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02   OSHO   奥修每日分享

 

 

[ 一位母亲说:我担心自己 6 岁的儿子,自从他来到社区,他就一直在做各种我不喜欢的事情,做他从来都没做过的事情,比如打架、乞讨 / 要饭、撒谎…… ]

 

奥修:

 

别担心,嗯?他以后就不需要去上任何邂逅团体了!这好极了。这是他们应该打架、喊叫、说话、真实的时候;那会带来真实。

 

那些行为会消失的,如果被压抑了它们就会一直都在。它们之所以一直都在,是因为它们被压抑了,否则,当它们的季节过去了,它们就会离去。

 

每个人看起来都孩子气、幼稚,因为童年他们没有得到允许。所以即便是一个 40 50 甚至 70 岁的人也会发脾气。

 

即便一件小事让他沮丧,他也能变得非常非常的幼稚。即便是一点点惊吓,一点点的难过,他都受不了。他不被允许活出自己的童年,未被活出的童年一直萦绕在他心里。

 

始终记得,这是一个基本法则:我们跟已经被活出来的东西结束了,未被活出来的东西一直在坚持,它想被活出来。

 

在童年,有些事情是好的。当童年结束了,同样的事情会变得非常非常危险。比如,如果他尖叫,那可以理解,如果他大喊,那可以理解,可当他 40 50 岁了,他又喊又叫,这很难理解,他自己会很尴尬。

 

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有这么多团体课程在增加。它们是需要的,尤其是因为基督教。基督教一直在教导压抑, 2000 年的压抑,关于信徒尊严的观点……所以没有人被允许……那些事情一直停留在你内心深处,它们在等待:一有机会,它们就会爆发,如果没有机会,这个人就会不停的寻觅机会。他可能会喝醉酒,接着他爆发。人们原谅他,人们说他喝醉了。他也能说,“我喝醉了,抱歉。”

 

人们上战场,人们去看谋杀电影。看谋杀电影有什么乐趣?看侦探小说有什么乐趣?它是一种间接的乐趣:对于那些你不能做的事情,你通过别人、间接的做。嗯?你跟谋杀者或被谋杀者认同,你很兴奋。为什么人们要去看斗牛比赛?为什么人们要跟动物斗,去打猎?那看起来这么残忍和没有必要。但他们需要;有些东西想要得到表达,必须找到一些方式。

 

你有看过足球比赛吗?冲突是怎么爆发的?有暴乱。两个团体,两个团体各自的球迷开始干架。有人被谋杀了,被杀了,场面一团乱。在一场足球比赛里!这真是太蠢了……但这种事不停的发生。观看一场足球不塞,人们就变得这么兴奋;那是他们未被活出的童年。

 

允许他,别害怕……你的恐惧来自于你的压抑,而不是因为他。你的恐惧来自你的压抑,你一直被压抑,你从未被允许做那些事情,他在被允许。

 

你内心深处一定有些嫉妒,那份恐惧是,如果你没被允许,他怎么可以被允许?有些东西或许出了错。你一直被教导,那些事情 / 行为是错的。

 

允许他就好,这样他就会成长,他会超越童年。当他变得成熟,他会真的变成熟。他将永远不需要邂逅、完形、心理剧这类东西。那些他自己已经全活出来了,当你真正的活出来,它就会走的非常深。一个团体、人工情形被创造出来了,它只是一个替代品,一个可怜的替代品。

 

别担心——让他享受。很好!

 

附:那么,孩子看电视、玩游戏呢?

 

摘自 : OSHO The Open Door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