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1

 

 

 

问: 当我放下所有基于恐惧的思维过程和信念时,

对于我的家人和我亲密的朋友,还有我的孩子们,他们可能不能做这些事情,我会经历到什么?

我想尤其是担心孩子,你知道,

像是他们不能理解这个,

你知道,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们如何跟随他们?

巴夏: 好的,也许他们会,也许他们不会,

首先你要明白这点,

如果你加速发展了自己,然后你可能会有灵感和想象力去知道如何与你的孩子沟通,让他们也能明白这些道理,

然后他们也许会做出改变跟你一起改变,

这是第一点,

然而第二点,

你还是得把孩子当做独特的个体来对待,

当做有意识的存有,做他们自己的选择,有他们自己的人生道路,

所以是的,可能有情况,有不同的人,家人或者亲戚或者孩子,

可能最后不能做出相同的选择,不能创造或者至少投射他们自己的版本到你要去的现实里,

但你得让他们做自己的选择,

你所能做的就是加速自己,

这样你就有最大的能力去教他们如何也可以为自己这么做,

这也适用于其他任何人,

你成为了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你确切地知道该说什么,

你足够清楚地理解这些原则,你可以传递它们,

然后就像我们说的,给他们最好的机会去实践这些原则,

这样他们就知道如何使用它们,知道他们的自我赋权,知道他们选择的后果,

因此他们就可以在成长的过程中做出成熟的选择,

在这意义上,然后他们会决定他们真正需要去哪里,

但你能做的就这么多了,

你必须相信这整个过程,即使有人可能出生在你这里作为一个孩子,

他们仍然是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路,

有时候他们的路并不总是包括与你联系,

他们可能会出去,他们可能会回来,

看情况,

但你得把每个人当做是无限、坚不可摧的存有,

如果他们这辈子不知道,

他们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没有损失,没有浪费,

你不会永远失去谁,

因为在另一个层面上,

你会重现连接,

也许在那个层面你会更清楚地知道为什么他们走这条路,

那个时候你就明白了,

但你总会被无条件的爱所羁绊,

如果你的爱是无条件的。

问: 所以在刚才你描述的情景下,很多人会害怕失去,

他们对别人的依恋之类的,

甚至可能会让他们退缩或者做出决定不前进,

因为期待可能会产生某种失去。

巴夏: 是啊,你这是把自己系在你不喜欢的现实里,

因为你有一个定义,有一种东西叫做“失去”的存在,

改变你的定义,

理解你们是更大的自我,从更大更高的视角看你自己,

知道你们在某个层面总是有联系,

这就是我们说的,当你加速你自己的振动,进入更高版本的物理现实的其中一个症状是你将会有能力,能够感知到另一个层面上更多的那个人,更多的那个人格,

你会知道你们总是有联系,你会知道你从未真正失去联系,

即使那个人的人格投射似乎暂时地从你的生活中消失了,

但他们并不是真的消失,

如果你能在更高的层面与他们交流,

所以通过加速自己向前,不把自己系在一个有失去的定义和分离在里面的现实里,这让你知道你总是与其有联系的,

要不然你所做的就是在强化他们失去了,

而事实上,他们存在的很多面向可能在试图联系你,

然而你是那个失踪的人,

因为你没有让自己进入一种可以感知到更多的那个人的状态,

不一定是那个人格,

而是更多的那个人的存在也许在试图跟你讲话,

而你没有注意,

因为你没有处于正确的心态和正确的存在状态去知道你从未真正失去任何东西,

你只是换到另一种理解和交流的层次。

问: 所以根本上,这总是回到处理你自己的存在状态,还有你是否保持积极的状态,或者你屈服于负面信念。

巴夏: 不是屈服,不是屈服,

注意定义,是选择,

是的,待在掌权的位置,

用授权的定义,

不是屈服,是选择,

因为当你知道你是选择的时候,你就有东西可以处理,就有可以改变的东西,

如果你说屈服的话,

那你就无能为力了,

或者至少你在用你的力量假装你是无能为力的,

如果你不想那样做,

注意你的定义,

因为它们决定了你如何体验现实中的一切。

问: 你知道这个问题也与这个有关,

因为有人问你能否谈谈从无助的婴儿到完全有创造力的成年人的转变,

婴儿是否真的无助,这是一个渐进的转变吗?

你知道我们能做什么来支持我们的孩子。

 

巴夏: 我们会给你一个非常简短的回答,

是的,当然从物理现实的角度,

显然,孩子们非常非常年轻,需要大人的支持和指导,

但是为了让他们成为强大的,成熟的成年人,

你得让他们,在任何你认为合理的年龄,首先不要从你那心灵感应地学到基于恐惧的信念,

所以尽可能地清理自己,

这样你就不会把这些恐惧的想法传给他们,

然后你可以用你的想象力来教他们,

在一个用你的想象力给他们建立的安全的实际的地方,通过实际行动教他们他们选择的后果,

教他们他们足够地强大能吸引任何他们生活中需要的东西,

而不用伤害他们自己或别人,

改变任何现实中你认为对他们重要的课程来适应它们的兴奋,

而不是抑制他们的兴奋来适应课程,

这三点可以赋权给孩子让他非常快地成长为一个成年人,

因为他们已经是一个永恒的存有,他们已经是高智力的,

在很多情况下,记住孩子不像大人那样忘记了自己是谁,

因此实际上他们可以成为所谓的大人的好老师,

大人们可能还是正在长大中的孩子。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線閱讀】《巴夏》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