个世俗的、人家觉得不错的身份和职业,一个大医院的精神科主任,现在自己当院长了,虽然是一间小诊所的院长。另一方面,我还是一间出版社的老板,我还是一个基金会的董事长。听起来都不错,是吧?可是各位,那些东西都是我的“伪装”,那些东西都是我的衣服,甚至像我身上的灰尘和雨滴。

 

我行过世俗,而所有的世俗对我而言从来没有粘在我的身上。我行过人间,可是于我而言那只是一个旅程。那个医院院长的头衔对我而言就像身上的灰尘,掸一掸就放下了。基金会的董事长的头衔也是,它可能就像我身上的雨滴,而我像一条狗一样把水都甩掉了。

 

所以,假设有一天,你们也能够像一条落水狗爬上岸,抖掉身上所有的雨滴,一样的抖掉你们世俗的烦恼,抖掉你的身份,抖掉你的性别,抖掉所有你的一切的世俗的成功与失败,抖掉你身上的癌症。

 

如果你能够抖掉所有你的世俗的执着,而你仿佛是一个婴儿般地行过人间,而人间与你仿佛保持着一个遥远的距离。各位,你会渐渐明白我所说的意思。所以,我试图想引荐各位进到这样一个心里状态,或进到某一种心灵:在当中,你人在人间,心在桃花源。

 

你人在人间,可是你的心就像佛经讲的:不来不去,不垢不净,不生不灭,不增不减。 你可以随着世俗起伏,有所有的喜怒哀乐。可是,你也能够像狗一样,抖掉身上每一滴水珠,抖掉所有你的烦恼与哀愁,抖掉你创业的失败和痛苦,抖掉你和你原生家庭与父母的纠结。这叫解脱法门。解脱法门不是让你立刻出家,我也从来不鼓励你出家。解脱法门是:人在世俗,心在桃花源。人在世俗,心在内在的心灵。

 

我自己的生活非常有趣。我从来不知道人家是怎么开诊所的。我甚至要开诊所之前,我没有去做任何的参观,一间诊所应该长什么样子。我常常让我自己从来不知道别人怎么活,以便让我自己能活出我自己想活的样子。我从来不想让我知道别人的世俗是怎么在活的。而一路以来,我对别人的内心世界比他所过的生活感兴趣多了。我说的很简单,但多少人能做到?多少人不会在世俗当中越陷越深?

 

我常常觉得开心的是,我行过人间,可是却仿佛从来没有来过。我行过人间,仿佛抖落了一身的灰尘,抖掉了人间的所有喜怒哀乐,抖落了路人的身份,抖落了性别,抖落了所有这一辈子曾经发生过的所有愉快与不愉快,仿佛都在三尺之外。而各位,我不知道这样活是对还是错?我只知道这样活你有没有更开心,你有没有同时活在人间,可是心在心灵的桃花源?

 

各位,请你慢慢去感受这样的味道。但是我只想说:你不要管别人怎么活,你不要管别人的先生、别人的太太多好多优秀,别人怎么教育孩子,你的孩子怎么比不上别人的小孩会怎么跟不上时代……我一路以来都没有担心跟不上时代,我都是担心时代跟不上我。一路以来我从来不和人家做比较。我只知道,我自己要如何活出我自己的生活方式。

 

各位,在此我再次强调:你就是你,你就是一方的宇宙。你不需要成为任何人,你不需要拿到任何外界为你设立的标准。

 

当你回来认识“你是你”的时候,因着“你是你”,你能够展现你生命最大的潜能。所以,我从大学开始就发现,我和我所有的大学同学走上了一条人生不一样的道路。

 

早期在接触赛斯书的时候,我还真“恨”我的老师赛斯。我对我的老师赛斯的“恨”,用一部电影来形容,是周星驰的《食神》。周星驰本来要做“佛跳墙”,结果被人家用炸弹炸掉了。他就改做“黯然销魂饭”,就是被嘲笑叉烧饭的那碗饭。评审吃到那碗“黯然销魂饭”的表情是什么?她流眼泪说:我死了我死了,竟然让我吃到全世界最好吃的黯然销魂饭,以后我再也吃不到怎么办?

 

当我接触到赛斯书的时候,我对我的老师赛斯有同样的“恨”。今日让我见到这宇宙的真理,我未来日子怎么办?这整个世界都不是这样运作的,大家都沉迷在世俗。你让我醒过来,我醒过来了你让我怎么活?从此开始了我半醒半睡的人生。后来我就不断地想,我应该把这些东西慢慢地去融会贯通,活出我自己的喜悦,同时身在红尘当中,也同时引导许多身在红尘当中苦难的众生,去寻找到生命的桃花源。

作者|许添盛

摘自|有声书《梦、进化与价值完成》

文字整理|Winnie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