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奥修,什么是祈祷?

 

奥修:

 

Deva Tatva,

 

Deva Tatva(提问者),祈祷是无法定义的,因为祈祷是爱的芳香。甚至爱都是无法定义的。爱是一朵花,是有形的,你能看见它,你能触摸到它,你能闻到它,你能感觉到它。你能闭上双眼,你能触摸到花的质感,它的柔软,你能看见它的美;它是可见的。但祈祷是释放到风中的、献给天空的芳香。它变得更难以定义,因为你看不见它,你也触摸不到它。

 

你只能跟它有一个非常精妙的关系,不是文字上的,不是哲学上的,不是神学上的——唯有你心的宁静,你心绝对的宁静,能对它有一丝瞥见,瞥见它是什么。

 

大众所做的祈祷并不是祈祷;它是伪装的欲望。你去寺庙或者教堂,你跟上帝/神祈祷;你的上帝/神是你的想象的一部分。你的上帝并非真正的上帝;它是一个基督教的上帝,它是一个印度教的神,它是一个伊斯兰教的神。但上帝/神怎么能是基督教、印度教或伊斯兰教的?这个上帝/神是你创造的,或是代表你们的牧师们。它是一个玩偶,它不是真的。

 

在一个人雕的、人造的雕像面前鞠躬——你认为你在祈祷?你只是在犯傻而已,你只是在显露你的无知透顶。这个雕像是从市场上买来的,上帝/神不是一件商品,上帝无法被打造。是上帝创造了我们——我们怎么能够打造上帝?但我们在崇拜,在向人造的上帝/神祈祷。

 

你的祈祷是什么?它们也是你的欲望。你想要这个,你想要那个;你在试图把上帝当工具来利用。从小时候开始你就被告知某些祈祷词,你把它们全背了下来;你被强迫背诵它们。它已经成了一个习惯,一个机械性的路线;你不停的重复它,但你的心并不身处其中。你的祈祷是一具死尸,它停止了呼吸。

 

是的,当耶稣称呼上帝为“Abba”他是认真的。当你称呼上帝为“天父”那毫无意义。“Abba”和“天父”有着天壤之别。“天父”是一个机构,合法的、社会化的;“Abba”是一个心与心之间的关系。耶稣视存在为我们生命的源泉。

 

一个门徒/弟子问耶稣,“什么是祈祷?”耶稣跪在地上,开始祈祷。那个门徒问,“我问的是什么是祈祷,我并没有要你祈祷!”

 

耶稣说,“没有别的办法。我可以祈祷,你可以参加。我邀请你成为我祈祷的一部分。我无法说什么是祈祷,但我能进入祈祷之中——因为祈祷是一个存在的状态,而不是一件你做的事情。”

 

托尔斯泰写过一个很美的故事:

 

在俄国,有三个男人成了非常知名的圣人。俄国位阶最高的牧师变得非常不安——很明显,因为人们不来找他了,而是去找那三个圣人,他甚至都没听说过他们。他们怎么能变成圣人?因为在基督教里,只有教会认可一个人为圣人时,他才是圣人一个。“saint圣人”这个英语单词来自“sanction认可”。当教会认可一个人为圣人时,他才是圣人。这是胡扯!一个圣人必须经过教会,经过有组织的宗教,经过牧师的认证——就好像它跟内在成长毫不相关,只跟某些外在的认可有关;就好像它是政府给予的一个头衔,或者是一所大学授予的学位,一个荣誉学位。

 

最高牧师当然非常愤怒。他租了一条船,因为那三个圣人住在湖的另一边。他乘上船。那三个圣人正坐在树下。他们是非常简单的人,农民,没有受过教育。他们触摸了最高牧师的脚,牧师非常开心。他想,“现在我会把他们纠正——这些人并不很危险。我还以为他们叛逆之类的。”他问他们,“你们是怎么变成圣人的?”

 

他们说,“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自己是圣人。人们开始管我们叫圣人,我们一直试着说服他们我们不是圣人,我们是非常简单的人,但他们不听。我们越是解释自己不是,他们就越崇拜我们!我们也不擅长解释。”

 

牧师非常开心。他说,“你们的祈祷文是什么?你们知道怎么祈祷吗?”

 

他们看着彼此。第一个人对第二个人说,“你说。”第二个人对第三个人说,“请你说。”

 

牧师说,“说,你们的祈祷文是什么?你们有没有念主祷文?”

 

他们说,“坦白说,我们啥祈祷文都不知道。我们自己发明了个祈祷文,我们很尴尬——怎么说呢?但既然你问我们就不得不说。我们听说上帝是三位一体,圣父,圣子,圣灵。我们是三个人,他也是三个人,所以我们自己编了个很短的祈祷文:你仨,我们也仨,请怜悯我们!”

 

牧师说,“瞎胡扯!这是祈祷文?你们这些笨蛋,我来教你们正确的祈祷文。”他背诵了我主祷文。

 

这三个可怜人说,“请再重复一次,因为我们没受过教育,我们可能给忘了。”

 

他重复了一遍,他们问,“再来一次,我们是仨,请至少重复三次。”所以他又重复了一遍,然后他非常开心、满足的回到了自己的船上。

 

划到湖中间时他很惊讶,他的船夫也很惊讶,那三个可怜人正轻功水上漂般的跑过来!他们说,“等一等!请再重复一次,我们把祈祷文忘了!”

 

现在换牧师触碰他们的脚了,他说,“把我告诉你们的忘掉。你们的祈祷被听到了,我的祈祷还没有被听到。你继续你们的。我完全错了,不应该跟你们说什么。原谅我!”

 

祈祷是一个简单的状态。那不是关于文字而是宁静。

 

马丁·布博,伟大的犹太哲学家,说祈祷是一个我-你的关系。并不是这样。他对祈祷一无所知。一个我-你关系?在祈祷里没有我,在祈祷里没有你。祈祷并不是我跟你之间的一次对话;祈祷是消融。我消失进了你,你消失进了我。没有谁说什么,没有谁对谁讲任何话。

 

河流消失进海洋就是祈祷。露珠从莲叶上掉进湖泊就是祈祷。看到旭日,你是宁静的,有些东西也开始在你内在升起——那就是祈祷。鸟儿展翅飞翔,你也展翅飞了起来;你忘记了自己是分离的——那就是祈祷。

 

当分离消失,祈祷就出现了。当你与整个存在合一,那就是祈祷。

 

自我是非祈祷的状态,无我是祈祷的状态。它不是一场对话,它甚至不是一场独白。它跟文字毫不相关;它是无语的宁静。它是一个敞开、宁静的天空,没有云朵,没有思绪。在祈祷里,你不是印度教徒,也不是基督教徒或伊斯兰教徒。在祈祷里你不是,在祈祷里上帝如是。

 

作者:奥修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