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4

 

 

生命来来往往,

来日并不方长。

 

最好的陪伴

 

子欲养而亲不待,

这种切肤之痛,

未亲身经历过,谁能理解?

有多少人目睹亲人“病危”时,

才悔恨曾经的陪伴太少!

 

 

2013年3月,

当顾颐看着70岁父亲的体检表上

赫然写着“胃癌晚期”四个字时,

他的世界瞬间崩塌。

 

 

他不敢相信这突如其来的噩耗,眼看这些年生活越来越好:

 

出生农村的他考入北大,成为父母的骄傲;一步步当上合资企业的高层领导;就连摄影作为业余爱好,也成为世界新闻摄影基金会、新华社等知名机构的签约摄影师。

 

“总觉得父母身体很好,来日方长,以后有很多时间陪他们,不曾想似乎一夜之间,他们便老了。”

 

顾颐与父母的合影

 

一场手术过后,

老人的胃被切除80%,

随后是6个疗程的痛苦化疗,

平日里健朗的父亲整个变了样,

体重从65公斤直降到40多公斤,

瘦骨嶙峋的样子让顾颐止不住地心疼。

 

“我当时的感觉就是父亲快走了,

心里很难受,很愧疚。”

祸不单行,2014年母亲回老家探亲时,

又不幸遭遇车祸,导致盆骨骨折,

行动不得不依靠拐杖。

 

 

接二连三的打击,

让顾颐悲痛之余也开始反思:

这些年陪伴父母太少了!

总以为以后机会很多,

迟迟不曾付诸行动。

如果再这么拖延下去,

或许会成为终生遗憾。

 

 

陪伴父母的方式有很多,

顾颐却选择了一条不同寻常的路。

借着看望留学孙子的名义,

把父母“骗”到地球的另一端:

到澳大利亚旅行。

 

 

亲友们一听这主意,

立刻忧心重重,

且不说两位老人鲜少出远门,

就说你父亲虚弱的身体,

能承受的住吗?

 

然而顾颐却觉得:

“癌症没有办法可以抗争,

与其在家里慢慢等着,

换一种心情和环境,

或许会是更好的选择。

哪怕父亲在旅途中不幸‘老’去,

他也可以坦然接受这个结果。”

 

恰逢父母结婚50周年,顾颐提早准备好了纪念衫

 

当顾颐忐忑地把这一主意告诉父母时,不曾想父母没有断然拒绝,反而几经劝说后,眼中泛出了渴望的微光。

 

2015年秋,眼看母亲的身体已修养好,父亲也能下床走动,提早准备好护照、签证等一系列材料,规划好旅行路线,以及沿途就医医院的顾颐,牵着父母的手,准时从机场出发。

 

 

登上飞机的那一刻,

母亲依偎着父亲,

老两口的表情由紧张慢慢转为兴奋,

父亲认真地写下第一篇日记,

母亲就那样静静地看着。

 

 

从启程那一刻,

顾颐就生怕错过

父母行程中的点点滴滴,

不放过每一个按下快门的机会。

 

刚到墨尔本,

二老就迫不及待赶往墨尔本大学,

瞧瞧自己孙子读书的地方。

古老的建筑,美观大方,

步入鸟语花香的小道,

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

 

 

在去往堪培拉的路上,

夕阳西下,彩霞映照,

辽阔的草原一望无际,

父亲像孩子般兴奋:

“我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晚霞!”

边说边给老伴儿唱起歌来。

 

 

在新南威尔士州的海边,

父亲捡到了海带,

高兴地手舞足蹈,

他说这像中国龙,

忍不住舞了起来。

 

 

还有一次走在路上,

父亲看到一颗老树,

高兴地对母亲说道:

这树我能爬上去,你信不信?

还没等母亲回答,

父亲便“噌”地窜了上去。

 

 

这可把顾颐吓了一跳,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敢想象?

不久前还饱受病痛折磨的老父亲,

如今竟如此活力满满。

 

每一天两位老人面对的,

都是从未接触的新鲜事物。

 

第一次参观牧场

 

第一次乘直升飞机

 

第一次

在维多利亚州吉隆看到大海,

还要执意在雨中走到海边一探究竟

 

第一次

见到如此众多“花样百出”的游艇

 

第一次看到纯净烂漫的星空

 

一路走来,

这对老夫妻的感情

越发像热恋的情侣,

一发而不可收。

 

 

他们相互倚靠,

享受山坡草地的阳光。

 

 

穿上夸张的花衣服,

一副拽拽的模样。

 

 

学会了自拍的母亲,

动不动就拖着父亲来一张。

 

 

不仅老两口间的感情越来越好,

他们由内而外散发的乐观、自信

也感染了身旁的陌生人。

 

 

父母与一群韩国年轻人

唱《圣诞快乐》,

年轻人得知父亲的身体状况后,

颇受鼓舞,

“只要对世界充满爱,生命都可以重来”。

 

 

在昆士兰大学,

父亲用学了几天的吉他,

为野营的大学生们忘情表演,

他完全忘了自己是个重症病人。

 

 

连顾颐心里都犯嘀咕:“这还是我那个内向的爸妈吗?”

 

12月8号那天,一向跟母亲黏在一起的父亲,突然躲着老伴,悄悄找到顾颐,给儿子看了自己写给妻子的一段话。

 

这段话“通过”后,父亲找来老伴,在洒满金色阳光的草地上,捧着一大束一早采摘的野花,单膝跪地向妻子“求婚”。此时,花束后的老伴早已感动得泪流满面。

 

 

父亲说:年轻的时候,家里穷,没有给你母亲像样的婚礼,今天我要重新向你母亲求一次婚。

 

随后,二老用从14000英尺的高空跳伞的方式,来纪念他们共同携手度过的半个世纪。

 

 

88天的旅行,行程上万公里,父亲再次燃起对生活的信心。

 

“我现在想通了,我要快乐地治疗我的疾病,我相信身体会好起来的;我还要学开车,将来带你们出去玩,就像现在这样!”

 

 

而悄然间,小小的奇迹似乎也在发生。

 

这趟旅程,父母间、父子间心扉打开的同时,回国后,父亲的身体也有了意想不到的好转:体重增加5公斤,饭量从一小碗恢复到正常水平。

 

母亲也终于不再需要借拐杖出行,二老看着比以前精神很多,甚至都开始想着下一次旅行。

 

  

作为子女,

我们有一万个理由安慰自己:

太忙了,要工作,

以后有时间了再多陪陪父母。

 

可生命来来往往,

来日并不方长,

它不会等你的“以后”

趁父母尚在,趁他们还走得动,

多陪着他们看看外面的世界吧。

人活一辈子,能把家人照顾好,

才是一生最大的成就!

 

- END -

图片源自顾颐老师

部分资料参考新华网《带患癌父亲南半球“重生”之旅》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身心灵(shenxinlingdao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GnwhKcsfAu9useYP2zS_xQ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