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角星人冥想大师:伊苏Esu》第一部分(一)

《大角星人冥想大师:伊苏Esu》第一部分(二) 

 

伊苏(Esu

大角星人冥想大师

第二部分

 

  我想公开一种我用于教导我的大角星人同伴的冥想方法。其是一种古老的用于转换自觉意识的技术。鉴于我们的脉轮系统之间的一些相似之处,这个方法将同样适用于人类。

  让我先阐述一下在根本哲学上的两难困境,然后再讲解具体的技术。在你们当前所感知的实相中,物质世界以一种具体实在的方式看起来好像是真实的。你们能触摸到物体。并且在物体之间有边界。但随着你们在意识的振动状态中向上移动,你们所感知的物质世界会非常的不同。在这些更高次元的意识状态中,通过直接的感知,你们会认识到:你们的世界的物质性只是一种幻影。当从更高次元的意识状态来感知的时候,会知道在你们的世界的物体之内还存在着更多的空间。这与量子物理学的见解相吻合,实际上,组成你们身体的绝大多数物质,只占被你们称为“你们自己”——意指你们的肉体——的体积之很少的百分比。

  每一个次元都为那些存在于那个次元中的存有们提供一个坚固的幻影。我们主要存在于第五次元,而我们中一些更加进化的大角星人存在于更高的次元之中。对于我们来说,第五次元是真实的。我们能触摸到我们世界中的物体,就和你们体验你们的世界一样的清晰,一样的清清楚楚。但是当你们通过你们当前的振动水平来体验我们的实相,则其看上去会是无常的,虚幻又不真实的,并且你们将无法触摸到我们实相中的具体物体,除非你们能提升你们的振动频率来与我们的相匹配。

  我将要向你们分享的这项技术是一个古老的,大角星人用于转换次元意识的冥想方法。其能让你们上下滑动次元的刻度(dimensional scale)。我这么说的意思是,一旦你们掌握了这项冥想技术,你们就能移动你们的意识进入你们所选择的任何次元的实相之中。你们的肉体会留在你们的第三次元的连续体中,但是你们的意识却能自由的旅行至其他的次元。

  此刻,在你们实践这个方法之前,我觉得我应该就其会有的一些影响给你们一些忠告。

  首先要理解的是(当你们进入这些更高次元的意识状态时)你们的呼吸的奥秘。当你们的意识焦点固定在冥想中的一个点上时,你们的脑电波活动会发生改变。以这种方式经过一段时间的精神集中,你们的呼吸会变得越来越浅,最终,你们会有一些时期完全的停止呼吸。这种在呼吸周期中的“暂停”是一个标志,其表示你们已经进入了一个非常深的意识状态,并且就是在这些呼吸中的暂停期间,你们跳到了其他的次元。

  你们不能强迫呼吸以这种方式改变。你们必须让其逐渐演变成这样的循环。我的短时间与人类接触的经验告诉我,你们大多数人都没有耐心,并且倾向于强制让结果发生。你们在这件事情上可不能强制。

  在这个冥想练习中,你们的呼吸就像一匹小马,你们的意识要集中在某些你们发现其最令人好奇,最令人愉快的事情上。如果你们想试着去牵这匹小马,其会徘徊不前,但如果你们让其跟随它们自己的路线,它就会被你们的注意力焦点所吸引,然后你们的呼吸就会变得更浅和更放松,最终,当你们掌握了这项技术,呼吸就会停止。当你们呼吸停止时请不必担心。其并不意味着你们就要死了。其意味着你们已经进入了一种深深的静默状态,并且你们的意识已经从你们肉体的束缚中解脱出来,而能自由的在次元间移动。

  当你们的肉体需要更多的氧气,你们就会自然而然的呼吸一口。当这发生的时候,你们只要确保你们的注意力焦点还放在一个(我稍后会谈到的)点上。随着你们持续的进行这个冥想,你们将发现这样的静默期间会越来越长。在这些与呼吸有关的深深的意识状态中,有一种现象会发生。在这最深的意识改变的状态中,你们的精妙能量体会接收到一股涌入的能量,其会被转移至你们的肉体之中。因此,在这些静默的状态中一次停留几分钟的时间是有可能的,等到了这个冥想的最进阶的阶段,甚至都能停留几个小时。这是一个非常进阶的阶段,不能被强迫。

  你们必须让你们的呼吸逐步发展到这个阶段。

  在我分享这个方法之前,还有最后一件事情需要被考虑和顾及到。其与防护有关。具体来说,其是与(当你们穿过意识的其他次元时)保护好你们自己有关。你们在意识的其他次元中所经验的东西将取决于你们的振动状态——其是指你们之存在的整体的振动(状态),其既包括你们自身中提升了的面向,也包括你们自身中尚未提升的负面面向。就像你们所说的,这是一个大杂烩。

  当你们在一种低的冲突的情绪状态下,想要使用这个方法,则你们在你们所探索的次元中遭遇到低层次存有的可能性就会很高。这就是为什么防护被认为是有必要的。这是某种类型的保险策略。其会调节你们的振动水平但不会改变它。

  这个方法涉及到对光的运用,作为一名大角星人的冥想大师,我个人觉得有意思的是:我们对光之最高振动水平的理解,已经由你们星球上的藏传佛教分享了。对我们以及对他们来说,净光(clear light)是最高的振动状态。

  我意识到,正在读这些(信息)的,很多有经验的冥想者们也许会以各种各样的形式使用白光(white light),亦或是使用其他色彩的光,比如紫色光。所有这些光的频率都有其作用与应用,但是,透明的白光(clear white light)——意思是没有颜色,这也是为何其会被称为“净光”——是最提升的意识,之固有的振动表达。在这项大角星人冥想技术的教导中,我总是会确保我所教的人在进入这项冥想之前要先掌握净光。

