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的改变并不会因人的抗拒心理而停止,自由和抗拒常常是两种交替出现的因果循环,因为追求某种自由需求,而导致对无法形成自由途径的某种抗拒。

 

站在现实的角度,任何一种自由都受到客观条件的约束和限制,这就不可避免抗拒的产生。这样的自由和快乐一样,对其的需求仅仅就是增加逃避现实痛苦的可能性而已。

 

自由导致抗拒,快乐导致空虚。所以对自由的自由选择和对快乐的无尽追求都会走向其对立面。这种游戏模式并不会因为可选择性的增多而改变其本质。相反,有时候会更突显其本质的矛盾。

 

现实是无法抗拒的,至少它不会总是按照人心的期望带来改变。要么努力适应要么用某种形式来逃避。而一个真正认识真相的人,绝不可能通过逃避的方式来面对现实。因为那意味着自我欺骗,自我欺骗其实是更深的心灵痛苦。

 

尽管现实提供着各种逃避的方式,人的理性也会努力控制这些情感冲动。但最终帮助一个人体验自由的幸福并不都是来自理性头脑的选择,而是对问题本身的超越。这是因为制造自由和抗拒的正是头脑的机制。如果仅仅是理性,那所有问题都应该有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但实际上大多数理由只不过是某种心理安慰,或者只适用一时。

 

能够把内在生活简单化又不制造问题是一件很费力的事情。一方面人心有很多需求,这些需求几乎是长期形成的习惯。另一方面人心又抗拒着改变自己,除非现实生活带来教训。需求和抗拒的对峙下,能够保有真实的自由几乎是不可能的。现实条件一旦改变,自由便不复存在。尽管自由和抗拒之间仍存在着许多缓冲地带。

 

和现实的各种自由形式相比,灵性生活就是一场不切实际的梦幻。这种梦幻甚至比精神世界的想象力更不实际。假如让一个人想象海洋的壮阔那并不是一件很困难之事,但是想象自己变得象海洋一样没有边限,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这并不是一个缺乏想象力的问题,而是它超出了人的头脑范畴。

 

灵性生活在表面上类似一种自由的失去。为了获得真正的自由,虚假的、放纵的自由首先需要被控制。这种控制就是为了不给自己逃避问题的可能性。所以,灵性生活在本质上就是宁愿选择不逃避的痛苦,也不选择带有抗拒的虚假自由。

 

有时候痛苦很深,让一个人看得到问题的本质。如果没有勇气去看问题的本质,就象把一个毒瘤隐患留在身体里面一样。看得深也会产生幻灭感,看到自己真实的模样而不是想象中的模样。但这种幻灭感往往是重新起步的开始。

 

不抗拒并非一点抗拒心理都没有,但至少它不再逃避自己的痛苦、空洞、假装、自我安慰。不抗拒就是要在不自由的命运当中寻找自由的出口,在现实际遇中寻找内心真实。真实才会启发梦想,但是这个梦想不是幻想,而是因摆脱掉所有不真实幻想之后的真实渴求。

 

一个有梦想的人知道自己最终需要的是什么,缺少什么。不去为自己的自由设立某种条件,不去给别人设立某种自由条件。当自由以它本来的状态存在,无关乎外在现实,或者能够断开现实的经验困扰,这样的自由才是真实的自由。真实的自由不需要通过抗拒来完成。

 

没有梦想人会觉得缺乏动力,并增加抗拒的可能性。抗拒难以适应改变带来的影响。一个人渴望灵性生活、灵性自由越早就越能适应改变。在物质现实中建立起灵性现实,同样要尊重现实世界的法则。那就是灵性生活和梦想同样要尊重结构和秩序、界限、时间规划等等。

 

既要有超越现实的梦想,又要有现实的结构,这就产生了矛盾。这种矛盾导致有些人不敢打破常规、迈开脚步;有些人则浅尝辄止,走一步然后退一步;而一些人常常不切实际,逃避在自己的梦幻世界里面。所以如何协调这些矛盾就是每个人都需要去面对的问题。

 

在不抗拒里面寻找自由的领悟,以及在时间过程当中的忍耐。不抗拒并不是妥协,也不是随波逐流。不抗拒只会让一个人越来越懂得不逃避、自律、为自己的成长设立界限的重要性。这是一种心灵的秩序,而把这些结构和秩序串联起来的就是对时间不断流逝的重视。

 

当一个小孩子都懂得问“昨天去哪了”?的时候,而我们的头脑可能从来没想过探索这个简单的问题,我们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个带有童真的逻辑。当时间现象变得越来越不重要,那意味着还有比时间更重要的东西要去感受,当问题无法给出一个真实答案的时候,意味着错觉和永恒的对立感。时间要么是错觉,要么是永恒。

 

站在错觉的角度,昨天、今天、明天就是一连串必将破灭的时间气泡。就连一般人都会接受人生的起伏变化、短暂易逝。这本是现实的一部分,这种现实贯穿了生活的所有方面,也贯穿了个人的所有意识层面。没有什么是真正重要和有价值的,所以人心恐惧这种本质,因恐惧而带来不同的抗拒。

 

而本质才是真正需要去探索的东西,这个本质需要象剥洋葱一样,一层层地剥下去,去伪存真。看到更真实的自我,自我越是真实永恒的时间感就越强烈。

 

所以到最后,一个人不得不承认,看似真实的现实世界其实是梦幻。看似梦幻的灵性生活反而是现实。灵性生活就是要在不抗拒中寻找真正的自由和永恒。就是要在不断改变的现实中认清事物的实质,才能达到一种可以自我主宰的力量。

作者:yachak

 

 

【全線閱讀】《yachak》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