  其很简单,并且有两种基本的方法你们能用以掌握这一点。一种是通过对净光的直接感知,另一种是想象你们自己被一块透明的钻石所包裹。钻石是你们次元中最近似表现净光的宝石。

  对于大多数个体来说,想象你们自己位于一块透明的钻石中是最容易的。对于那些更进阶的已经自己连接过净光的个体们来说,他们只要简单的在他们进入这个冥想的时候,直接去感受净光围绕着他们就行了。

 纳库拉(Nakura

   我们称这种形式的冥想为纳库拉(Nakura)。找一个让你们觉得舒适的位置坐下来,(安静的)呆一段时间。随着你们越经常实践这个冥想,你们的冥想时间就会越长。确保你们的位置能让你们觉得舒适。通常来说,最好你们的脊椎要相对竖直。如果你们躺着,则有很大的可能性你们会进入睡眠状态,并且,当在你们睡着的时候,如果有可能跳入其他次元的话,则你们能回忆起所经历的过程的可能性就会很小。

  因此,在你们已经进入你们想要用于冥想的位置之后,你们要引入你们想要使用的防护,或者是钻石,或者是净光。然后,暂时的,把双手举过你们的头顶,并合掌,这样你们手掌的底部正好位于顶轮的上方,你们的手指所碰到的最高点就是你们的意识焦点。换一种说法就是,在你们的头顶将你们的双手结成(双手合十的)祈祷的姿势,这样来确定正确的位置。然后你们再把双手放下来,把它们放回到一个它们能保持舒适的,没有压力的位置上。

  通过集中你们精神上的注意力到你们顶轮上方的这个点上,你们会进入一个通道,通过这个通道,你们能移动穿过次元。当你们熟悉了这些过渡状态,你们就会更加的舒适和放松。如果在这个过程中的任何时刻你们感到头痛或紧张,则很有可能是因为过于专注。

  你们不要全神贯注的把意识集中于你们顶轮上方的点上;你们只要把你们的意识放在那里,停驻在那个点上,就像一片羽毛停在你们的手掌心中。在这个冥想的初期阶段,当你们学习这个方法的时候,我建议你们把练习的时间限制在五分钟左右。当你们对这五分钟的时间(把精神注意力放在你们顶轮上方的点上)感到舒适了的话,你们就可以随你们的意愿增加练习的时间。

  我们把你们顶轮上方的那个点称为库拉(Kura),其大致的意思是通往永恒的大门。单词纳(Na)意味着冥想,因此,单词纳库拉(Nakura)就意味着在通往永恒的大门上冥想。

  重要的是要明白:在纳库拉之后,(把意识)重新定位到你们肉体的神经系统很重要。就算我们大角星人在利用纳库拉去探索其他次元之后,也需要将我们自己重新调整回我们的次元。尤其是如果你们做了一次次元跳跃,并且清晰的体验了其他的次元。在像这样的经历发生之后,你们的神经系统需要花时间将自己重新调整回你们的物理世界。不要匆忙完成这个重新调整的时期。如果你们这样做的话,其会导致头痛、身体疼痛以及一种觉得不舒服的感觉。因此最好是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所教的这种将一个人重新调整回其(所在的)次元实相的方法涉及到呼吸和五感。当你们确定你们已经冥想了你们所希望长的时间,则接下来你们要将你们的注意力从你们顶轮上方的库拉转到你们的呼吸上来,你们只要简单的注意你们的呼吸一段时间,但不要去改变它。然后,你们会开始觉察到你们身体中的肉体感觉。你们的眼睛这时仍旧闭着。请移动你们的手指和脚趾。去听你们周围的声音。注意一下是否有任何香气,或者是否在你们的嘴中有一种味道,然后再揉一揉你们的胳膊。对于人类来说,一个好的方法是同时还揉一揉你们的耳垂,因为你们的精妙(能量)体的主要经络都通过耳垂。最后,你们再睁开眼睛,看看四周。

  如果你们之前(在冥想中)经历了一种特别深的状态,则(这个时候)你们也许会发现自己仍旧还有点迷失感。如果是这样的话,则我建议你们用拇指揉一揉脚底,尤其是用你们的拇指揉一揉脚心,然后再揉揉所有的脚趾。然后再回到你们的耳垂,最后再用力揉一揉你们的胳膊。这样过了一会儿之后,你们的神经系统应该就会重新连接至你们次元中的物理实相。

  有的时候,在练习完纳库拉之后你们也许会感到疲劳。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则最有帮助的是躺下来休息,如果可能的话,甚至可以小睡一会儿。纳库拉是大角星人的一件珍宝,其在我们的文明中已经流传了上百万年。

  这是一种个人的荣幸,也是一项荣誉,能向人类共同体介绍这个进入意识的其他次元的方法。愿你们能明智的使用它,愿你们能将你们(在你们意识的其他次元中)所发现的宝藏带回到你们的生活中,以及你们的人际关系中。

当有足够的人类个体改变了他们如何看待这个世界,以及他们怎么样在其中生活,则你们就会有一场意识的革命,这场意识中的革命是一种未来的可能性,其在时间中与你们当前这个时刻同时存在。如果你们能稍稍把你们的智力视角向前倾斜一点点,则你们就会高兴的滚落(tumble)进你们的未来之中,这里的“高兴”是指欣喜的进入一种伟大的,自由的感觉之中——自由的去创造新的现实。

——弗利菲奥斯(Frephios

---待续---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